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你還說你不是來坑娘的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10:52
A+ A- 關燈 聽書

「該死的睿城王,等出去以後我饒不了他。」林雲夕咬牙切齒的說的,他還真敢動她。

三天,三天才能出去,而這三天他都要在這白茫茫的世界里度過,想想她就滲的慌。

林雲夕狐疑的看了看周圍。

問道:「魄,這裡為什麼是白茫茫的一片?」

魄:「你沒有完成任何任務,這裡自然是白茫茫一片的,等你完成第一個任務以後,這裡就不會白茫茫的一片了。」

林雲夕一聽,瞬間嘟起紅唇,那任務有那麼好完成?

他簡直給她出了一個人生大難題。

「我看呀,我是不可能完成的,三天之後從這裡出去,那姜小姐只怕已經回去了。」

林雲夕隨意的坐下去。

一頭及腰的長發,和白霧糾纏在一起,整個人也瞬間被白霧吞噬。

魄:「任務能不能完成?那就不是我該管的事了。」

林雲夕往周圍瞪了一眼,又是這句話,算了,這個問題說了也是白說。

「魄,在這裡我要如何修鍊?」她此刻哪有心思去修鍊,她怕燁擔心,怕兒子擔心。

魄:「修鍊五靈陣法圖和五靈元素,先從冰系靈力修鍊,你的修鍊不能落下,還有任務失敗,你的修為依然會回到五階!」

「什麼?你還說你不是來坑娘的,我是有多麼不容易,才修鍊到七階的。」林雲夕瞬間大叫起來。

魄:「所以讓你修鍊五靈陣法圖和五靈元素。」

「哼!」林雲夕冷冷地哼了一聲。

回頭一想,林雲夕微微凝眉,對呀!她從師傅那學來的五靈陣法圖和五靈元素可是一起修鍊,正好,有三天的時間,可以好好修鍊。

反正也出不去!

林雲夕水亮的大眼裡劃過一抹黯然。

她也不和魄計較了,誰讓她攤上了那麼一個坑娘的系統呢?

「魄,我入定修鍊,記得三天之後把我叫醒。」

魄:「不用我叫,三天之後,你自然會醒過來。」

「好吧!」林雲夕認命的盤膝坐在原地。

希望她三天之後,能有所進展。

五靈元素可是很難得的修鍊法訣!

她現在已經是七階的修為,可是,出了這五大陸,到碧海大陸那樣的地方,她連自保都難。

林雲夕漸漸平復了心態,開始運轉銘紋法,將冰系法訣在腦海里過了一遍。

法訣一但在腦海里運轉清楚,她瞬間進入入定修鍊。

在她的周圍,那些白色的霧,在她入地修鍊的瞬間,緩緩朝著她圍攏過來,不一會兒,她嬌小的身影完全被白霧籠罩,只能隱隱約約看到一個人影的輪廓,在看清楚的一瞬間,美輪美奐,飄逸動人。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睿城王府!

睿城王回府之後,看到易楓也在。

就把剛才的事情告訴了他。

易楓一聽,瞬間震怒!

厲聲道:「王爺,再怎麼喜歡她?也不能用這樣的手段,要是君上追究起來,你這些年的功夫就白費了。」

睿城王又怎麼會不明白這一點,當時他衝動了些。

他的神情傲然,眼神中卻隱約流露出一絲不甘之意。

「哼!」睿城王冷冷的哼了一聲,用力的拍打了一下他身旁的桌子。

「他能把本王怎麼樣?」睿城王眯起狂傲的眼眸,倨傲的薄唇緊緊的抿成一條線,他也知道今天的事情是他衝動了些。

可那個女人就像有一股魔力一樣,緊緊地吸引著他,讓他不斷的想靠近她。

當她轉身的瞬間,他便毫不猶豫地將藥粉撒了出去。

想到那個女人,再想到囂張傲慢的龍燁天,睿城王心底的好勝心也瞬間被勾起了。

他不怕龍燁天,畢竟,他是他唯一的大哥。

易楓走到他的身邊,語氣擔憂地說道:「如今,要想個辦法出來應對君上,你那藥粉來之不易,又沒有解藥可解?三天之內那個女人都不會出現,君上肯定會四處找她的,若是查到王爺的頭上來,以君上的脾氣,你難道覺得,君上真的不敢動王爺嗎?」

易楓的話瞬間說道了睿城王的心坎里去了。

龍燁天,的確,若是不顧及情面,他也會殺了他的。

頓時,奢華的大殿里,靜謐了下來。

龍燁天並沒有回天海宮,而是召集暗中的暗衛跟著他去了金王府。

飛雲宮昨夜出了事,金言連夜的趕了回來。

赫連邵筠和宇文擎宇被人救走。

沐雪茹知道飛雲宮暴露了,帶著風雲宮的人,連夜的撤走了。

這個消息,赫連邵筠和宇文擎宇回去之後,就收到了消息。

金王府,豪華的大殿中央。

跪著一個穿著淺金色衣袍的中年男子,男子雖然已經到了中年,可依然是體魄強壯,五官剛毅俊朗,此人就是金王爺金言。

他的周圍,站著四個黑衣男子,均是蒙著面,只露出一雙眼睛。

龍燁天一身慵懶華貴的坐在主位上的軟榻上,深邃的目光時不時的居高臨下的看著金言。

沒有帶著面具的他,此刻神色陰冷無比,讓人真正的感覺到了他嗜血的駭人之氣。

金言顫顫巍巍的跪在地上。

剛剛吃過早膳,龍燁天就跑到這裡來。

他已經跪了一個多時辰了,而上面坐著的男子,非常的有耐心。

那雙鷹隼般黝黑深邃的眼眸,就那樣時不時的打量著他。

似乎要把他送下地獄一樣,他說的任何話,他也不理會。

就如此刻,他手指摩挲著大手指上的玉扳指,那俊朗的容顏上沒有任何錶情,但不知為何,他越是這樣,他身上就越發出一股神秘的力量,就像在召喚死亡一樣,這才是讓他最害怕的。

「金王爺,這個位置坐得還舒服吧?」一個時辰沒有開口說話龍燁天,突然開口了。

開口的第一句話,就讓金言倒吸了一口冷氣。

他到底哪裡得罪他了?

他今天為何要這樣?

讓他足足跪了一兩個時辰。

「君上,本王不明白你的意思?」金言額頭上冷直冒冷汗,心早已經提到了嗓子眼。

龍燁天突然起身,一身氣勢凌人的看著他。

「這時間坐久了,就不知道這位置是怎麼來的了,是不是?」

輕飄飄的語氣,卻讓金言不寒而慄。

「君上……」

「這些年,跟我母妃關係不錯吧!」龍燁天又快速的打斷他的話。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