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最大的勇氣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42:40
A+ A- 關燈 聽書

她深吸了口氣,繼續道:「我不喜歡你把我當成你的妹妹,更不喜歡你去喜歡別的女人。這麼多年,我一直都在堅持自己的執念。凌哥哥,我真的,很喜歡你!」

她終於,有勇氣說出自己的心聲,這是她人生當中,第一次勇氣。

夜空中,她的眸子顯得異常的明亮清晰,眼裏的那抹堅定,讓凌朔整個人都怔在了那裏,她,完完全全沒有想到,玉依會喜歡他。

從小到大,她一直把玉依當成妹妹,也從未想過,他們之間會存在男女之情。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表白,措手不及的讓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

「凌哥哥……」她抱住了凌朔,堅硬而寬大的胸膛,淡淡的煙草味和衣服上的清香,讓她覺得很舒適。

這麼多年,她終於可以光明正大以喜歡的名義抱着自己喜歡的男人。那種感覺,難以形容,卻又異常的開心。

「依依……」凌朔抿了抿嘴,輕輕蹙著眉頭,「可是我一直把你當成妹妹,唯一的妹妹。」

這句話,讓她心中的那股熱情瞬間被澆滅,心中的那抹希望也在這個時候,瞬間殲滅。

抱着他的手無力的垂下,低着頭,透明的淚珠從眼眶中流落出來,她咬着牙,心就好像被刀割一樣,難受至極。

「凌哥哥,你的心裏是不是只有喻可沁?我喜歡了你這麼多年難道你就感覺不到嗎?還是,你所謂的妹妹只是用來拒絕我的借口?又或者,你喜歡我,只是還忘不了喻可沁?我可以等,我可以等的!」

他雙手按住她的肩膀,好看的輪廓在她模糊的眼裏變得異常的模糊。

「我一直都把你當成妹妹,從未有過超過妹妹之間的感情。依依,我從來不知道你會喜歡我,但我們之間,只能做兄妹!」

他親眼看見她眼中的那抹光亮像是蠟燭熄滅一樣,漸漸變暗。

她笑了,向來嬌弱的她突然笑了,那笑容彷彿是在嘲笑自己,又彷彿是在譏諷這段單相思的感情。

玉依一直以為就算凌哥哥喜歡喻可沁,但對她,應該是有感情。畢竟相處了這麼長的時間,小的時候,他對自己那麼的呵護,那麼的關愛。

高中的時候,追他的人一大把,可他的眼裏就只有自己。難道這些感情,是自己誤解了?他的心裏就從來沒有過她的存在?

真好笑,她居然喜歡一個人喜歡了這麼久,而他的心裏對她卻沒有一絲感情。

「依依。」見她不停的在笑,他的心彷彿受到了重創,很難受。玉依在他的心中一樣重要,但這種重要,卻只存在於親人的重要。

「對不起,凌哥哥,讓你為難了。」她抽了抽鼻子,努力不讓自己的眼淚掉下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那白皙的面容在月光下,顯得蒼白。清秀的五官攏在一起,眼眶中瀰漫着慢慢的淚花,櫻桃般的小嘴輕輕咬着唇,他心頭一緊,將她抱入懷中。

「你永遠都會是我唯一的妹妹,永遠。」

她趴在他的懷裏,閉上眼睛,眼淚劃過嘴角,苦澀的味道,讓她攏了攏眉。

其實做他的妹妹又何嘗不是一件好事呢?至少這麼多年的付出在他的心裏也得到了一個很重要的位置,即使這個位置並不是她想要的。

但親人,也能夠拉近他們之間的關係。

想了想,突然覺得釋然了。這麼多年的單相思,也終於要結束了。她死心了,凌哥哥的心裏,也只會有喻可沁一個人。

不管現在,不管將來,即使以後喻可沁以後和別人結婚了,他的心裏,她的位置,都不可能是男女之情。

所以,又何必糾結於自己的這段單相思呢?

她擦了擦眼淚,雖然很痛,但她相信都會好的。抿了抿嘴,笑道:「凌哥哥,不管怎樣,只要你心裏有我就行了。我們不管是做兄妹還是朋友,只要我們這輩子都聯繫在一起,那就足夠了。」

喻可沁去機場接機,菲羅斯和他的團隊從上海過來。她提前在原來的酒店定好了房間,接到菲羅斯后直接去了酒店。

路上,喻可沁和菲羅斯講解自己這些天琢磨的主題和一些畫稿,路易斯看了看,表情嚴謹。

「可沁,我現在有一個提議你能接受嗎?」

「什麼提議?」

「我的工作行程提前了,還有一個星期我就要回國,你現在是我的徒弟,接下來我們也要創造屬於我們的作品,也即將是我退出藝術界的最後一部作品,所以我建議你還是和我一起去法國,這樣,我們之間的交流就會更加的融洽,合作起來也會比異國兩地要好一些。」

菲羅斯的話讓喻可沁整個人都愣在那裏,半天說不出話來。

這個消息不管對任何一個人來說,都是天大的好消息。她在中國成為菲羅斯的徒弟也能夠讓自己名聲大噪,在藝術界裏的地位冉冉升起。

但在法國,以菲羅斯的地位,她和菲羅斯去法國,無疑是一個大好的機會。如果他們的作品出示,並且展示在法國,流傳到中國。

那在全國各地,她就是所有人口中談論的出色新人。

未來她的每一幅畫,也會像菲羅斯那樣,在全國各地展覽,這是她從小到大的夢想,可是……

她抿住雙唇,「要去多久?」

「大概一年。」

一年……她的呼吸停滯了下來,一年的時間,足以讓很多事情都產生變化。

現在的一切,都會隨着她的離開而變化,歐陽呢……她垂下眸,雖然答應了歐陽給他一次機會,可好像自己不管怎麼努力,都無法動搖心中那個人存在的地位。

如果不去,就說明她自動放棄了這次成為菲羅斯的徒弟,還放棄了這次難得和菲羅斯共同創作作品的機會。

這個選擇……讓她陷入了無盡的沉思中。

菲羅斯說給她五天的考慮時間,五天後,他就要飛往法國。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