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他為什麼會知道?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38:42
A+ A- 關燈 聽書

夜色沉寂,帶點涼爽。她整理好辦公桌,將自己的作品放回自己的辦公桌的抽屜里鎖著,關上公司所有的燈,準備離開。

離開公司的大廈,她一個人在路上走着。歐陽軒這幾天有事,所以沒有來接她。而她早已習慣了不開車,安靜的在路上走着,路燈傾斜在地面,將她的影子拉的很長。

纖細的影子被路燈拉着很長,顯得有些落寂。

滴滴——兩聲喇叭聲在前面響起,除了刺耳的聲音還有刺眼的燈光,喻可沁擋住光線,刺痛了眼睛。

燈光和聲音消失了,喻可沁移開手掌,一輛黑色的車停在理他十米遠的地方。

路燈照在車身,透過車窗里,主駕駛里坐着楚青。

楚青穿着一身黑衣,目光淡漠的盯着他,單手靠在方向盤上。她愣了愣,有些疑惑,楚青是怎麼知道她在這裏上班?又是怎麼知道她這麼晚還沒有回家?

但她不想搭理楚青,邁著大步徑直的從黑車面前走過。楚青見她並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打開車門,追了上去。

「喻可沁!」他擋在了她的面前,攔住了喻可沁的去路。

喻可沁皺起眉頭,那張姣好的五官在昏暗的燈光下,顯得格外的柔美動人。

楚青臉上露出少部分的怒意,五官清晰,長相帥氣。骨子裏卻透著一股戾氣,看她的眼神每次都是特別不爽。

「你要幹什麼?」

「凌總喝醉了,能麻煩你和我走一趟嗎?」他不悅的表情一動不動的凝在那裏,目光陰沉的盯着她看。

聽到這句話,喻可沁的眉頭皺的更深了。抬眸,目光直視他,「你不覺得你現在很可笑嗎?是你把房卡給我,讓我看到那一幕。你處心積慮不就是想我離開他嗎?現在我離開了,我不會再和他有任何的瓜葛,可你呢?現在又是什麼意思?叫我去找他?我去了以後你打算叫我怎麼做?」

她不明白這個楚青到底是什麼意思,明明就是他故意告訴凌朔在酒吧的房間里。

也是他告訴自己房號給了自己房卡。現在他成功的將他們分開了,現在又要她去找他,有病嗎?

喻可沁的話讓楚青突然沒有辯駁的話,因為她說的都是事實。

他確實是故意讓喻可沁過去,也故意讓喻可沁知難而退。可他萬萬沒有想到,凌總對喻可沁,竟然用情至深到這種地步。

堂堂的凌氏集團的總裁,萬人仰,出生到現在,從來都是帝王般的待遇,王者般的氣魄。從來不會因為某一件事情低頭,可就因為喻可沁,他幾乎是每天買醉。

公司陷入危機的時候,他每天晚上喝酒,白天上班。

外表看起來像沒人認一樣,每天依舊錶現著一副總裁該有的氣勢,可今天呢?竟然直接失控了,喝醉酒一直喊著喻可沁的名字。

「不管我做了什麼,可他現在需要你。」

那句需要,讓喻可沁的心微微顫了一下。需要?她需要的不是自己,是女人吧?指間緊緊扼住掌心,想起那些畫面,心就痛的無法呼吸。

「我不會去的。」她深深地吸了口氣,從他身邊掠過。

「你就這麼狠心?一個捧場做戲的女人,你何必在意?哪一個男人身邊沒有女人?」楚青有些生氣,他不理解為什麼這個喻可沁的心胸可以這麼狹窄。

虧凌老爺還那麼喜歡她,為了成全她和凌總,差點把公司都給搭進去了。

「逢場作戲?」她挑起眉毛,唇角勾起,露出一抹諷刺的笑容,「一個齊氏集團的大千金,一個凌氏集團的總裁。你覺得這兩個人結合在一起,是逢場作戲?就算你這麼想,可他們之間的家室和身份,會允許這些都是逢場作戲嗎?」

「什麼齊氏集團?」楚青怔了怔,不解的問道。

「你不知道?」她抬了抬頭,淺淺一笑,「這件事情不是你密謀好了的嗎?他床上躺着的女人是齊欣冉,難道你會不知道?」

楚青原本微怒的臉色瞬間大變,錯愕的望着喻可沁,聲音變得結巴起來。「你剛才,說躺在床上的人,是齊欣冉?」

「難道不是嗎?不用裝了。他喝沒喝醉和我沒有任何關係,你以後都不要再來找我了,行嗎?」

「可他,現在真的需要你。」楚青眸子漸漸暗淡下去,眉頭一直皺着。他還沒有完全消化喻可沁剛才說的那些話,那晚,躺在凌總床上的人,為什麼不是之前帶進去的那個?居然會是齊氏集團的千金齊欣冉。

可為什麼,這件事情發生以後,齊家那邊遲遲沒有動作?就連齊萬全上次來的時候沒有提過這件事情,難不成,齊欣冉根本就沒有把這件事情告訴齊萬全?

他越想,越覺得不太對勁。想着是不是喻可沁看錯了人,可在那種場合下,她又怎麼可能會認錯。

她的腳步剛抬起,突然又停了下來。緊緊的握住手心,楚青的語氣軟了下來,他說凌朔需要她……需要她。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喻可沁低下頭,看着自己這雙腳,好像不聽使喚了,黏在原地動也動不了。

「走啊!怎麼不走了!喻可沁,你非要在這種時候出亂子嗎?」她在心裏吶喊著,使勁的盯着她那雙腳。

楚青看出了她的猶豫,繼續說道:「雖然我不太了解你,對於之前做的事情我也很抱歉。但凌總現在變成這個樣子,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目前也只有你去,才能夠穩住他。他不停的喝酒,再這樣下去,身體一定承受不住。你知道,他這麼多天都是怎麼過來的嗎?」

見她沒走也沒說話,楚青眼中露出一抹希望,有些欣喜,繼續說道:「他這些天除了在公司剩下的時間都是在酒吧度過,每天把自己慣的爛醉如泥。到了白天又像沒事人一樣去公司。整個人短短的時間內,消瘦了一大圈。」

她一直在心裏勸說着自己,可腳步依舊不聽勸,不想離開。她呆在原地沉默了許久,最終,還是答應和楚青一起過去。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