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玉依生日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42:30
A+ A- 關燈 聽書

距離學姐離開已經過了快要半個月,依舊沒有她的消息。她除了擔心之餘,偶爾還要去一趟學姐的家裡看看。

自從他們回去以後,她和歐陽軒基本都沒怎麼見面。偶爾會用手機聯繫,喻可沁知道,那次的事情,歐陽軒一定生氣了。

可這件事情,她卻又無法解釋。

喻可沁離開的第二天,凌朔便從景德鎮回來,季喻初他們也只好跟著回來,所有人都心事重重。

凌氏自從恢復正軌以後,每天都很忙。

讓季喻初奇怪的是,凌朔自從從景德鎮回來以後,基本上沒有再來酒吧。也不會買醉,正常的不像正常人,這一點,讓他和楚青很是擔心。

這天晚上,玉依把自己打扮的很漂亮,提前去了餐廳。

這家餐廳是新開的情侶主題餐廳,特地選在這個地方,是為了想好好的和凌哥哥享受回國后第一個生日的晚餐。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七點,凌朔準時出現在餐廳,可隨同而來的,還有季喻初。

她微微一愣,坐在原地呆了呆,原本洋溢著的笑容此刻僵硬了起來。

明明是兩個人的晚餐,現在怎麼變成了三個人?季喻初為什麼會來?玉依那顆抱著期望的心此刻跌入了谷底。

「依依。」凌朔穿著早上去公司的西裝,修長挺直的身子立在她的面前,清晰地輪廓上透著一絲俊朗,稜角分明的帥氣。

深邃的目光帶著淺淺笑意,他將手中的禮盒遞給她,「生日快樂。」

玉依雖然有些失望,但還是很高興,緊緊握著凌朔送給她的禮物,抬頭看了一眼季喻初,「凌哥哥怎麼和喻初過來了?」

「我想著你生日,人多應該比較熱鬧。再說,我們三個從小一起長大,你生日,當然少不了他。」

凌朔明顯還沒有發現他們之間的的異常,玉依和季喻初又默契的沒提起兩人之間的事情。

坐下后,服務員拿來菜單,季喻初也從口袋裡拿出一個禮盒,帶給玉依。

玉依本來不想要,但是因為凌哥哥在,她又不能表現的十分刻意。只是淡淡的喝了口水,說了句謝謝。

謝謝的話聽起來並沒有什麼,但季喻初卻聽出了另一番含義,他知道玉依並不想要這份禮物。但這份禮物,卻是她花了心思在國外找了很大一圈帶回來的。

在情侶酒店,三個人坐一桌,給這裡的氣氛增添了一絲說不出來的感覺。周圍全都是膩歪的情侶,一起共用燭光晚餐,玉依坐在那裡,笑容有些僵硬。

吃飯的過程中,玉依低著頭一言不發。

「依依,你今天怎麼了?」凌朔察覺到了她的不對勁,關心的問道。

「沒事。」她微微一笑,繼續埋頭吃飯。

季喻初知道玉依並不歡迎自己,吃到一般的時候去了趟洗手間,回來的時候說有事情先離開了。

凌朔自然是了解季喻初,等季喻初離開以後這才發現了兩人的不對勁,他沒說話,微微蹙著眉心正在沉思。

「凌哥哥,等會可不可以陪我去一趟海邊?」玉依問道。

「好。」他有些心不在焉的回答。

玉依抿了抿嘴,沒再說話。吃完飯,凌朔便帶著玉依去了海邊。車停在上面,兩個人一起去了海邊。

海邊的夜景總是最美的,前方遙不可及的地方一片燈火霓虹,耳邊是不斷的海浪聲,一陣晚風襲來,剛才在餐廳存留在臉上的熱度瞬間消散了不少。

玉依站在凌朔的旁邊,望著前方,想起他們小時候的事情。她記得凌哥哥是最怕水的人,因為小時候就在這個海邊沉溺了一次。

當時她和季喻初都不在,找到他的時候,聽說是被一個年紀相仿的小女孩救了。

那時候的她理解不了一個年紀相仿的小女孩是怎麼救起一個男孩,不過現在倒也理解,因為事後她像爺爺了解過,那個小女孩以前很小的時候就被家人弄去訓練。

基本很多小孩子都可以學的那個小女孩都會被她的父親逼著學,她應該同情,可偏偏相反,她卻很羨慕那個小女孩。

她抬起頭,風吹在臉頰上,凌亂的髮絲在空中飄逸,「凌哥哥,你現在還在想那個小女孩嗎?」

凌朔自然知道玉依問的是誰,記憶中的那個小女孩,只能看見模糊的背影。

雖然小時候的記憶很模糊,但唯獨小女孩救了他的事情他去記得很清楚。這麼多年他也試著去尋找這個女孩,但每次的結果都是失敗。

遇到喻可沁以後,他似乎就放棄了尋找的想法,時隔一年,他沒再叫人去調查當年小女孩的資料。

經過玉依這麼一提醒,那塵封在腦海里的記憶忽然之間就湧現了出來。看著一望無際的大海,淡淡道:「會。」

果然,依舊是會想起那個小女孩。

她很羨慕那個小女孩,因為至少在凌哥哥的心裡還會有那麼一塊位置給她留著,時刻惦記著。

那麼多年,從小時候第一次到凌家,見到凌朔。雖然那時候的記憶模糊,但心裡卻總有一個聲音告訴自己,凌朔,就是她這輩子認定的男人。

原本她也以為一切都會水到渠成,她和凌哥哥會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可……事實根本就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樣。

但心中的那抹期望,不斷的被抹滅又不斷的冉冉升起,以至於對凌哥哥的感情越發的加深,幾乎都到了不可自拔的時候。

現在站在他的旁邊,那種想要和他在一起的感覺越來越強烈,強烈的幾乎,讓她都失去了一直保持的理智。

「凌哥哥……」她輕輕喊道,似乎有什麼話要說。

凌朔微微側頭,「恩?」

海邊格外的冷,但這種冷卻又讓人變得更加的清醒。她很清楚,自己如果還保持著一絲理智,很有可能會錯過唯一的機會,

以後,她不能在保證能夠像現在一樣可以借著妹妹的名義,留在凌朔的身邊。

「我喜歡你,喜歡了很久,從小的時候就開始喜歡你到現在。凌哥哥,你是我唯一愛的男人,也是我拼盡全力去喜歡的男人。」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