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老巫婆,你給我等著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03:29
A+ A- 關燈 聽書

「宮主,明日月如就讓京都里的人動手抓冥月,她破壞了我們很多的好事,就連赫連邵筠的腿都被她給治好了,她是第一個敢和飛雲宮做對的人。」

林雲夕看了一直說話的女子。

原來她的名字叫月如。

你個老巫婆,你給我等著,林雲夕眼眸幽深的眯了眯。

這女人在飛雲宮的地位應該不低。

「嗯!」那宮主殷紅的朱唇緩緩勾起,眼底閃爍著陰毒的光芒。

「如果沒有能力把冥月抓回來,南宮家不是她的家人嗎,她的三個哥哥或是父母,只要抓住了一個,就能抓到冥月了,別每次都無辜的去送命,本宮主也不能養了人去白白的送死。」宮主厲聲吼道!那漂亮的容顏上瞬間變得猙獰,凶相畢露。

那陰晴不變的情緒,讓人難以掌控。

必須有著強大心智的人,才能跟這種人相處。

「是,宮主。」月如也陰毒的笑了笑。

「月如到是忘記了,以前冥月沒有把柄,現在多了一個南宮家,到是方便我們行事,宇文擎宇夠狠毒,卻也不是我們的對手,除了冥月,便沒有人在敢和飛雲宮作對。」月如的嘴角勾起一抹邪惡的笑容,讓她本就不漂亮的容顏越發的猙獰可怕!

林雲夕鬱悶的嘟起紅唇,主意都打到她的家人上去了。

等著,我一會讓你們都爬不起來。

林雲夕袖下的粉拳,用力的握在一起。

「桑榆,玉婉,今夜你們二人值夜,給本宮主看好了那兩個男人,若是把那兩個男人放跑了,本宮主要了你們的命。」

宮主目光陰沉地吩咐道,犀利的眼眸分別在兩人身上劃過。

林雲夕能感覺到她冰冷如刀的目光。

這個女人好可怕,狂戾而好無人性可言。

「是,宮主。」林雲夕和她身旁的玉婉恭恭敬敬地回答道。

她可沒有忘記這張臉的主人叫桑榆。

林雲夕跟著一旁的玉婉轉身離開。

她身後傳來了陰沉的聲音。

「赫連邵筠的腿,醫好了本宮主也能讓他在坐回輪椅上,本宮主明日就廢了他。」

聽到這冷冽陰毒的聲音,就連林雲夕的身子都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

出了大殿,玉婉突然看著林雲夕說道:「桑榆,又到我們兩個人值夜了,你得了風寒,還沒有好,宮主都吩咐了,又不能和其他姐妹換一下。」玉婉有些擔憂地看著林雲夕。

林雲夕心底唱著高調,原來這女人得了風寒,真是天助她也,那麼她說話聲音沙啞,她的身份就不會讓人懷疑了。

林雲夕看了一眼玉婉,二十五六歲的樣子,長得清秀可人,可惜,卻跑到飛雲宮這種地方來,等待她們的隨時是死亡。

林雲夕壓低聲線說道:「玉婉,沒事,只是喉嚨還有些痛,可以值夜的。」

「那就好,不過你每次得風寒,就這喉嚨痛得厲害,你這體質真差。」玉婉有些揶揄地說道。

林雲夕笑了笑沒有說話。

腳步跟著她的步伐走。

這飛雲宮裡,守衛全部都是女人和魔獸。

奇怪了,還真的是只有女人。

「桑榆,今夜又是宮主的銷魂夜了,那個金王爺,長得可真俊,他一來飛雲宮,宮主就很開心,你說,咱們什麼時候才能出去找自己的夫君呀?」

林雲夕一聽,大眼忽閃忽閃的,心底劃過一抹震驚!

金王爺和宮主!

天啊?

還好這個女人不是燁的親生母親。

要不然燁肯定接受不了。

這天海宮一個字,亂,關係亂七八糟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就沒有正統的血脈。

不過到了燁這裡,純了,他們的兩個兒子,就是他和她的孩子。

「玉婉,這裡不是有兩個現成的嗎?」林雲夕對著她開玩笑地說道。

赫連邵筠和宇文擎宇,那可是氣質不凡的美男子。

一般的人很難見到的。

玉婉聞言,她開心的笑了,笑容里流露出一絲嬌羞之意,笑容將她的嘴角牽扯出兩個可愛的酒窩,一深一淺,使得她的笑容更顯狡黠。

「桑榆,你可真會說笑,那可是兩大陸的君上,怎麼會看得上我們?」

「是嗎?」

林雲夕發出一陣輕笑,笑聲不高,卻透出一抹難以察覺的自嘲意味,她那嫣紅的雙唇邊,還隱約浮現著一絲期待之情。

這兩個混蛋,不在自己的大陸里待著,偏偏要跑到這裡來送死。

隨著兩人聊天時間,兩人已經進入地牢里了。

林雲夕將一路的路線記了下來。

今晚她必須回去,要不然燁會急瘋的。

林雲夕猜的沒有錯,龍燁天一直在山脈里瘋狂的尋找著她。

龍燁天的速度非常快,黑沉的夜空下,只見他凜冽的身影一閃而過。

他的眼底充滿了濃濃的擔憂與后怕,薄唇緊緊的抿唇一條線,顯得狂戾而倨傲!

每每一尋到一絲林雲夕的氣息,他的眼底就會閃過一絲狂喜。

地牢里潮濕難聞,林雲夕和玉婉一進去,一股美味撲鼻而來。

林雲夕有些難受的用袖子掩著鼻子。

「咳咳……」

玉婉看了她一樣,眼底閃過一絲同情。

「桑榆,一會我看著,你到門口打會盹,地牢外面的氣流要好一點。」

「好!」林雲夕點了點頭。

笑容里隱含一股難以言說的悲涼,這個女人心地還有一絲善良。

越往裡走,霉味就越濃。

林雲夕仔細觀察了一下,這偌大的地牢里,就只關著赫連邵筠和宇文擎宇。

漸漸地出現了兩人的身影。

兩人在潮濕的地上坐著,閉眼調息,這二人中毒了,潰靈散。

靈氣盈虧,無法凝聚,沒有解藥,調息也沒有用。

林雲夕伸手,快速地在玉婉的脖子上劈了一下。

她只是把她打暈,醒過來之後,她能不能活下來,就看她的造化了。

林雲夕將她的身子扶到一旁坐好。

才走到牢房外。

「呵呵!」她輕輕一笑,笑聲宛若輕吟低唱般美妙。

她換回自己的真容,那眼角眉梢的笑意,在她那青春明媚的臉龐上,漸漸暈染開來,令她那無暇的絕俗容顏,彷彿枝頭繁華一般,瀰漫著芬芳,顯得靈動可人。

聽到這樣的笑聲,赫連邵筠猛然地睜開眼睛。

嘴角勾起一抹動人心魄的笑意。

「月兒,是你?」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