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飯桌上的尷尬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41:49
A+ A- 關燈 聽書

「可沁……」宋媛媛見她好像還是很不開心,有些內疚,「我不知道總裁他們也會來,昨天晚上和喻初打電話的時候只是想問問我們什麼時候可以過來玩,但沒想到會變成現在這樣。」

「沒事,好好吃飯吧。」她微微一笑,沒再說話。

從點完菜到上菜,飯桌上的氣氛一直都是比較沉悶。沒人說話,全場一直保持著安靜。

季喻初也意識到氣氛尷尬,抿了抿嘴,將話題轉移到了喻可沁的身上,「喻小姐怎麼有這樣的閑情雅緻來這裡旅遊?」

她本來就不喜歡季喻初,被他這樣一問,喻可沁的臉色變了變。

抬起頭,「那你又是哪裡來的閑情雅緻到這裡來玩了?」她目光直視著他,反問道。

「我當然有閑情雅緻,這裡的風景這麼好,不出來玩玩豈不是浪費了每天的時光?我聽說你好像被菲羅斯給看中了,現在不應該忙著和跟在菲羅斯的屁股后幫忙嗎?怎麼這會兒有時間來玩了?」

喻可沁愣了愣,季喻初的消息還真是靈通。才多少天,也沒有對外公布,季喻初又是怎麼知道這件事情的?難不成,是凌朔告訴他的?

大家明顯的感覺到季喻初在針對喻可沁,歐陽軒自然也明白季喻初話里的含義。

搶先一步在喻可沁前面替她回答,「是我叫可沁過來的,正好朋友送了兩張券,日期就這幾天。我看她這幾天壓力挺大,所以才叫她過來散散心。」

他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凌朔,又將目光轉移到季喻初,問道:「不過我們還真是有緣,這麼巧我們剛到,你們就來了。難不成到這裡來,是你們提前商量好的?還是,臨時起意?」

「歐陽先生,景德鎮這麼美的地方,很多人都想過來散散心放放鬆。正好我們手上也有票,所以就挑個時間過來玩,倒是沒想到,會碰到你們這對小情侶。不過話又說來,你和喻小姐在一起多久了?」

喻可沁聽出季喻初是故意刁難他們,明著說要一起吃飯,實際上就是找機會來羞辱她。

她又怎麼可能讓人去羞辱,抿了抿嘴,淡淡道:「你似乎很喜歡了解別人的私事,季先生,我記得前些時間你自己的私事都沒有解決,怎麼這會兒倒是有時間去八卦別人的私事呢?」

說話間,她刻意將目光轉移到玉依的身上,玉依正在看她,兩人的目光對上。玉依的身體微微一頓,喻可沁這句話,彷彿是在說上次她和季喻初那件事情。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皺起眉頭,心有些隱隱不安。她決不能讓凌哥哥知道季喻初喜歡自己,也決不能讓凌哥哥發現他們之間的不對勁。

緊張的攥著手,扯出僵硬的笑容,說道:「我們不要聊這種話題了,對了喻姐姐,這麼久不見,你最近過的好嗎?」

喻姐姐這個稱呼她已經好久沒有聽到,雖然知道玉依是在扯開話題,但還是淡淡的回答,「我過得挺不錯的。」

這句話彷彿是回答玉依的話,又彷彿,是對某個人說。

她過得很好,不需要別人來打擾她的生活,坐在那一言不發的凌朔聽到這句話,抬了抬眸,目光冷漠的看向她,那張深深刻在自己心裡的臉,此刻帶著清冷的表情,無視著他的存在。

這句話過後,氣氛再次僵硬。季喻初沒有想到喻可沁會將話題轉移到玉依的身上,抿了抿嘴,沒再說話,臉色有些難看。

宋媛媛坐在一旁,嘴上依然帶著笑容,但這個笑容太過僵硬,顯得很不自然。

服務員陸陸續續把菜上齊,吃飯的過程中,對面的玉依一直往凌朔的碗里夾著菜,凌朔只是安靜的吃著,偶爾也會夾菜給玉依。

兩個人就像一對老夫妻一樣相敬如賓,看著羨煞旁人。喻可沁安靜的坐在那裡吃飯,刻意的不去看那邊,心裡猝然有些疼痛。

每每想到凌朔,那些不堪的畫面就會浮現出來。她不停的安慰自己,不停的告訴自己,自己和凌朔現在已經是兩個世界的人。

他和誰在一起,都和自己沒有關係。況且她已經答應了歐陽軒,又怎麼能在想著凌朔呢?

想到這裡,喻可沁這才鬆了口氣,轉頭看了一眼歐陽軒,他也正好轉頭,兩人相視一笑。

這一幕,恰好被凌朔看到。他握著筷子的手抓緊了一分,眼底的陰霾也越來越深。

這頓飯喻可沁吃的並不是自在,歐陽軒也知道喻可沁想早點離開這裡,眼看著快要結束,他起身,說道:「可沁昨晚沒有休息好,現在有些累了,你們慢吃,我們回房休息了。」

話音剛落,所有人都抬起頭,愕然的望著歐陽軒和喻可沁。倒不是因為她中途離席,而是因為,歐陽軒的最後一句話。

喻可沁起身,和宋媛媛打了聲招呼,便和歐陽軒離開了餐廳。

原本就安靜的場面,現在更加安靜了,死一般的沉寂,讓餐桌上的氣氛變得更加的凝重。因為凌朔,那張接近完美的臉,此刻正散發著陣陣寒意,渾身上下都透著不可靠近的凜然。

季喻初現在已經開始後悔不該告訴凌朔這件事情,說不定等喻可沁和歐陽軒生米煮成熟飯,那時的他們也不會再有任何可能。

離開餐廳的喻可沁像是呼吸到了新鮮空氣,整個人都鬆懈了。閉上眼睛,深深吸了口氣。

見她剛出來那表情有些發窘,歐陽軒忍不住笑了出來。

喻可沁愣了愣,睜開雙眼,不解的看著他,「你笑什麼?」

「我笑你的樣子很可愛,剛才出來的時候,像是打了一場仗一樣。」

她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說道:「要不是你答應說不定我現在都吃的飽飽的。」

「沒吃飽?」

「恩,剛才在那裡吃的不自在,所以沒吃多少。」

「那我做給你吃。」他輕輕一笑,牽起她的手。

喻可沁頓了頓,突然有了另外一個男人呵護的對自己,那一剎那有些不太習慣。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