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淪陷你的溫柔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42:06
A+ A- 關燈 聽書

「如果我告訴你,我喝醉了,我根本就不知道她為什麼會出現在我的房間我的床上,我只知道有一個女人,我把那個女人當成是你,你會相信嗎?」

喻可沁整個身子都愣在那裏,獃獃地看着他。他的眼裏沒有一絲慌亂,堅定的像塊石頭一樣,解釋這些的時候那種從容那種堅毅,完全不像是在說謊。

那張完美的無可挑剔的臉,透著一絲冷峻,眉心微微蹙著,深邃的眸子裏帶着真摯的眼神。有那一瞬間,喻可沁信了!

可儘管是這樣,那又能怎樣?

事情已經發展到這種地步,他們之間,也走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現在的她,和歐陽軒在一起。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無論你信不信我,這就是真相。」他垂了垂眸,淡淡的張了張嘴,臉上閃過一道失落。

喻可沁心緊緊揪著,好像是被人用千斤重的石頭壓住了一樣,讓她完全喘不過氣來。

當凌朔說出這些話的時候,她那顆原本保持着堅定的心此刻又動搖了。此時的黃昏已經降落,那道昏黃的光照在兩人身上,就像是一道唯美的風景線,讓旁人都忍不住去拍照。

她咬着唇,努力的剋制自己那顆動搖的心,想直接離開,卻被凌朔緊緊的包住。他堂堂一個高高在上的總裁,可現在,卻不能失去一個女人。

喻可沁這個人,這個名字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經深入骨髓,讓他不可自拔。這個女人就如同罌粟一樣,一旦上癮,根本無法戒掉。

「從你離開的那天後,我就再沒有睡過好覺,腦子裏每天都是你的影子,怎麼都去不掉。我要靠着酒精來麻痹自己,這樣才不會去想你。可醒來的時候,那種思念卻如同猛獸一樣侵蝕着我的全身,可沁你知道嗎?我愛你,比任何人都深。」

這麼深情的告白,暗啞的聲音,像是無數個螞蟻襲進全身,喻可沁從未想過,掌管A市第一大商業集團的男人,那個不可一世,生來倨傲的男人,居然會對她說這種話。

可就是這種話,讓喻可沁整個心都淪陷了。她原本以為,自己可以度過這一關,自己可以忘掉這個曾經傷了她那麼多次的男人。可當他說出這番話的時候,喻可沁卻想放下現在所有的一切,義無反顧的和他在一起。

不知是因為景色的緣故,還是那番深情的告白讓她突然失去了該有的理智,抬起頭,望着他,好看的眉心緊緊蹙著。

那張沒有任何瑕疵的面容,清晰帥氣的五官,冷峻的稜角正在慢慢靠近。她獃獃地站在那裏,心好像和現在這片風景融合在一起,突然就想這樣深陷下去。

「可沁……」一個聲音在身後響起,語氣中,似乎還有那種深深的絕望。

喻可沁身體猛地一顫,下意識推開了凌朔,轉過身,看見歐陽軒拿着畫家正站在兩人中間的那道直線上看着他們。

她的心在那一刻,徹底的沉了下去。歐陽,她居然忘了歐陽,居然忘了自己現在是歐陽的女朋友!

歐陽看到剛剛那幅畫面,心裏一定很難受。她的心猛地一抽,從凌朔身邊走去,來帶他身邊,直直的看着她,眼裏全身一眼就能看見的內疚和難過。

他沉默了許久,氣氛就這樣一直維持着,最終,他還是淡淡的說道:「畫架給你帶來了,現在還要畫嗎?」

「不用了,歐陽,我想回去休息。」她淡淡垂眸,分明看出了歐陽軒眼中的失望和心痛。

「恩,好。」歐陽軒輕輕點頭,又是那麼自然的牽着她的手,離開了山頂。

離開山頂后,歐陽軒便將喻可沁送回了房,送回房間后,她一直沒有出去,歐陽也一直沒來找她。

喻可沁知道,歐陽一定是生氣了,回來的路上她想解釋,可每每準備開口的時候,她卻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解釋。解釋這一切只是湊巧嗎?解釋他們之間什麼都沒有嗎?

這些解釋她自己都不會信,更何況是歐陽軒。喻可沁乾脆放棄了吃晚飯,給歐陽的手機發了條短訊,說有些困了,便埋頭睡覺。

景德鎮的晚上看似安靜,卻給人一種十分清閑的感覺。

別墅二樓有一個巨大的露天陽台,少數人坐在外面看着景德鎮並不明顯的夜景。玉依吃完飯從房間出來透氣,來到露天陽台,深吸了口氣,瞬間覺得這裏的空氣比房間里的好太多。

她長在欄桿前,看着遠處黑漆漆一片,一陣清風襲來,她縮了縮身子。現在這個季節並不是很冷,但景德鎮卻處于山中,溫度自然要比A市要冷一些。

「披着吧,這樣就不會冷了。」季喻初把自己的外套脫下來,給玉依披上。

原本有些發冷的身體,突然多了一件衣服,確實不冷了。但給她披衣服的人,卻不是凌哥哥。

看到季喻初,玉依下意識的想要遠離,脫掉自己身上的那件外套,遞給她,「我現在不怎麼冷了,沒什麼事的話我先回房間了。」

「你究竟到躲我到什麼時候?」他皺起眉頭,實在不明白玉依為什麼要躲着他。難不成,她一直為了上次那件事情?

「你現在已經有了女朋友,你的女朋友現在也在這棟別墅里。季喻初,你到底是湊巧也來到這裏,還是故意跟着我?」

「我只是湊巧來到這裏,我並沒有什麼意思,只是不想我們之間的關係變得陌生。」他輕輕的抿了抿嘴,畢竟他們認識了這麼久,從小一起長大。

他不想因為那件事情,而導致玉依對自己產生了一種逃避,這並不是他所想要看到的。

玉依眼中的怒意淡了一些,美麗的臉上卻一直蹙著眉頭。

季喻初走到她的身邊,看着一望無際的夜空,突然嘆了口氣。這個嘆氣的聲音,讓玉依十分的驚訝。

在她眼裏季喻初一直都是個玩世不恭,整天只會泡妞,偶爾會管理一下他的公司。每天這樣圍繞着不同女人身邊,他怎麼會嘆氣呢?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