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她今日就是要殺了他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14:52
A+ A- 關燈 聽書

周圍的幾名女子,瞬間圍了上來。

將龍燁天圍在中間,手中的長劍,寒光閃閃,冰冷無情的指著龍燁天。

龍燁天俊顏上面無表情,對圍著自己的幾個女人,視如無睹,就像沒有這個人存在一樣。

他深邃的目光看著閣樓里,裡邊端坐著一個白衣女子。

可是,看身形,他就知道,不是她。

她輕易揮霍他的一份親情,傷害了他一顆默默付出的心,以後,他再也不會對她有一絲憐惜。

因為,她從來也沒有憐惜過自己。

她不配做他的母妃。

龍燁天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笑容,這段一直鬱結在他心中的痛苦,也該將它們釋放出來了。

他快速地釋放威壓,一股金光迅速地蔓延,在八階高手的威壓下,圍著他的幾名女子,瞬間暴斃,砰然倒地的聲音,乾脆利落。

至此至終,龍燁天都沒有看她們一眼。

龍燁天這才抬起腳,頎長的身子大步流星的進了閣樓。

閣樓里很簡單,簡單的傢具,簡單的桌椅。

只是,一張木桌上,金色的香爐里,燃燒著檀香,絲絲縷縷的青煙裊裊升起,一股清香的味道,緩緩吸入龍燁天的鼻翼。

他眼尾掃了一眼香爐,眼底一片幽暗。

他高貴如神的身影,緩緩走到女子面前,女子一身白衣,靜靜的坐在椅子上,女子蒙著面,露出的一雙眼眸,帶著水霧一樣,楚楚動人!

「君上,你還是來了。」女子的聲音裊裊動聽,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冷意。

「你不是期盼著本君能來嗎?」龍燁天目光冰冷的看著女子。

女子緩緩從椅子上起來,邁著細碎的貌似優雅的步子,媚眼含笑的看著龍燁天。

她秀美微挑,語氣中帶著一絲得意:「我一向不喜歡等人,君上能來,我很開心,不過君上沒有見到君上要見得人,君上是不是很失望?」

龍燁天知道她說的是誰,他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恍若罌粟綻放。

那妖嬈的紅唇微微一勾,冰冷無情的話瞬間逸出:「和一個死人說話,本君覺得噁心。」

女子一聽,臉色一變,眼底惱羞成怒之狀。

「哼!」女子冷冷一哼。

眼眸輕輕轉動,不屑一顧的看著龍燁天。

「想殺我,你也太自信了。」

龍燁天冷眸一轉,似有一道寒光射出,眼神清冽的直視眼前之人,若有一種無形的壓力直射人心。

「殺你,本君連手都不用出。」張狂的語氣倨傲傲慢。

「君上還是一樣的狂傲。」女子如蝶翼般的纖長睫毛輕輕顫動,似乎是很了解龍燁天一樣。

看著眼前魅惑人心的男子,真是一個天下絕無僅有的美男子。

可惜,只有勝利才能生存,只有成功才有代價,只有耕耘才有收穫。

她今日的就是要殺了他。

「本君向來這樣張狂。」龍燁天輕勾丹唇,更顯妖嬈,五官張揚而邪魅,魅惑眾生!

那天生的王者風範,散發出他張狂的特權。

「宮主她沒有時間,讓我跟君上玩一玩,聽說君上已經有妻了,真是可惜了,我不喜歡做妾,若不然,到是能成為君上的賢內助。」

女子的聲音,淺淺的,帶著一股前所未有的自信。

龍燁天一聽,眼底鄙夷,嫌惡,一閃而過,嘴畔勾勒出一抹絕美的弧度,卻異常的諷刺。

「本君聽著你的聲音就噁心,你連給本君提鞋子都不配,還想成為君妃,誰給你的自信,敢對本君這樣的放肆。」龍燁天冰冷無情的聲音如索命的魔鬼,帶著那深深地厭惡之意!

「呵呵……」女子突然笑了笑,音若天籟,卻如同飄在雲端,空靈而飄渺。

龍燁天瞬間覺得眼前一陣黑暗襲來,身子有些站不穩,他頎長的身子踉蹌了幾步。

&subid_3=&subid_4=&subid_5=' border='0' />

媚術,原來這個女人的自信來自這裡。

哼!

他龍燁天是什麼人,她這一點媚術,加上香爐里的迷藥,憑這兩點就想殺了他,這女人簡直天真到可笑。

龍燁天催動體內的修為,假裝難受的扶著頭。

「嗯!」他喉嚨里輕輕逸出一抹淡淡的難受的聲音。

女子看著龍燁天苦的神色,眉宇之間快速的閃過一抹得意之色。

「君上,你是不是很困惑?鬥不過我一個區區女子,而且還是一個連給你提鞋都不配的女子。」女子走到龍燁天的身邊,聲音有些曖昧的龍燁天耳畔響起。

女子離他有些近,她身上散發出來的味道,讓他的心底一陣陣噁心。

他的夕兒,身上自帶一股淡淡的清香,縈繞在他的鼻翼當中,讓他痴迷不已。

龍燁天不知不覺又想起了心愛的人。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此刻不知道她的情況,心裡更是煩躁。

「君上一向狂傲,視女人為無物,在君上的眼中,為什麼會有女人就不是你的對手的可笑想法呢?」女子的聲音越發自信,微微斂起月雙彎黛,讓她那雙美眸里越發的得意。

龍燁天緩緩抬起頭來,猛然地出手,長臂一揮,女子的身影被一股強大的力量震到不遠處的牆壁上。

「啊!」女子驚叫一聲,背部就像被撞斷了一樣。

她不可置信的看著龍燁天,全身顫抖的厲害,剛剛那天生的優越感,瞬間變得卑微謹慎!

「你,你沒有中毒?」

「哼,驗證了你的愚蠢,你的自大。」龍燁天一頓一字冰冷的說的。

「怎麼可能?那香爐里的迷藥……」女子不可置信的看著龍燁天。

他剛剛明明是……她的媚術,天底下沒有幾個男人能抵得過,這龍燁天好強大的精神力。

「哼!作為一個會媚術的女人,你這張臉,似乎還不夠美?勾不起男人的一點慾望,聽聲音就讓人覺得噁心,你今天的使命,到此為止,既然你這樣喜歡勾引男人,那麼本君送你去一個地方?」

龍燁天說完,扯下一旁窗帘,將女子裹在窗帘中,帶著女子快速的飛身離開。

「你要帶我去哪?」女子驚恐的喊道。

「你很快就會知道了。」龍燁天嘴角勾起一抹殘忍的笑容。

女子看著,心驚膽戰!身子快速地掙扎著。

龍燁天知道從這個女人口中得不到任何有用的消息,索性也懶得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