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沒想到卻把自己送入的地獄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15:28
A+ A- 關燈 聽書

龍燁天很快帶著女子來到一處傭兵團。

這裡是他的傭兵團,會媚術的女子,一生都需要和不同的男子糾纏,既然這樣,用來服侍他這些兄弟也不錯。

龍燁天骨子裡的嗜血和狠毒,在這一刻,完全被釋放出來。

在一個風景優美的山谷里,這裡搭建這簡單的閣樓。

平坦的山谷中,有很多黑衣人在這裡修鍊,他們神色嚴謹認真,修鍊成為了他們畢生的修鍊手冊,也是他們必須的傭兵團生涯。

「砰!」龍燁天將女子丟到地上。

「啊!」女子痛得呲牙咧嘴,她感覺自己的腰都斷裂了,撕心裂肺的疼痛,讓她身子連動都不想動一下。

龍燁天嘴角扯出一抹殘忍的笑意。

冷聲道:「在這裡,能讓你有意想不到的驚喜。」

「君上。」一名中年男子,快速的迎了上來。

「讓她將兄弟的們伺候好,她會媚術,身體裡帶著強烈的渴求,你們可要好好的滿足她。」無情的聲音,在他眼中,女子早已經是一具屍體了。

「不……」女子痛苦的大聲喊道,不可置信的看著龍燁天,他怎麼可以這樣殘忍?

「不,君上,你不能這麼對我,是宮主,是宮主派我來殺君上的,冤有頭債有主,君上應該殺的是宮主,而不是我。」

女子沒想到他會這麼殘忍,會想讓那些男的來蹂躪她。

這些傭兵團的人如狼似虎。

她雖然需要男人,但絕對不會是傭兵團的男人,這些男人的體力恐怖到極點。

她會死的,而且會以最殘忍的方式被踐踏死。

她還這麼年輕,又會天下女人羨慕的媚術,她不想讓自己的一生就這樣完了。

她帶著滿滿的自信而來,以為憑自己的媚術可以殺了他。

沒想到卻把自己送入的地獄。

龍燁天一聽,冷冷一笑,她居然恨自己恨到這樣的地步。

不惜利用一個會媚術的女子來殺的。

他現在還不想殺了她,他想知道,她為什麼如此恨自己?

以至於從小就那樣殘忍的對待他。

「是,君上。」那傭兵團的團長看著女子,眼底閃過一絲強烈的渴望。

他們已經做和尚很多年了,君上到底是有多生氣?才會將這個女人送到這裡來,讓他們好好伺候呢。

龍燁天快速地飛身離開,而女子,瞬間被傭兵團的團長鎖了靈力,拖著她往閣樓里走。

女子的聲音里充滿了絕望,不管她如何喊叫,此刻也不會有任何人站出來幫助她。

龍燁天回到城中,已經是傍晚。

他沒有回天海宮,而是去了南宮王府。

陪著爹娘吃飯以後,他又帶著兩個兒子回的天海宮。

夕兒不在,他要將兩個個兒子帶好。

特別是熠兒,看著他那雙如狐狸般狡猾的大眼,他就知道兒子心裏面想什麼,所以,吃完晚上他就毫不猶豫地帶著他們兄弟二人回來天海宮。

並且親自帶著兩個兒子入睡。

而睿城王毀了容貌的傳言,在整個京都里傳得沸沸揚揚。

南宮家的人聽到以後,依然覺得不解氣。

南宮雲川知道事情的真相以後,將自己關在房中,再也沒有出來過。

三天的時間一晃而過,到了第四天早上,龍燁天就到林雲夕消失的巷子里等著。

而在空間里修鍊的林雲夕瞬間睜開眼眸,那雙如琉璃般的美眸看了看四周,四周依然是白茫茫的一片。

她緩緩起身,眉宇之間疑惑不已,三天的時間到了嗎?

魄:「三天的時間到了嗎?」

她知道魄就在這片空間里,也就直接開口問了。

她腳步不緊不慢的走著。

魄:「到了,你可以出去了。」

「哦!」林雲夕點了點頭。

她三日是修鍊了冰系靈力,沒想到小有成就,突破了冰系一階。

林雲夕看了看自己的手,她口中默念法訣,頓時,她的手中出現了兩根晶瑩剔透的冰錐。

迅速的朝著遠方急速的飛了出去,冰錐裡帶著淡淡的金光,晶瑩剔透的非常漂亮。

林雲夕一看,平淡無奇的眼波瞬間閃過一絲驚訝。

「好快的速度!」

「呵呵!」周圍傳來了魄的冷笑聲。

他揶揄著道,「就這樣的速度,你就覺得快了?在高手面前,你連反擊的機會都沒有。」

「難道不快嗎?」林雲夕微微蹙眉,難道還能比這個更快嗎?

這冰錐的速度已經能趕上三階修為的人的速度了。

她只修了練了三天,就有這樣的速度,她心裡一股成就感油然而生。

她的天賦本來就很不錯,她雖然不是全系統同修的天才,但若是火系能修鍊五靈元素,那就是天才中的天才。

魄:「姜小姐走了。」

「哦!」正在興頭上的林雲夕無所謂的應道。

陡然間,林雲夕倏然的瞪大眼睛,反應過來的她大聲道:「什麼,姜小姐走了。」

魄:「嗯!」

林雲夕瞬間抓狂的吼道:「那你為什麼不攔著她?」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魄:「腳長在她的身上,我沒有那個能力攔住她,別忘了你的時間已經不足兩個月了,若你沒有完成任務,你的修為……」

「就會降到五階,是不是?」林雲夕快速的打斷他的話。

她認命的閉上眼睛,過了好一會,才緩緩睜開,眼底一片清明,唇邊勾起清淺的弧度。

在一個多月里搞定姜家那群老狐狸,看來會有些難度。

不過船到橋頭自然直,一定會有辦法的。

林雲夕突然自信滿滿。

魄:「越來越有自知之明了。」聲音裡帶著一抹清潤的愉悅。

「哼,這還不是被你逼的,第一個任務多簡單呀,吻一下我的夫君就可以了,你這是給了一顆蜜糖,又狠狠地打了我一巴掌。」林雲夕冷聲道,水靈的大眼裡滿是埋怨。

魄:「那是為了讓你更早的愛上他,我是在幫你,不識好歹的丫頭。」

「我走了。」林雲夕懶得再理會他。

心裡挺感激他的,若是沒有他的提醒,她可能要很晚才能明白過來。

魄也沒有再出聲。

林雲夕回到自己的身體里,她緩緩轉醒,身上還在軟綿綿的。

「該死!」林雲夕冷冷的罵了一聲。

這葯怎麼這麼厲害?三天過去了,她的身子還這麼軟綿綿的。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