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畫的含義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39:30
A+ A- 關燈 聽書

他看懂了這幅畫的含義,貓本就是一種慵懶的動物。而咖啡是居然提神效果。一般人喝咖啡是在工作忙碌的時候喝一杯,咖啡廳本就是一種令人放鬆的地方。

喻可沁將貓懸在咖啡杯上,就是忙裏偷閒的意思。

「有趣,真是有趣!」他十分滿意的點點頭,讓他們團隊裏面的人都怔了怔,不可思議的看着喻可沁。

他入行這麼多年,見過很多優秀的作家,大大小小到世界名畫,但很少遇到那種極有天賦的年輕人。喻可沁,倒是很讓他意外。

菲羅斯又打開第二是作品看了看,喻可沁的畫工還不錯,整體的輪廓也都還行。雖然是個新人,但在這上面,也算得上十分優秀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合上畫冊,菲羅斯滿意的點點頭,「我果然沒有看錯,喻小姐,從現在開始你願意和我一起創作我人生中最後一副作品嗎?作品上也將會有你的署名,另外……」

說到這裏的時候,他停頓了一下,突然收起了笑容,露出那一副刻板的模樣,「我這個人平時很嚴肅的,如果喻小姐答應了,後面的路可能會十分艱苦。而且,我打算收你為徒。」

此話一出,場內再次寂靜下來,死一般的沉寂。

喻可沁微微一愣,臉上寫滿了驚愕,能夠和菲羅斯一起創作已經是十分了不起,無上的榮耀。現在,他居然還要收她為徒,這個消息對她來說,簡直就是驚為天人。

不僅如此,在場的人除了穆南歌以外,大家都錯愕的看着菲羅斯和喻可沁。菲羅斯在藝術界是出了名的古板,脾氣古怪。但即使這樣,想要拜菲羅斯為徒的人,依舊是踏破門檻。

就連那些已經有了作品並且還非常有名的作家曾經都公開想要菲羅斯收自己為徒,她喻可沁只是一個剛出道不久的新人,就這麼被收納為徒了?

「怎麼有意見嗎?」菲羅斯再次問道。

喻可沁怔了怔,搖搖頭,「沒有意見。」

「既然沒有意見的話,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下來了。」他抿了抿嘴,又喝了一口咖啡。開始和穆南歌談論直接這家公司的事情,喻可沁站在一旁,之前陰霾的心情也瞬間消散了不少。

大概在會議室待了差不多一個小時的時間,穆南歌在酒店定了吃飯的位置,一同和菲羅斯一起前去。

喻可沁早上的時候沒有吃早飯,到中午還沒吃飯前,胃就開始隱隱作痛。一直強忍到了他們談完,她正準備出去喝杯開水,誰知又被拉去和菲羅斯他們一起吃飯。

她本來不想和他們去吃飯,但菲羅斯又在,如果自己不去的話不太好。索性就忍着胃痛和他們一起去吃飯,分幾輛車,菲羅斯和他們的團隊一起,喻可沁在穆南歌的車上。

路上,喻可沁的臉色有些發白。

穆南歌見她似乎不太舒服,關心的問道:「你是不是哪裏不舒服?」

「沒有!」她立刻回答,不想因為自己而擾了菲羅斯的興緻。菲羅斯今天剛到這裏,又要收自己為徒。理應應該是她來請這頓飯,這頓飯也應該陪在左右。如果她缺席而讓菲羅斯不高興的話,不僅僅會影響自己,還會影響四季。

想到這,她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想法,轉頭對穆南歌淺淺笑道:「可能是昨晚沒睡好所以今天沒什麼精神,不過等會就好了,我沒事的。」

見她突然笑了,穆南歌頓了頓,那白皙的臉上透著一絲蒼白,精緻的五官上冒着少許細汗,穆南歌握緊了方向盤。喻可沁看起來面色不太好,但他又無法確定到底是不是因為身體的原因。

她剛才的那抹淺笑,讓原本沉澱的心此刻又變得跌宕起伏。穆南歌有些失神,直直的看着前方,周圍響起幾片喇叭聲,穆南歌抬起頭,看着前方紅燈,他差點闖了紅燈。

「怎麼了?」

「沒事。」

車到了酒店門口,兩人下車后,旁邊有專門幫忙停車的服務員。穆南歌將鑰匙遞給她,在門口等候菲羅斯。

喻可沁看了看周圍,這是A市的五星級酒店,名為公爵。一般都是達官貴人,富家子弟來吃飯的場合。為什麼名為公爵,是因為這裏擁有中法美的廚師,一般是用來接待從國外來的一些身份居高的客人。

酒店位落於A市最繁華的商業地段,聳立的高樓,金碧輝煌的外表。大堂更是富麗堂皇,周圍的所有擺設和修飾都是極具有價值的物品。

穆南歌選擇這樣的酒店請菲羅斯吃飯,一定花了心思。她又豈能因為自己的原因,讓菲羅斯留下不好的印象。

她捂著胃那塊位置,疼痛比剛才更加痛了一些。額頭上的細汗又密密麻麻多了一些,因為站在外面,微風拂過,額頭上的細汗也被吹乾。穆南歌並沒有發現異常,只是覺得喻可沁的精神不太好。

菲羅斯的車就在他們後面,所以站在門口沒等多久便來了。幾個人一起入內,來到VIP包間。

服務員拿着菜單早已在外面等候,進去后,服務員遞上菜單,穆南歌將菜單遞給菲羅斯。先是上了茶水,喻可沁坐在穆南歌旁邊,上菜的過程,喻可沁的胃更痛了。

額頭上冒着密密麻麻的細汗,她一直猛地往自己肚子你灌熱水,可並沒有得到好轉。來的時候,她忘記帶胃藥。本來好長時間都沒有犯胃病了,她就沒準備。

沒想到這幾天胃病接二連三的來,只要一餐不吃就會胃痛。

菲羅斯注意到了喻可沁的異常,問道:「喻小姐,你很口渴嗎?還是不舒服?」

穆南歌再次將目光移向她,本就沒有精神的臉到現在變得更加蒼白了。穆南歌愣了愣,喻可沁這會兒的臉色比在車上更加難看了。

「是不是生病了?我現在送你去醫院?」他盯着她額頭上冒着的細汗,眉頭一下皺了起來。

「不用,我去一下洗手間。」她強忍着痛意笑道,起身故作沒事快步走出了包間。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