第三百二十八章和你無關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39:45
A+ A- 關燈 聽書

大堂經理替他打開了車門,他將喻可沁放在副駕駛上坐著。此時的喻可沁還有一些意識,但現在已經痛的說不出話來,緊緊閉著眼睛,那如蝴蝶羽翼般的睫毛輕輕顫抖著,蒼白的臉上冒著細微的冷汗,看著十分嚇人。

凌朔心裡猛地一抽,趕緊上了車,將車朝醫院的地方開去。中途,闖過了幾個紅燈,一隻手開車,另一隻手,緊緊握著喻可沁的手掌。

車開到最近的醫院,將喻可沁送到急診室,在外面等了大概半個小時左右,喻可沁被推了出來。臉色比之前要好了一些,躺在車床上正在輸液。

在病床上休息了大概一個小時左右,喻可沁漸漸醒了。剛才那從胃裡席捲到全身的痛,此刻消散了。

睜開眼,一個黑色修長的影子在眼前站著,她微微一頓,是凌朔。記憶里,好像是凌朔將她抱起送進了醫院。

她沉默的轉過身,背對著凌朔。凌朔知道她醒了,可她並不想和自己說話,他的身子站在那頓了頓,剛想開口,醫生從外面進來。

見喻可沁醒了,又給她大概檢查了一下,說道:「喻小姐因為長期不吃飯,導致胃病加重,現在必須每頓飯都要按時吃,注意身體,不太過勞累,也不能熬夜。」

「我知道了,醫生,現在可以出院嗎?」喻可沁從床上爬起來,身子還是有些虛弱。

醫生頓了頓,將目光看向凌朔,有些為難。見醫生的眼睛看向凌朔,她沒再說話,從床上爬起來,準備離開。

「這……」醫生張了張嘴,為難的看著他們。

她剛準備下床,一道黑影籠罩下來,「現在還不能出院。」

「我沒事為什麼不能出院?」她抬頭,目光厲色的瞪著他。

「你就算不想見到我,那也要顧著自己的身體。」他目光沉沉的看著她,那幽暗深邃的眸子里藏著一絲關心。

「我的身體我自己做主!」她想從他的身邊掠過,誰知那高大的身軀根本就不讓她離開。掙扎了幾回,卻根本抵抗不過他。

喻可沁坐在床上,抬起頭,清冷的目光掃向他,「你覺得你現在有意思嗎?我現在好不好,身體有沒有事需不需要住院,這些都和你有任何關係嗎?」

「我是你的債主,難道沒有關係嗎?如果你出了什麼事情,誰來還我的錢?」暗啞的聲音在耳邊縈繞,喻可沁身體猛地一陣,清冷的目光中閃過一抹錯愕。

債主?她頓了頓,隨後便想起了幾個月前的事情。她找凌朔去救爺爺,醫藥費都是他掏的,那個時候,她說錢是她找他借的。

那執呦的目光漸漸暗淡了下來,沒錯啊,自己還欠了凌朔四百萬。這麼昂貴的數目,以她現在的狀態她根本無力嘗還。所以,只能慢慢存錢還給凌朔。

凌朔的話讓喻可沁無力反駁,但她也沒有繼續回到床上,就這樣坐著。一個站著一個坐著,兩個人就這樣,僵持了許久,直到門口傳來急促的步伐。

穆南歌突然出現在門口,讓喻可沁有些意外,但同時又像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表情立刻活躍了起來。

「南歌。」她輕輕喚了一聲,將在場的兩個男人都愣了一下。

聽喻可沁這樣喊自己,他先是愣了愣,看了一眼旁邊的凌朔,也大致明白了。抿了抿嘴,走過去,「現在身體怎麼樣?」

他剛才已經問過醫生喻可沁的情況,是胃病犯了。

「沒事了,南歌,你送我回去吧。」她借這個機會想要逃出去,不想再和凌朔待在一個空間。那種無法形容的痛,每次遇到凌朔,都會想起那一夜他和齊欣冉發生的事情。

這種回憶已經在她的心裡生了根,怎樣都拔不掉丟不掉。

穆南歌雖然不知道喻可沁和凌朔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變成陌路。但心裡,卻是期望他們不在一起。他抿嘴一笑,露出那看似邪魅的笑容,「我送你回去。」

喻可沁鬆了口氣,一旁的凌朔冷然的站在那裡,臉上完全沒有一絲表情。就像是木頭一樣,一動不動的凝在那裡。

這次,凌朔沒有阻攔,當穆南歌和喻可沁從他面前走過去的時候,本來沒有表情的臉上多處了幾分刺骨的寒氣,陰森森的散發在房間的每個角落裡。

她能夠感覺到從凌朔身上散發出來的凜然,那種能夠讓人離得遠遠都能感覺到害怕的氣息。

出了醫院后,穆南歌明顯的感覺到喻可沁鬆了口氣。

他那嘴角噙著笑容的臉突然收回,目光擔心的看著她,「你的身體確定沒事?」

「只是普通的胃病,沒什麼大礙。」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上了穆南歌的車,他開車送她回家。路上,喻可沁問道:「菲羅斯,他怎麼樣了?」

穆南歌知道她問的是今天她走後,菲羅斯有沒有生氣。

抿了抿嘴,「他沒有生氣,只是你,以後遇到這種事情不要強忍著。不舒服就要好好休息。如果你不聽話,我就開除你。」

語氣里是責備,可看她的眼神卻是一種關心。

開除二字在她聽來,卻沒有任何的威赫力,她抿了抿嘴,但還是回答道:「以後會注意。」

這句話過後,兩人並沒有多大的交流。穆南歌知道喻可沁心情不太好,便也不打擾她,開車的路上,就讓她好好休息。

穆南歌堅持讓喻可沁休息一天,她本不同意,可最後卻呦不過他,只好同意。

這是這半個月里,她第一次休息。

突然沒有早起晚歸的那種感覺,感覺心裡空空的。

林晴突然給她打了電話,消失了許久的她突然約自己出去。喻可沁穿好衣服便出了門,去了約定好的地點。

林晴約自己去的地方是甜品店,到了甜品店,只見林晴坐在角落,看著窗外的靜物發著呆。

喻可沁在原地怔了怔,好像很久沒有和林晴見面了。自從發生那些事情后,她忙的幾乎都快要忘記還有這個朋友。可她今天的狀態看起來,十分不好。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