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七章:為什麼偏偏是她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11:23
A+ A- 關燈 聽書

「啊!」金言忍不住叫出聲音來。

他大驚失色,眼眸躲閃著不敢看龍燁天。

他怎麼會知道?

龍燁天走進他幾步,怒氣更更勝之前。

而金言的眼神慌亂,似乎在刻意躲避著龍燁天的目光。

他是怎麼知道的,這麼多年他都沒有發現,怎麼就突然知道了這件事情。

龍燁天看著他,那年的記憶在次被喚醒,那難掩哀傷的黑眸中,閃爍著恨意的光澤,眸底掠過一抹撕心裂肺的痛苦之意。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親眼所見,至今,那怒意直到多年以後依然存在。

「金言,本君就是發現了你和她的秘密,才會給你賜了這外姓王爺的名號的,本君的讓你嘗嘗高高在上的感覺,也想讓你嘗嘗跌倒地獄的感覺,你動誰不好,為什麼偏偏是她?」

龍燁天的聲音很平淡,就連他心裡都微微驚訝,他以為這件事情說開之後,他會憤怒的親手撕了金言,可是此刻,他卻沒有了那股衝動。

是因為知道她不是自己的母妃嗎?

還是因為,他遇到了夕兒,他體內嗜血的一面也發生了改變。

金言面如死灰,滿臉的卑微謹慎之色,目光中流露出怯懦之意。

原來,這一切都是他特意安排的,他一直以為,是她安排的,畢竟自己是她的男人,身份高貴一些,在她面前,就會更自信一些。

萬萬沒想到,會是龍燁天安排的一切。

那樣的人,是他敢碰的嗎?

是她先勾引自己的,而自己也沉迷在她溫軟的身體里而無法自拔,在他的眼中,那是一個了不起的女人,漸漸的,他就迷上了她了,這段地下情,一直持續了很多年。

不僅如此,君上還突然封了他一個外姓王爺的稱號,讓他從此從此身份一躍而起。

讓他感覺自己的人生,就像住在了天堂里一樣,而今日,他的出現,確實讓他如墜落到了地獄一樣的恐懼!

「君上,這……」金言開口,卻不知道要怎麼解釋。

因為都是事實。

龍燁天的神情高傲,深邃的眼底冰冷一片,掠過一抹輕蔑之色。

「說吧!你想怎麼死,你的女兒,早已經在大牢里了,反正離死也不遠了。」龍燁天輕描淡寫的語氣,淡漠得可怕!

「媛兒。」金言猛地抬頭看著龍燁天,他的神情掙扎,眸底掠過一抹刻苦銘心的疼痛之色。

他開口祈求道:「君上,這是和我女兒沒有關係,千錯萬錯都是我一個人的錯,君上要懲罰,就懲罰我吧。」在這件事情當中,他的女兒的確是無辜的。

「無辜的?」龍燁天神色驕傲,眼神中隱約流露出憤怒之意。

「半年前前的宴會上,你們父女二人做了什麼?你們心裡很清楚,還敢和本君說她的無辜的。」龍燁天陰冷的笑看著他,眼底充滿了濃濃的殺意。

如果是一開始他要殺金言,也不會有之後的事情,可是那個時候的他,心裡終究是在乎母妃的,至少,在他看來,這個男人的身份高貴一些,會和母妃相配一些。

可是現在回頭一想,他當時的做法簡直太可笑了。

母妃根本就不需要他做這些事情!

心底升起的痛意,讓他目露凶光,滿臉狠戾之色,恨不得把眼前的男人碎屍萬斷。

他一直都不明白,母妃有父王,為什麼還要做出那樣的事情來。

為了掩蓋這件事情,他給了這個男人一個外姓王爺的稱號,那個時候的他,已經不奢望任何親情,只希望這件事情再被人揭曉的時候,母妃不會太難堪。

金言面對龍燁天的話無從反駁。

龍燁天做事,沒有證據的事情,他絕對不會找上門來。

一但他找上門來,那麼,就等於說,貓捉老鼠的遊戲,他已經玩夠了,剩下的只要把獵物輕輕鬆鬆的殺了就可以。

這麼多年來,他多多少少了解了他一些。

知道他嗜血的一面有多殘忍。

他抬眸看著他,那微妙而複雜的眼神中,愛恨交織,流露出難以掩飾的痛苦之色,卻漸漸轉變為難掩堅毅和執著之色。

他快速地出口說道:「君上,我和你母妃是真心相愛的,求你成全我們吧!」他不想死,安逸的生活過久了,他只想活著,死了便什麼都沒有了。

龍燁天對他的話置若罔聞,他雙手負在身後,望著殿外炎熱的夏天,心裡漸漸的變得煩躁起來。

今日來的結果,和他預想中的有些出入。

收回目光,他的神情慵懶,眼中掠過一抹毫不掩飾的厭倦之色。

「是真心相愛嗎?」他口中不由自主的問出這一句話。

像是在自言自語,又像是在問金言。

愛,他正在愛著。

他們這樣也是愛,簡直太可笑了,他們只不過是在各取所需。

「君上,都已經快二十年了,我們是真心相愛的。」金言神情悲傷,眼神中流露出絕望和痛苦之意。

他想,他是愛那個女人的吧!不然,這段關係也不會維持二十年之久。

這些年,他每個月都會去見她,他去了,她也很開心,整天和他膩在一起,和他一起吃飯,雲翻覆雨,很開心。

「本君問你,我父王呢?」父王是和她前後消失的。

他知道母妃一定還活著。

可是父王,他沒有找到一絲線索。

金言一聽,身子在次微微顫慄。

過了好一會才說道:「他死了,當年,他和母妃前後離開天海宮,他在幾個月找到了你母妃,他是一個痴情的男子,一直很愛你母妃,可我也不知道,你母妃為什麼會討厭他,而且從來不會和他同榻而卧,他找到你母妃的那一天,他們大吵了一架,你母妃失手殺了他。」

龍燁天一聽,冰冷的眼神中,隱含著一抹殺意瞬間更加濃烈。

他們在他面前,也總是有吵不完的架。

「她現在在什麼地方?」龍燁天又淡漠地問道,語氣依然是那樣平淡,只是嘴角揚起一抹似笑非笑的笑意。

「我也不知道。」金言說的是實話,昨夜有人闖入了飛雲宮,不聲不響的就把人救走了。

連殺人滅口的機會都沒有。

他也連夜趕了回來,而她們也撤走,現在要等著她聯繫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