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是你從來沒有相信過我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07:16
A+ A- 關燈 聽書

夜色下,朦朧的遠山,起起伏伏,連綿不絕,若有若無的雲煙,飄飄渺渺,宛若輕紗薄霧。

深夜的風涼爽了許多!

林雲夕沒有睡,反而從他懷裡起來。

靜靜的看著他,水亮的眼底,閃爍著一股心疼。

魄:「恭喜你,終於讓這個男人走進你的心裡了。」

林雲夕的腦海里,突然傳來了魄的聲音。

林雲夕眼眸閃了閃。

「魄,你這不是廢話嗎?他早就走進我的心裡了。」

魄:「他是今天才真正的進入你的心裡的,人生最珍貴的不是物,是情!」

林雲夕:「這個我知道。」

魄:「是嗎?最可怕的不是黑夜,而是孤獨。」

林雲夕:「別說這些不著邊際的話。」

魄:「人生九苦,是你的半生坎坷。」

林雲夕:「什麼九苦,我還九能呢?不能改變事實,我可以改變態度,不能改變環境,我改變自己,不能改變過去,我總可以改變現在吧?」

魄:「你說得很對,不能預知明天,但可以用好今天。」

林雲夕:「都說得理不必爭盡,留些寬容。」

魄:「都說,知人不必言盡,留些口德,我對你,一向是知無不言!」

林雲夕瞬間閉嘴了,好吧,她說不過他。

「魄,我都人生九不求了,你為什麼還要給我九苦。」

「夕兒,你怎麼了?」龍燁天看著她看著自己,又不說話,那小臉上不斷變化的表情,就像被什麼控制了思維一樣。

林雲夕快速回過神來,說道:「燁,你等一下,我有有點事情!」

龍燁天聞言,微微蹙眉看著她,眼底滿是疑惑。

隨即!

林雲夕又用意念和魄交流。

「魄,你還在嗎?」

魄:「在!」輕飄飄的語氣,透著一股悠閑自得。

林雲夕:「說,九苦是怎麼回事?」

魄:「所有的人,事物,都是你內在的投射,當外界有任何東西觸動你時,記得,要往內心看,人生本沒有九苦,你內心若是覺得它不存在,又何來的九苦?」

林雲夕:「說點人能聽得懂的。」

魄:「呵呵……」魄爽朗的笑了笑。

「笑什麼笑,都是十馬九苦,我的命怎麼和馬靠近了。」

魄:「我自認為已經瞭然於心了,談話到此為止!」

瞬間,林雲夕已經感覺不不到魄的氣息。

林雲夕氣得咬牙切齒。

「夕兒。」龍燁天輕輕的搖晃著她。

「嗯,怎麼了?」林雲夕還在自己的世界里,龍燁天的聲音讓她一頭霧水。

「夕兒,你一會怒,一會痛的,身子不舒服?」龍燁天擔憂的看著她。

林雲夕快速地搖了搖頭,感覺自己在燁面前都快成神經病了,這都是魄影響的。

「燁,我沒事,我要跟你說一件事情。」林雲夕快速地拉著他的大手。

認認真真的看著他:「燁,我找到飛雲宮了,就在這片山脈里,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飛雲宮的宮主,她是你母妃,而且她抓住了赫連邵筠和宇文擎宇,明月也會派人來抓辰兒和熠兒還有我,但……」

「真的是她!」龍燁天激動的打斷她的話。

他剛剛有所懷疑,沒想到,飛雲宮的宮主,真的是他母妃。

一股痛意,瞬間在心底迅速的蔓延。

她就在這片大陸里,而這十幾年了,她從來沒有回去看過自己。

他一直都很在意母妃,從小,只要碰到開心的事情,他都會第一時間要和母妃分享。

可是,母妃都會將他所有的開心瞬間踐踏。

她冰冷的眼神,惡毒的語氣,讓他從來沒有感受到一絲溫暖。

他笑得越是開心,他的母妃就越生氣。

發現這一點之後,他就很少在笑,甚至,都快忘記了要怎麼笑了。

龍燁天低頭,看著一臉心疼的看著他的人兒,她的出現,帶給自己很多的笑容,他現在的人生很完整。

有心愛的人,有兩個聰明的兒子,上天依然是厚待他的。

她們母子三人的出現,填滿了他心裡所有的痛苦。

如今,聽到母妃還活著,而且還想動他的兒子,他的心,又忍不住抽痛起來。

林雲夕能感覺到他心底的痛苦,她握著他的手微微一緊。

現在知道是誰抱走了燁,沐姨和珩叔那邊已經沒有顧慮了。

她也把真相告訴燁了。

「燁,等一下,你隨我去見沐姨和珩叔吧,他們才是你的親生父母?」林雲夕的話,說的簡單而直接。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不想在勾起他的往事。

那個女人簡直就是一個心裡扭曲的變態。

「夕兒,你說什麼?」龍燁天目光突然震驚而又森然的看著她,語氣淡漠嗜血。

林雲夕看著他這樣的目光,反條件的放開他的手。

「他們怎麼會是我的親生父母?夕兒,你又是怎麼知道的。」龍燁天的語氣重了幾分,淡漠而又陌生,似乎是覺得林雲夕騙了他似的。

這個事實,讓他有些不能接受。

他從小是怎麼活過來的?

怎麼又突然冒出自己的親生父母來了?

他的全身上下,散發出一股震懾人心又寒冰刺骨的冷意。

林雲夕臉色微沉的看著他,聲音裡帶著一股冷意:「你,一直沒有相信我的話,不是嗎?在碧海崖的山洞裡時,我告訴過你,你吸走了沐姨體內的毒素,我當時就和你說過,你們之間是有血緣關係的,是你從來沒有相信過我,現在你是在怪我,隱瞞這件事情嗎?」

林雲夕水亮的大眼睛,上下打量著他,眼睫毛輕輕眨動著,目光中充滿了探究之意,又夾雜著一縷不安之色。

他那冰冷的語氣,陌生的眼神,刺痛了她的心。

龍燁天突然想起這件事情來。

他突然看了看自己的手,想到她剛才瞬間放開他的手,是他傷到她了。

他快速地將她拉入懷裡,緊緊的抱著她。

低頭在他耳邊輕聲呢喃:「夕兒,對不起,你不要生氣,我只是太震驚了。」他的語氣中帶著小心翼翼。

他怎麼能將身邊唯一的溫暖往外推呢?

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自己好。

他抱得太緊,太用力,林雲夕只感覺腰要斷了,背部猶如被一塊巨石壓住,沉悶的肌膚無法呼吸。

「燁,你,你先放開我,我快要斷氣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