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挺屍的宇文擎宇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06:49
A+ A- 關燈 聽書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宇文擎宇心有餘悸的看著地上的深坑,這個女人好狠毒的心。

宇文擎宇心裡暗自慶幸,自己剛才的速度要是在慢那麼那一點點,這深坑就在他的身上了。

「月兒,你怎麼這麼狠?」

宇文擎宇邊說邊從自己的空間里拿衣服出來穿上。

「混蛋,你知道那靈泉水有多寶貴嗎?你居然敢下去。」林雲夕怒吼!

她就應該把他留在飛雲宮裡,死了更好!

「吼!」林雲夕的頭頂上,一隻長長的鋒利的觸角朝著她擊過來。

八級魔獸,他們三人連聯手對付,一定能將這魔獸給殺了。

林雲夕一雙明亮的眼睛,像寒星般璀璨奪目,閃爍著堅毅之色,那映入眼帘的鋒利的利爪,瞬間被她手中的玄羽神鞭纏住。

赫連邵筠神色一凜,令他那俊朗的臉龐上,多了一種剛硬如鐵的意味。

他手中執著一把紫色的長劍,迅速的飛身過去,手中的長劍宛若紫色的閃電,兇猛的斬向林雲夕控制住的觸鬚。

錚……

黑夜裡彈出一陣悅耳的聲音。

那金甲蟲的觸鬚瞬間落到,在微弱的月光之中,能看到一層淡淡的金色。

這時,穿好衣服的宇文擎宇,手中也執著長劍,三人一起圍攻金甲蟲魔獸。

頓時,漆黑如墨的森林裡,山林搖動,樹木倒塌,許多大樹被撞斷。

八階魔獸的速度非常快,亂葉紛飛,巨樹翻滾,山林里瞬間地動山搖,景象恐怖。

「噗!」宇文擎宇被金甲蟲的另一根觸鬚捲起來,在夜空里拋起一股漂亮的弧度,身子急速的飛了出去,一口血忍不住噴了出來,黑夜裡依然看得出他臉色蒼白難看。

宇文擎宇憤怒的抿了抿唇,他那漆黑的眸底,有著深不可測的幽光閃爍,一股寒意從心中瞬間泛起。

正想起身,在次攻擊過去。

頭頂上卻突然出現一個黑影。

龍燁天被這邊的銀光吸引,一看就是夕兒的玄羽神鞭。

他快速地飛身過來,看到她正被金甲蟲魔獸攻擊,他眼中射出的冷冽寒意,宛若刀鋒般逼人,目光掃過之處,彷彿有著令無數人頭落地的殺氣。

他手中瞬間出現蒼龍雲魄劍。

在釋放威壓的同時,他手中的劍極速刺入金甲蟲魔獸的後背。

林雲夕見狀,美眸里寒光閃閃。

玄羽神鞭快速地纏住了金甲魔獸的頭。

赫連邵筠快速地飛身,手中紫色的劍光瞬間刺入金甲蟲魔獸的頭。

三人聯手,配合的極好。

金甲蟲魔獸掙扎了幾下,漸漸的,身上一層淡淡的金光消失,瞬間失去了生命。

轟的一聲巨響,龐大的身子瞬間的倒在地上。

震動得這片樹林劇烈的顫抖,就像發生了大地震一樣。

龍燁天收回蒼龍銀魄劍,迅速的飛身到林雲夕的身邊。

本能的將她用在懷裡,聲音裡帶著急迫:「夕兒,沒事吧!」

林雲夕快速地點了點頭。

輕輕一笑說道:「燁,我沒事,你怎麼來?」

龍燁天掃了一眼金甲蟲魔獸,那犀利的眼神,如鋒利無比的刀鋒,令所有生靈,似乎都從內心深處生出一種莫名的恐懼,周身難以抑制的戰慄。

就連林雲夕,都感覺到了他心底莫名的冷意。

「夕兒,你來這裡幹什麼?還有,他們兩人怎麼會在這裡?」

龍燁天神情冷峻的眼眸掃了一眼宇文擎宇和赫連邵筠,目光閃動間,時刻流露出難以掩飾的威嚴。

「燁,這事說來話長,回去之後,我再慢慢與你說,你吃晚膳了嗎?」林雲夕語氣輕柔又溫暖。

想到自己聽到了那些話,她的心裡一陣陣抽痛!

龍燁天憤怒擔憂的心,瞬間被她最後一句關切的話給驅走。

「還沒有呢?我聽說你出城了,就跟著過來了。」龍燁天緊緊的擁著她,她真的變了,他很喜歡此刻的她,溫暖著他心底的最深處。

「那我們回去吧!」林雲夕拉著他的手。

這才轉身看著赫連邵筠。

只見他的眸色淡雅,就像他的性格一般,有著雲淡風輕的隨意,不執著,不刻意,流露著漫不經心的慵懶之意,靜靜的看著她。

林雲夕微微一笑,道:「君上,記得明天一早,把公文能送到南宮王府。」

「好!」赫連邵筠輕輕的點了點頭。

「雲川君上,我知道你還活著,明日一早,本君要看到公文。」林雲夕看著不遠處挺屍的宇文擎宇。

就這點修為,還想吞併五大陸,他和赫連邵筠同階,可赫連邵筠的修為,明顯是在他之上。

宇文擎宇瞬間從地上坐了起來,猛然的動作,讓他的胸口痛得撕心裂肺。

黑夜裡,他一雙深沉的黑眸一瞬不瞬的看著林雲夕。

薄唇里冰冷的吐出幾個字:「本君受傷了,你不打算給本君治?」

那理所當然的語氣,讓林雲夕心底瞬間騰升起一股強烈的怒火。

清冷的聲音直透宇文擎宇的耳膜:「我為什麼要給你治,我沒殺了你,你就該謝天謝地了。」

說完,林雲夕不解氣的憤怒的瞪了他一眼。

「燁,我們走。」林雲夕叫出銀雪,兩人飛身上去。

白影一閃,瞬間消失在兩人的面前。

赫連邵筠嘴角微微一抹苦澀的笑容。

隨即!

他看向不遠處的宇文擎宇,眼底閃過一絲嚴肅:「君上,要一起嗎?」

宇文擎宇快速地走到他身旁。

「這還用問嗎?」

宇文擎宇揉了揉胸口。

語氣中充滿了埋怨:「這女人,怎麼可以這樣就走掉,怎麼也得給一顆丹藥在走。」

赫連邵筠一聽,沒有說話。

按照月兒的話,她沒有把他給殺了,他就應該謝天謝地了。

那泉水他知道,很珍貴,能解百毒……

「夕兒,怎麼了?」龍燁天低頭看著懷裡的小女人。

一路上她安心的窩在自己的懷裡,也不說話。

林雲夕在他胸口上蹭了蹭,聽著他強有力的心跳,她心裡異常的安心。

「燁,沒什麼?只是有些累了。」她的手指,在他的胸口上畫圈圈。

那酥麻的感覺,讓龍燁天的胸口劇烈的跳動著。

他的大手,寵溺的撫摸著她的頭。

「夕兒,累了就睡一會,有我在,什麼都不用怕?」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