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現在委屈的是她二哥才對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17:17
A+ A- 關燈 聽書

龍燁天感激的看了兒子一眼,嘴角勾起一抹瀲灧的笑容。

林子辰收回目光往外走,林子熠這才屁顛屁顛的跟著哥哥離開。

龍燁天瞬間鬆了一口氣,熠兒硬是要留下,他也不能揍他一頓。

林雲夕微微搖頭,熠兒這上進心,非得在辰兒面前才會有動力。

林雲夕感覺自己還沒有吃飽,她又慢悠悠地吃著菜。

這三天三夜,還真把她餓慘了。

很久沒有吃過這樣的虧了,魄說的九苦,她就當作人生歷練吧。

龍燁天長臂一伸,擁住她,璀璨奪目的星目靜靜的凝視著她,等著她吃飽。

然後在將他餵飽,他心裡美滋滋的想著。

林雲夕眼角掃了一眼他,知道他心急什麼?

他越是這樣,她就越磨蹭,反正她不急。

不過他這樣擁著自己,她感覺很安全。

其實,她知道,安全感並不能從男人的身上獲得,而是來自於自身的建立。

男人是天生的狩獵者,他們對於那些能引起他們強烈好感的女性永遠保持著強烈的靠近欲和征服欲。

而聰明的女性都深刻地懂得,只要自己的身上擁有著源源不絕的吸引力,就能永遠讓丈夫或戀人為你而深深著迷。

這些,她也知道。

而這裡的男人,更喜歡腹有詩書氣自華的女人。

確實,心中墨水多了,各種知識的沉澱會潛移默化地改變著一個人的氣質,讓自己遠離庸俗與淺薄,狹隘與算計,也能讓女人變得格調高雅又有深度,透出賞心悅目的知性美。

可惜,她林雲夕也只有想過,卻做不到,那些詩中的意思,繞的她頭昏腦脹。

「燁,俗話說,美麗的女人讓男人停下,智慧的女人讓男人留下,我只是空有美貌,沒有智慧,你會留在我身邊一輩子嗎?」她突然很想問這一刻問題。

即使她修為在高,她的容顏遲早有一天也會逝去的。

「傻瓜,怎麼這個時候還要問這樣幼稚的問題呢?我在你的心裡,就那樣的讓你不信任嗎?」他輕輕的,寵溺的颳了一下她的瓊鼻。

妖嬈的紅唇勾勒出來的笑容越發的邪魅!

星眸一瞬不瞬的凝視著她那一張一合的紅唇。

真是一個磨人的小妖精!

今夜,她似乎吃的很多。

看著她還在不停的吃,他眼底泛起了妖邪的光芒。

「夕兒,晚上吃太多不好?」

她微微蹙眉,不滿地說道:「餓著肚子,我更沒有力氣。」

「那你在吃點。」龍燁天將她愛吃的藍羽火雞肉和牛肉端到她的身邊。

「看你每天都吃得不少,怎麼就不長肉呢?」

林雲夕得意一笑,她也很喜歡這不會長胖的身子,每天拼了命的吃,她身上也沒有多餘的贅肉:「燁這人在修鍊的時候呢,有的時候會幾天不吃飯,這有一種說法,叫做輕微斷食法,這樣可以讓人的身子一直保持完好的身材,你看看這大陸上的修鍊者,有誰胖了?反而是那些不能修鍊的人,誰都是大腹便便的。」

這個書,林雲夕在上一世了解過。

輕微的斷食法,確實很不錯。

龍燁天微微挑眉,透著一股倨傲和張狂。

疑惑地說道:「這事情我還是第一次聽說。」

林雲夕紅唇微微一勾,這樣的事情他要是聽說過,驚訝的就是她了。

林雲夕即使在磨蹭,也吃不下去了。

龍燁天看著她吃飽,就拉著她回了寢宮。

然後自己去沐浴。

趁著這個世間,林雲夕拿出魅影給她的姜家的資料看了起來。

姜夢影的父親,姜汶,六階修為。

喜歡玉晶石,經常出入賭石場,也有自己家的賭石場。

而姜家家族很大,在西海城是第一大世家,家族人口眾多。

大長老薑凱,火系修為,七階修為,是煉丹師,而且是一個丹痴,對丹藥到了如痴如醉的地步。

二長老薑榆,七階修為,不問世事,木系修為,喜歡修鍊,前不久剛剛突破七階,喜歡吃魚。

三長老薑燕,冰系修為,和火系同修的,也是七階修為,喜歡修鍊各種絕技。

後邊還洋洋洒洒的寫了很多。

林雲夕沒有在往下看,看了也沒有太大用處。

只要搞定了這四位主要人物,二哥和姜小姐的婚事就成婚了。

不過要投其所好也是一個很困難的問題呀。

都是大家所熟悉的東西,必須有所突破才行。

林雲夕的腦海里飛速地運轉著,玉晶石能搞定,丹藥配方也能搞定,只是絕技,她上哪找去。

最主要的是,姜家嫡系小姐就只有姜夢影一個人。

姜家又怎麼會忍心讓姜小姐嫁得委屈呢?

等等!

她想什麼呢?

他的二哥那樣溫柔,怎麼會委屈了姜小姐呢?

現在委屈的是她二哥才對。

龍燁天沐浴出來之後,看到她似乎在思考。

他從她身後輕輕地擁住她。

頭擱在她的肩窩,他貪戀的聞著她身上的清香。

「夕兒,在想什麼?」他的聲音帶著一股蠱惑人心的溫柔。

林雲夕微微靠在他身上,剛剛沐浴過的他,身上的氣息冰涼好聞。

他那健碩的體魄散發出的氣息,乾淨清晰,讓人忍不住的想要去靠近他。

「我在想,怎麼將姜家的那幾個老古董給搞定,怎麼讓姜小姐在兩個月只能懷上我二哥的孩子。」林雲夕覺得,最大的難題就是在這裡。

「兩個月之內懷上你二哥的孩子?」龍燁天被這句話給驚呆了。

這孩子是想要就能有的嗎?

「是呀!這可為難我了?」

林雲夕一臉鬱悶,這個任務非常艱巨。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呵呵!」龍燁天在她鬢角處落下一吻。

「夕兒,你這是想讓他們奉子成婚嗎?」

「除了這個辦法,你還能想到其他辦法嗎?這是最快的辦法了。」林雲夕也不想這樣做,給二哥和姜小姐下藥,那不行,可是以二哥那樣的人品,又怎麼會在婚前做出那樣有損姜小姐名節的事情呢?

「夕兒,我對感情的事情一竅不通,我只對你的事情感興趣。」他的大手,開始變得不安分的在她身上遊走著。

「燁,看來,我要去西海城幾天,兒子你帶著,我估計著一個月左右能回來。」她非得去說服那幾個老古董才行。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