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我要離開了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42:23
A+ A- 關燈 聽書

她猶豫了好長時間,最終還是呦不過自己的心去了。

去的路上一直在想齊欣冉約自己究竟所為何事,直到車開到目的地,到了之前的咖啡廳,見到了齊欣冉。

齊欣冉比她想象中的,和過去不一樣。整個人瘦了一大圈,之前臉上的那股凌厲之氣也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經歷過滄桑的那種感覺。

她愣了愣,放下包,「你找我有什麼事?」

齊欣冉見到喻可沁,眼中依舊是怨恨和不爽,她抿了抿嘴,喝了口咖啡,「喻可沁,我很想知道你身上到底有什麼是吸引凌朔的?」

「什麼意思?」

「我很想知道到底怎樣的一個女人可以讓男人忽視到我的存在?我費盡了心思想要他愛我,甚至不惜自己的名聲主動送上門。可就算送上門,她依舊把我當成你。」她笑了,那笑容如玫瑰開放一樣,美的刺眼。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喻可沁愣在那裡,抬起頭,眉頭皺起,「是你自己主動送上門?費盡心思?」

「沒錯,怎麼了?是不是瞧不起我?」齊欣冉並沒有生氣,而是面帶嘲諷的笑容,張了張嘴,「可就算如此,我和他還是什麼都沒有發生。他以為我們之間發生了什麼,可縱使這樣,他也沒想過負責。」

齊欣冉苦笑了一番,眼底滿滿的苦澀,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一開始就看錯了人,凌朔這樣的男人,根本就不值得她去愛。

她一心一意全心全意的去看一個人,可這個男人不僅不領情,還要不停地打壓著齊氏。這些天,父親眉頭愁眉苦臉,凌氏的進攻很猛,讓齊氏猝不及防。

原本還算年輕陽剛的父親,這些天突然就變成了一個老者,頭髮都白了很多根。齊欣冉這才意識到,這個男人不愛自己。就算她費盡心思的去討好這個男人,他也根本不屑。

她齊欣冉,又何必去委曲求全討好一個不愛自己的男人?

抬頭看著喻可沁,她沒有說話,獃獃地坐在那裡。

她垂了垂眸,苦笑道:「喻可沁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嗎?我從大學時候就開始喜歡凌朔,原本以為我們會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家世相當,企業相當,所有的身份就好像是為我們量身定做一樣,可偏偏,他就愛上了你這個什麼都沒有的女人……」

說到這裡的時候,齊欣冉那雙好看的眸子慢慢暗淡了下來,瀰漫上了一層霧氣。

此刻的齊欣冉看起來並沒有以前那麼討厭,相反,卻給人一種我見猶憐的感覺。她長得漂亮,生的艷麗。一眸一笑,就連生氣的舉手投足都能夠吸引男人。

的確,齊欣冉長得比她漂亮,足夠吸引男人,如果她換做是男人,也會選擇她。

她突然開始同情齊欣冉,齊欣冉生來光鮮亮麗,名門世家的千金要什麼有什麼。可偏偏在凌朔這裡栽了跟頭,之前她一直以為凌朔對齊欣冉是有一些喜歡,可現在……

她突然又想起凌朔在景德鎮的山頂上和自己說過這件事情,那時的她對凌朔還沒有完全相信,直到齊欣冉說出了實情。

可……喻可沁抬起頭,有些疑惑,「你為什麼要跟我說這些?」

「因為……」她張了張嘴,淡淡笑道:「因為我沒什麼朋友,以前那些朋友全都是因為我的家世和身份而討好我。想來想去,這才發現,能說得上話的人好像就只有你了。」

齊欣冉突然覺得自己很可笑,現在居然和一個自己那麼恨的女人心平氣和的聊起天來。以往的勾心鬥角彷彿不存在過,兩個人面對面的坐著,完全沒有一絲的火藥味。

「放下吧!」她輕輕的抿了抿嘴,語氣中盡顯無奈,「愛一個人這麼累,為什麼還要愛?」她好像是在說自己,又好像是在說齊欣冉。

他們愛同一個男人,雖然方式一樣,但都同樣愛的很累。

齊欣冉許久沒有說話,放在面前的咖啡也已經變涼。喻可沁低著頭,此時的她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人好像就是一個奇妙的生物,突然之間就和一個平常恨的不可開交的女人沒有吵鬧的聊起天來了。

「我之所以把你叫出來無非就是覺得很悶想找一個人聊聊天,和你說這些是因為我已經放棄了。如果註定你們倆是要捆綁在一起,那我還不如在走之前,把你誤會的那些通通告訴你。」

自從父親公司被凌朔一而再再而三的壓制,她忽然明白了一個道理,做人,都要留一絲情面。如果當初不是父親一直碾壓凌氏,想方設法的想吞噬凌氏,用盡各種手段來得到自己想要的。

現在,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

「你要走了?」喻可沁有些發愣,問道:「你要去哪裡?」

「英國。」

「去英國?」

「恩,我不想繼續在這裡待下去,這裡有太多不好的回憶。」

喻可沁能夠理解她的心情,可卻又不知道應該怎麼去安慰她。原本以前是對手,可現在又像是朋友一樣。

後面沒在和齊欣冉聊什麼,兩人似乎沒什麼話說,待了一會兒,齊欣冉走了。只剩下她一個人坐在那裡,看著窗外的人來人往。

齊欣冉說她和凌朔什麼都沒有發生,凌朔那晚喝醉了,所以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沒有和齊欣冉發生什麼。齊欣冉要離開這裡去英國,也沒有必要在欺騙自己。

可就算她知道真相后,那又能怎樣?

和凌朔在一起那麼久,分分合合,總是能夠因為一些誤會分開。這樣的感情,還值得繼續嗎?是她沒有相信他,是她選擇了不相信。

他們兩個完全是不同的世界,就算在一起,也會有分開的一天。她不知道自己從什麼時候開始有這種想法,好像當初的承諾忽然間就煙消雲散。

還是當做齊欣冉從沒出現過吧。

路易斯後天就要從上海回來,她沒有多餘的時間去想感情上的事,專心的去把剩下的工作完成。

而給路易斯的作品,她已經有了想法。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