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君上出事了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11:50
A+ A- 關燈 聽書

「真的不知道,還是不想說?」龍燁天的語氣瞬間變得陰寒無比!

「君上,是真的不知道。」金言再次堅定的回答。

心裡微微疑惑,難道他不知道他母妃就是飛雲宮的宮主嗎?

可是,若是他不知道,又怎麼會突然早上門來。

「金言,你當本君是傻子嗎?」

龍燁天突如其來的怒吼,讓金言猶如被人從頭頂上澆了一盆冷水,冷的讓他寒冰徹骨。

「你若是不說實話,本群將你的女兒送到傭兵團里去,那裡的人可是會好好伺候她的。」龍燁天威脅道,他,會那樣做,算計過他的人,他從來不會讓他們好過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啊!不要,君上。」金言心裡充滿了害怕,那是他唯一的女兒。

他的夫人死了以後,他又和君後有了一層那樣的關係,他就一直沒有在續弦。

他就那麼一個寶貝女兒,他本想給君上下藥,讓女兒順理成章的成為他的女人,從此以後,他的地位就越發的穩固了。

可是那天晚上,他明明沒有中毒,他和女兒等了好一會才離開的。

這件事情他也知道了,這可是死罪!

剛開始的時候,他給他的這一個封號,讓他心裡挺害怕的,畢竟他什麼都沒有做過,卻成了他口中的大功臣,封了一個外姓王爺。

可時間長了,他並沒有為難自己,他的心理唯一的擔心也漸漸放下了。

他就心安理得的做起了他高高在上的王爺。

沒想到,他只是想給他吃蜜餞,過後在來狠狠地收拾他,踐踏他。

這樣的男人才是最可怕的。

他沉默了這麼多年,現在突然跑出來,只怕,今日自己也沒有活路了。

「說,她現在在哪?本君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若是再不說,你的女兒,半個時辰之後,就會出現在傭兵團里。」龍燁天的聲音失去了耐心。

金言一聽,急了,驚慌失措地說道:「君上,我真的不知道,她們昨晚連夜撤離了。」

連夜撤離了?

龍燁天俊目微微凝思,夕兒昨夜救赫連邵筠和宇文擎宇,打草驚蛇,她們連夜撤離,是有可能的。

龍燁天快速地伸出手,一道靈力注入金言的天靈蓋,金言目光瞪了瞪,瞬間變得獃滯木然。

龍燁天收回手,面無表情。

他神色嚴肅地吩咐:「弒魂,將屍體處理掉,剩下的事情,你知道該怎麼辦?一定要和她們接上頭,找到她們新的據點,一但找到,立刻稟報本君,不得打草驚蛇。」

「是,君上!」四名黑衣男子當中的其中一個,恭恭敬敬地回應的。

龍燁天大步流星的離開,留下的四名黑衣人,快速的準備好一切。

將現場收拾的乾乾淨淨的。

龍燁天回到天海宮,接了兩個兒子,直接去了南宮王府吃晚膳。

在南宮王府的大門口,碰到了魅影。

魅影等了林雲夕好幾個時辰,卻一直沒有出來,他知道君上會沒事的。

他查看了現場留下來粉末,是迷藥一類的。

可君上一直沒有出來,這讓他很擔心,他立刻過來回稟龍燁天。

「魅影,你怎麼在這裡?」林子辰看到魅影,心裡一股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

「二位殿下,君上出事了。」

龍燁天一聽,心瞬間顫抖了起來。

「你說什麼?誰出事了?」他有些不可置信的問道。

魅影將發生的事情全部告訴了龍燁天和林子熠,林子辰。

龍燁天聽完之後,俊顏上寒霜籠罩,全身上下透著一股陰冷肅殺,目光陰森而爆戾,一股強烈的殺意念念的蔓延出來。

「君睿城,混蛋!」龍燁天怒吼一聲,雙拳不由自主地緊握成拳,那骨骼的發出的清脆的聲音彰顯著他此刻無邊無際的怒氣!

他迅速地抬眸,那蔓延著恨意的眼波下暗藏著銳利如鷹隼般的鋒芒。

他的夕兒,和他分開的時候,說要去給他挑禮物,他開開心心的看著她離開,一直在煎熬著心等她回來。

他想著,自己一回到南宮府,就能見到他魂牽夢繞的人兒了。

也許!她會帶著自己驚喜也說不一定。

他這一整天,心裡都有著各種各樣的想法。

哪知……睿城王那個混蛋,他居然敢動他的夕兒。

那是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人,這個世界上,再也不會出現第二個像她那樣能給他帶來震撼的人了。

「辰兒,熠兒,你們先回南宮府,爹爹先出去一趟。」

龍燁天說完,頎長凌厲的身影快速地消失在原地。

「哥,我們怎麼辦?」林子熠著急的問道。

娘親本就是用毒高手,如今還著了道,說明娘親中的葯很厲害。

林子辰粉雕玉琢的小臉上寫滿了殺意,他緊抿著粉嫩的薄唇,唇色有些發白,卻冷冷地道:「回去等爹爹回來。」

「哥,不去找娘親嗎?」林子熠心揚聲道,心裡暗暗著急。

他如黑曜石般的大眼裡,閃爍著冰冷陰森的光芒,隨即,他眼眸滴溜溜地轉了一圈。

睿城王,這個混蛋,他饒不了他。

「回去,別打鬼主意。」林子辰看著弟弟,嚴肅地說道。

他知道弟弟在想什麼?

按照魅影的說,娘親是回空間去了。

只要娘親回到空間里,娘親就是安全的。

「哥,怎麼能回去呢?在怎麼說,也要去現場看看呀?」林子熠不甘心,就這樣回去坐著等著,他心裡會發瘋的。

「這個時候去有什麼用,這裡是爹爹的地盤,他會把這件事處理好,回去。」林子辰稚嫩的聲音讓人不容置喙。

林子熠不悅的嘟了嘟紅唇。

不甘心的跟著哥哥回了南宮府。

睿城王府!

睿城王聽了易楓的話以後,心裡還有七上八下的。

他有些心神不寧的坐在軟榻上,他的身旁,坐著一個漂亮的女人,正在一旁服侍著他。

女子的輕輕玉手,在男子的身上遊走。

若是平時,他會非常的享受女子的服侍,可是今日,他心底煩躁,對於女人的挑逗,他沒有絲毫感覺,反而覺得煩躁不已。

這件事情,若是做成了,他到也不怕了,那個女人,他動了,大不了和龍燁天撕破臉皮,可偏偏在一步之遙的時候,那個女人突然消失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