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以後做給你吃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41:56
A+ A- 關燈 聽書

但那種襲進全身的溫暖,卻是讓她很舒服。

「你怎麼做給我吃?」

「你忘了我們的房間是套房嗎?裡面有廚房。」

喻可沁這才想起,他們的房間確實是是套房,開放式廚房,冰箱里的食物也很齊全。這個地方看起來偏僻,但別墅里的房間,卻是奢華大氣。

歐陽軒做了兩碗麵條,喻可沁坐在餐桌上聞了聞,和上次的味道一樣,很香。

她剛準備吃,歐陽軒輕聲提醒道:「有點燙,等會吃。」

喻可沁沒有理會他,喝了一口湯,滿意的笑道:「和上次味道一樣,歐陽,你下面的手藝是和誰學的?一個男人下的面怎麼可以這麼好吃呢?」

「你想吃以後我可以每天都做給你吃。」歐陽軒說道。

喻可沁愣了愣,沒再說話,低著頭繼續吃面。

大概下午一點左右,喻可沁和歐陽軒一起去周圍的景區逛了逛,兩個人一直逛到了下午三點多的時候,景德鎮的風景確實很不錯。

本來因為中午的事情導致她的心情變得極其鬱悶,但逛了幾個小時后,心裡的那片陰霾突然消散了。

歐陽軒推薦的這個地方果然是這個不錯的地方,適合散心也適合畫畫。如果在這裡待上四天,應該是個不錯的選擇。

可……

正在他們準備離開的時候,喻可沁突然看到黃昏即將降落的地方,有一座山,山上的風景好像比山下的風景更佳。

此時正式黃昏要降落的時候,如果這個時候能夠趕到山頂去的話,帶上畫架,將這幅景色畫入畫中豈不是更佳美妙?

想到這裡,喻可沁便心血來潮,想要帶上畫架去山頂畫畫。

她朝上山的入口看了看,發現很多人也都朝著那個地方走去,應該也是去關上日落風景。

喻可沁轉頭對歐陽說道:「你看山頂,山頂離我們並不是很遠,過去的時候日落應該已經完全浮現出來,這個時候把這種美景畫進畫裡面,你說好不好?」

「可以是可以,只是,你的畫架現在還在房間裡面。」

「那我們先回去拿吧。」喻可沁說道,那雙清澈的眸子里充滿了期待。

歐陽軒頓了頓,說道:「今天一天都沒怎麼休息,下午你又走了這麼長的時間。如果我們回去再去山頂的話,這樣會浪費你的體力,到時候體力沒了,哪裡還有心情去畫畫。」

笑了笑,心疼的摸了摸她的腦袋,說道:「你先去山頂上去,我現在回去給你拿畫架,拿到了以後我就過去。到時候你上了以後先休息一會兒,這樣也可以給你自己留點體力。」

喻可沁抿了抿嘴,歐陽軒的提議不錯,點點頭,「那行,我先過去。」

看著歐陽軒的背影走遠,喻可沁朝著山頂走去。這個山頂在她所處的位置並不是很高,因為她和歐陽逛了幾個小時準備回去的時候,來到酒店附近的一個半山腰邊。

他們所處的位置在半山腰,所以距離山頂並不是很遠,大概,需要半個小時的路程上去。

一路上,喻可沁都朝著嚮往的地方走去,雖然逛了一下午腿有點發酸無力,但一想到可以把這麼美的風景代入自己的畫中,她心裡就十分的欣喜和激動。

半個小時后,終於來到了山頂,山頂的人說多不多,說少不少。大部分的人都是因為這裡的風景來的,山頂這塊位置可以俯視前面所有的景色。

整個景德鎮都盡收眼底,臨近四點,天氣也逐漸開始暗淡下來,估計在半小時後日出就要出來。

她站在空地邊望著下面,呼吸著這邊的空氣,因為接近傍晚,所以半空中都是煙霧繚繞,像是站在雲端里望著天空的那種感覺。

正在她享受這邊的風景時,一個聲音突兀的出現在耳邊,喻可沁整個身子微微一震,猝然轉身。

「心情看來確實不錯。」

凌朔站在那裡,雙手插著褲兜,那一絲不苟的表情看著令人發寒,喻可沁愣了愣,看了看四周,「你怎麼會在這裡?」

「難道這塊地方是你家開的嗎?你在這裡我就不能在這?」

喻可沁垂了垂眸,如水霧般的眸子瞬間變得清冷起來,淡淡道:「沒,既然凌總喜歡在這裡欣賞風景,那我就不打擾了!」

說完,她正準備離開。

「喻可沁!你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女人?」他那原本淡定的臉此刻變得異常的冰冷,那深邃的眸子中帶著一絲不解。

他明明感覺喻可沁和自己在一起的時候,是愛自己的,可現在,卻又在這麼短的時間和另外一個男人在一起。

起初他還不相信季喻初的話,以為這只是季喻初胡亂猜測,將事情誇大其詞。

可當他真正看到喻可沁和歐陽軒出現在這裡,兩人看起來還那麼親密的時候,他相信了。他無法理解,以前她對自己的那些情意,難道都是做假的?

還是說,現在的女人都是善變的,喻可沁能夠在和他在一起的同時,愛上了歐陽軒?

黃昏漸漸降臨,山頂上,光線帶著一絲昏黃,喻可沁蹙起眉頭,面對凌朔一次又一次的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她真的不知道應該怎麼辦。

她一次又一次的告訴自己,忘記凌朔,忘記這個男人,忘記他曾經出現在自己的生命里。

可是每次在她堅定了自己的心時候,他又一次一次的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完全的毫無徵兆,完全沒有一絲預防。

「我就是你們眼中的那種女人,是他們口中報道的那種女人,也是季喻初心裡花花腸子的女人。不管如何,我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壞女人,既然我是這樣的一個女人,為什麼你還要不停的來打擾我的生活?為什麼不徹底的退出我的世界?」

「退出你的世界?你走進了我的世界,已經融入了我的世界,現在卻又要離開。告訴我,你心裡到底在想什麼?」

「呵呵。」她冷冷一笑,嘴角的那抹嘲諷看著格外的刺眼,「當你和齊欣冉在床上的時候,你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們之間就不會再有任何的聯繫了。凌朔,請你記住這一點!」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