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章:宴會,本王不會唱曲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54:20
A+ A- 關燈 聽書

和這個女人在一起的感覺真不一樣。

這個女人給他的感覺很獨特,和她聊天,很帶勁,她的一舉一動,賞心悅目。

「好,那王爺可要聽好了。」

「好!」君睿城爽快的答應到,看著林雲夕的目光越發的感興趣。

赫連邵筠此刻心情好了很多,月兒,不管在什麼地方?她總是全場最耀眼的,她那一身光華瀲灧的氣質,讓人看了一眼之後,就再也忘掉。

在他看來,只怕這睿城王也會輸的很慘!

「來者是客,王爺請!」林雲夕語氣中帶著從容大方。

「郡主聽好了。」君睿城對自己的文采也很自信。

「道士腰間兩片瓦,和尚腳下一塊金!」

林雲夕聽完,快速地笑了笑,回答道:「平常。」

「郡主請!」君睿城沒想到她會這麼快就猜出來。

「王爺聽好了。」林雲夕眼尾微微看了一眼自信滿滿的君睿城。

她微微側身,晚風輕拂,幾縷調皮的髮絲在臉頰邊飛舞,卻讓她美得如夢似幻。

她站的位置很顯眼,這美麗的一個,震撼人心。

龍燁天雙拳不由自主的緊握,他就知道會這樣,面具下那雙原本就冰冷的目光瞬間變得幽深深邃,漸漸轉變成為鷹眸緊緊的盯著自己美好的獵物。

「請問王爺,世界上哪樣東西最長又是最短的,最快又是最慢的,最能分割又是最廣大的,最不受重視又是最值得惋惜的,沒有它什麼事情都做不成,它使一切小的東西歸與消滅,使一切偉大的東西生命不絕。」

林雲夕的話音一落,君睿城不由自主的蹙眉。

劍眉下一雙黑眸高深莫測的看著林雲夕。

這算哪門子謎底?

眾人在也思考著謎底,只是,全場瞬間靜謐了下來。

只聽得見晚風輕拂樹葉的沙沙聲,以及婆娑的樹影下,那搖曳的紅燈籠,此刻卻異常的璀璨。

「睿城王,謎底是什麼?」林雲夕從容地問道。

林子熠抬眸看著爹爹,澄澈的大眼含著笑意。

「爹爹猜出來了沒有?」

龍燁天微微一笑,問道:「那熠兒呢?」

林子熠小頭點頭如碎,娘親說,猜謎底是益智遊戲,娘親經常教他和哥哥玩。

龍燁天微微一笑,他是猜到了,不知道夕兒的謎底是不是和他一樣。

赫連邵筠也看著林雲夕微微一笑。

看他的樣子,似乎也猜到了答案。

宇文擎宇似乎不太感興趣,他更感興趣的是手中的美酒。

君睿城快速地看了一眼身旁的易楓,易楓也搖了搖頭,他也沒有想到謎底。

「王爺,你若是猜不出來,本郡主可是要公布答案了。」林雲夕微笑的看著他。

君睿城看著林雲夕嘴角邊的笑容,覺得異常的刺眼。

「本王還真猜不出來,郡主揭曉答案吧。」

「答案是時間。」林雲夕淡淡地說出了答案。

龍燁天一聽,微微一笑,看來他猜對了。

君睿城一聽,恍然大悟,卻遲了一步。

眾人緩緩議論著,都覺得挺有意思的。

南宮盈輕輕的咬著唇瓣,這女人分明就是想掩飾自己什麼都不會的尷尬,才會在這和睿城王玩這樣幼稚的遊戲的。

「王爺輸了,王爺請!」林雲夕淡淡地甩出一句話來。

君睿城對於她淡漠的語氣顯得非常不悅,他微微蹙眉:「本王不會唱曲。」

他的一句話瞬間讓林雲夕炸毛,不會唱歌,不會唱他賭個屁呀?

這混蛋,千算萬算,沒有算到他是一個鴨嗓子?

她這不就是為了不想上去表演嗎?

林雲夕靜靜地看著他,大眼微閃,長長的睫毛輕輕的顫抖著,美麗的如蝶翼抖動,青絲在微風裡輕拂她膚若凝脂的臉頰,美的不可思議。

一時間,將君睿城看呆了,他的心口處,就像被什麼東西狠狠的撞擊了一下。

美人他見過無數,卻不及眼前的這位讓他震撼人心!

哪怕就是這樣靜靜的看著她,也能將他心裡的陰霾瞬間一掃而光。

「王爺,不會唱曲,你和我賭什麼?」林雲夕心底抓狂,這混蛋,居然留了一手。

她清冷的聲音,令君睿城瞬間清醒過來。

「本王以為自己會贏。」君睿城的語氣重了幾分。

如鷹眼般的眸子,一瞬也不瞬的凝視著眼前極為養眼的一幕。

眾人一起,竊竊私語,有些帶著嘲諷的目光看著君睿城,可君睿城絲毫不在意。

林雲夕瞬間有要翻白眼的衝動,誰給他的自信?

龍燁天看不下去了,這個混蛋,魂都快出竅了,他那毫不掩飾的赤裸裸的看著夕兒的眼神讓他心裡怒不可止。

他將兒子抱下來,闊步走過去。

「不會唱,就不要丟人現眼。」龍燁天冷聲道。

長臂一伸,攬住她不盈一握的細腰。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向眾人宣誓,她是他的,那霸氣十足的氣勢,帶著一股讓人不容忽視的權威與佔有慾。

除南宮家以外,眾人的目光都奇怪的看著他的舉動。

睿城王看著龍燁天的舉動,雙拳不由自主的攥緊。

「君上,你的手是不是放錯地方了?」這話,他沒有過大腦就說出來,帶著他一貫的不可一世的作風。

龍燁天正想回答,突然,空中突然飄下紛紛揚揚的粉紅色花瓣。

龍燁天目光微微一閃,看著不遠處凌空飛過來的豪華轎子。

眾人看到這樣的場景,也紛紛驚訝的起身。

林雲夕微微抬眸,這又是什麼人來湊熱鬧呢?

這都過了子時了,就不能讓她安安心心的回去睡美容覺嗎?

林雲夕看著凌空而來的豪華轎子,前邊有四個粉衣女子踏空而來。

紛紛揚揚的花瓣,就是這四個美人撒下來的。

在晚風裡,粉色的花瓣飛舞著。

給這夜空增添了一份別樣的色彩。

林雲夕不由得狐疑,誰用這樣的排場呢?

搞得跟仙女下凡似的。

不過,林雲夕微微蹙眉。

她伸出纖纖玉手,快速地抓過一瓣花瓣,她輕輕放到鼻翼出聞了聞。

猛地,她美眸里劃過一抹冰冷的殺意。

伸手,她手中出現一道金光,手中的花瓣瞬間變成灰燼。

緊接著,那些紛紛揚揚的花瓣,也在金光中瞬間化成灰燼。

眾人一看到這樣情況,也是大吃一驚!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