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是誰讓他拿下了面具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12:41
A+ A- 關燈 聽書

南宮府中的人都知道了林雲夕出事的事情了,大家也憂心忡忡的在等著龍燁天回來。

龍燁天回到南宮王府,看到大家都在等消息,他面無表情的走進去。

楚嫣然一臉著急的起身問道:「君上,夕兒在哪?有沒有找到?」

龍燁天緩緩搖頭,說道:「她被睿城王下了迷藥,可能要睡上三天三夜,夕兒應該是回到自己的空間里去了。」

「砰!」南宮豫憤怒的拍了拍桌子。

「三日後,若是見不到夕兒,我南宮家和睿城王府勢不兩立。」南宮豫鏗鏘有力的聲音威嚴十足。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好不容易找回來的女兒,怎麼就出事了?

他的心裡非常自責!

南宮家三兄弟眼底也下著決心。

每個人的臉色都陰沉著,靜默著不說話。

氣氛變得很僵硬。

龍燁天帶著兩個兒子回了夕顏殿。

雖然沒有心思吃晚膳,但是是娘親第一次給他做飯,他還是帶著兩個兒子過去,認了爺爺奶奶以後,便一起坐下吃飯。

林雲夕出事,讓氣氛變得很不好。

平常話多的林子熠,也沉默不語的吃著飯。

而且,平時能吃兩碗飯的他,隨便吃了一點,就沒有胃口的放下筷子。

沐雪顏看著,心裡閃過一絲心疼.。

她伸出手,輕柔地揉了揉林子熠的頭。

柔聲安慰道:「熠兒,你娘親不會有事的,不要餓著自己,那種迷藥奶奶知道,你娘親會沒事,只是會睡上三天三夜,三天三夜之後,她就會醒過來,而且又在她自己的空間里,更不會出事,你們兄弟兩人也不要天擔心了。」

林子熠嘟了嘟粉嫩的唇瓣,如黑曜石般的大眼看著沐雪顏閃了閃,眼底一片擔憂,「奶奶,就是因為看不見才擔憂的,娘親的空間和別人的不一樣,我們也進不去。」

若是能進去看娘親,他也不用這樣苦惱了。

娘親很少受傷,她一個人在空間里沒有人照顧。

這才是他心底的擔憂。

林子辰沉默不語,吃飽了也就放下筷子了。

而龍燁天,碗中的飯菜沒有怎麼動過?

他緊抿著瑰麗殷紅的唇瓣,眉眼如畫的俊顏上籠罩著濃濃的寒冰,渾身上下透著一股與世隔絕的冰霜。

他的夕兒一個人在空間里,沒有人照顧她,陪著她,一想到那凄涼的場景,他的心就一陣陣的抽痛!

龍燁天快速地起身,衣袖飛揚,氣勢凌人!

「爹,娘,你們幫天兒照顧一下辰兒和熠兒,天兒回天海宮一趟。」

沐雪顏看了一眼他碗中的飯菜,沒有吃幾口,眼底閃過一絲擔憂。

「天兒,去吧,娘親會看著辰兒和熠兒的。」

龍燁天點了點頭,目光輕柔地看著他們兄弟二人。

「辰兒,熠兒,聽話,睿城王爹爹已經教訓過了。」

兄弟二人點了點頭,模樣都很乖巧。

龍燁天給爹娘打了招呼,大步流星的離開。

林子熠回頭看著爹爹離去的背影,爹爹很孤單。

是呀!

他們都習慣了娘親的陪伴,突然沒有了娘親的聲音,心裡都空淡淡的,很是難受。

龍燁天直接出了南宮王府。

他沒有回天海宮,而是去林雲夕消失的巷子。

深夜的街道,空蕩蕩的,很靜,偶爾有歡笑聲傳過來。

夏夜的獵風裡,龍燁天華貴的寬袍衣袂飄飄,漸漸溢出一股濃濃的凄涼。

他走到林雲夕消失的巷子里,這裡更加的靜謐!

「夕兒,你怎麼會如此不小心!」他目光幽深的看著周圍,聲音裡帶著一股深深嘆息。

「我已經幫你教訓過睿城王了,他以後,容顏盡毀,夕兒你看了一定很解氣的,本想等你回來,想親自讓你去教訓他,可是我怕髒了你的手,那種貨色的人,就由我這雙沾滿血腥的雙手去教訓就好。」

靜謐的夜空里,只有龍燁天的低聲細語,帶著一股濃濃的思念。

龍燁天定定的站了好一會,回憶著他們分開時候的場景。

「夕兒,你向本君保證,不去做危險的事情?飛雲宮的事情不許你在去做,很危險,善後的事情我會去做。」

她微微挑眉,「我哪要去做危險的事情呀,我要去給你買禮物,在過幾日不就是你三十歲的生辰了嗎?我去給你挑禮物。」

他那個時候是那樣滿心期待著。

這漫長的夜晚,沒有她的陪伴,他就像失去了全世界一樣。

突然,周圍傳來了不同尋常的氣息。

龍燁天嘴角勾起一抹殘忍而嗜血的光芒,眼底閃爍著狠毒的光芒。

如墨的夜空下,緩緩飄落了一些大紅色的花瓣,紛紛揚揚的花瓣,如良辰美景。

龍燁天靜靜的佇立在原地,那些紛紛揚揚的花瓣,在他周圍緩緩飄落。

四名粉衣女子手中提著花籃,纖細的身子輕盈翩躚,驚鴻一瞥,宛若凌波仙子踏空而來。

帶頭的是一個身穿大紅色衣裙的女子,身著暴露,一行一動妖嬈至極!

這樣的排場,在夜晚,及其浪費。

龍燁天一看,妖嬈的紅唇帶著一抹邪魅,深邃漆黑如墨的閃著睥睨天下的神色。

紅衣女子妖嬈的身姿緩緩移動,一張美到極致的臉頰上,帶著魅惑人心的笑容。

那一雙宛若會放電的媚眼,直勾勾的看著龍燁天俊逸無雙的容顏,那絕美的紅唇上,綻放出妖嬈勾魂的笑意,此女很美,美的妖嬈。

不似林雲夕那樣美的出塵絕美,不食人間煙火。

「君上,幾年不見,露出了真容,真的是驚為人天!」女子的聲音裡面帶著驚艷般的輕笑,聲音好聽又魅惑人心。

「你怎麼來了?」龍燁天語氣淡漠地問道。

這樣的時候被人打擾,心情非常的不爽。

「君上不開心?」女子不回答,反而笑著問道。

是誰讓他拿下了面具?

「本君的心思,也是你能隨意揣測的。」冰冷的話語,輕輕的激蕩著女子的心。

女子不以為意,依然笑得一臉輕柔,她又緩緩走進龍燁天幾步。

「顏兒最近沒事,就會京都住幾天,正好看看師傅。」聲音依然是含笑嬌美,聲色撩人!

「天師正在閉關,他出關之後你再過來吧!」龍燁天說完,神色微沉,不想在說話。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