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渣男(2)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39:15
A+ A- 關燈 聽書

「不是。」她搖搖頭,突然想到了什麼,說道:「歐陽你可不可以幫我去對面的店裡買一份三明治,我喜歡吃那一家的。」她指著對面的店說道。

歐陽軒點點頭,隨即就起身離開。

傑森喝了口咖啡,挑了挑眉,「這裡的早餐味道還不錯,你怎麼會沒有胃口?還要歐陽給你買三明治?」

他實在不理解像喻可沁這種人,面前放著營養搭配的早餐不吃,非要去吃那些沒有營養的三明治。就像是……明明有一個好男人在面前,非要去找一個和自己不會有未來的男人。

傑森抬起頭,若有所思的看著喻可沁。

見歐陽軒離開店后,喻可沁喝了一口白開水,皺起眉頭,看著傑森,說道:「你心情似乎很不錯?」

傑森怔了怔,眯起眸子,「難不成我見到你要心情不好?」

「你和學姐的事情打算怎麼搞?」她直奔主題,面色嚴肅。

傑森剛準備往嘴裡放食物,聽到這句話整個人頓了頓,吃東西的動作停在了半空中。抬起頭,目光突然變得複雜起來。

「她和你說了?」

「你覺得這種事情學姐能不和我說嗎?」喻可沁臉色變得陰暗,想到學姐懷孕這件事情,她就十分生氣。生氣是因為學姐和傑森發生這種事情后,傑森居然一點表示都沒有。

對這件事情一句話也未提起,難不成就打算這樣算了?

「渣男!」

「什麼?」傑森臉色暗了下來,放下手中的刀叉,問道:「你究竟想說什麼?」

「我想說什麼?我就想問你這件事情你到底有沒有打算負責?」

負責……傑森沒有想過這個問題,自從那件事情發生以後,他這些天也一直在想這些事情。只是,他知道穆蘭枝喜歡的不是男人,自己和她發生那樣的事情,問題在於他。

可這件事情穆蘭枝也沒有提起,所以這麼多天兩人一直處於陌生人的狀態。就算見了面,也當做不認識。他也不知道這件事情應該怎麼解決,有試圖去找穆蘭枝談這件事情。

可一看到她人,傑森又放棄了這種面談的想法。

一直糾結至今,喻可沁突然提了出來。

傑森沉思了一會兒,抬起頭,目光深沉的讓人琢磨不透,「負責這兩個字,適合用在我們身上嗎?你也知道她喜歡女人,我們之間發生這樣的事情,那也只是因為酒喝多了。我雖然不喜歡女人,但也不喜歡男人。穆蘭枝那種性格的女人,我是不會喜歡。如果她非要我負責,可以,她想要什麼我盡量給她,但是我不會娶她。更何況,你學姐也不會想要再見到我。」

「傑森!你還是不是男人!」喻可沁拿起桌上的水杯,直接照著傑森潑了過去。原本穿戴整齊的他,因為喻可沁的一杯水,變得十分狼狽。

周圍正在吃早餐的人看到這一幕,紛紛都停住了吃飯的動作,朝他們這個方向看來。

傑森更是驚愕的睜大雙眼,還沒完全反應過來。

「喻可沁!你知道你在幹什麼嗎?」傑森生氣的拍了桌子,怒視著她。

原本那張混血好看的臉,此刻雙眼通紅,臉色漲得通紅,喻可沁居然在公眾場合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潑他水,簡直太過分了!

「我幹什麼?你說那些不負責任的話,有沒有想過學姐現在的感受?」她死死攥著手,緊緊的咬住唇。

傑森陰沉著一張臉,那張藍色的瞳孔此刻充滿了憤怒。

「這和你有什麼關係?」

「學姐懷孕了!」她目光淡淡,聲音輕輕。傑森整個人震在那裡,眼神無比驚愕的看著她。臉上寫滿了不可置信,張了張嘴,第一次,那張以往嚴謹的臉此刻變得十分詫異,「你……剛剛說什麼?」

「我說,學姐懷孕了,這句話你還聽得不清楚嗎?難道你現在知道學姐懷孕了,還想坐視不理嗎?我以為還以為你是一個挺公正的男人,可到現在我才發現,你任何人都渣!」她重重的放下手中的水杯,拽著白大步離開。

正好撞上已經買好三明治的歐陽軒,看著喻可沁怒氣沖沖的樣子,歐陽軒有些疑惑。拉住喻可沁,問道:「可沁怎麼了?」

「沒事,我先上去了。」她甩開歐陽軒的手,快步離開了餐廳。

歐陽軒手上拿著三明治,怔怔的站在那裡。眼中她的身影越走越遠,直到消失不見,他才緩過神,走到剛才吃早餐的位置。

傑森渾身濕淋淋的,頭上還有被水潑過的痕迹。十分狼狽的站在那,整個人還處於一種完全傻掉的狀態。

「你……」他看了看喻可沁座位上的水杯,皺起眉頭,「你們怎麼了?」

傑森現在的大腦屬於一種渾濁的狀態,完全聽不到歐陽軒在說話。滿腦子都在想喻可沁剛才和他說的話,穆蘭枝懷孕了,居然懷孕了!

這個消息對他來說,驚為天人!

「傑森?」他推了推傑森,發現傑森臉上寫滿了錯愕,獃獃地愣在那裡。

剛才他離開的這段時間,兩個人到底說了些什麼?傑森一向都有潔癖,身上變成這番模樣,一定會大發雷霆。可現在……

菲羅斯是早上十點的飛機到A市,到了上班的時間,公司的人開始忙碌。穆南歌並沒有把公司營造成很盛大,菲羅斯一向比較低調,所以公司還是和以前一樣,只是將辦公室又重新整理和打掃了一遍。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穆南歌早早就來了公司,路過喻可沁身邊的時候,發現她似乎心不在焉。又折返到她面前,問道:「是不是太緊張了?」

喻可沁愣了一下,收回自己的思緒,搖搖頭,「沒有。」

「那怎麼心不在焉?」

她抿了抿嘴,看著穆南歌。突然很想告訴他實情,可現在……要是穆南歌知道學姐壞了傑森的孩子,在公司豈不是要鬧翻天?而且,她自從來到公司,就好像沒看到傑森回來過。

「可能是昨晚沒睡好。」她看了看時間,說道:「是不是該到點去接機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