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索命的惡魔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00:05
A+ A- 關燈 聽書

「君上,媛兒錯了,真的真的錯了。」金姝媛看著這樣恐怖的龍燁天,害怕得都快要暈倒了。

她現在只想快一點離開這恐怖的地方,永遠都不想在踏入天海宮裡。

龍燁天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嗜血的笑容。

他高貴的身影微微低了一些。

眼底呈現出了前所未有的冷光。

一字一頓清晰而嗜血地說道:「你知道剛才的那個女人是誰嗎?那是本君心尖上的女人,含在嘴裡怕化了,捧在手心裡怕摔了,就連本君對她都要小心翼翼的,你居然敢託大,讓她去見你,還而你這賤婢去說了那樣的話,她的做法,不是存心讓夕兒誤會本君嗎?」

龍燁天說話,靈氣一動,隔空一巴掌狠狠地甩在金姝媛的臉上。

「啊」金姝媛對著突如其來的疼痛痛得失聲尖叫。

口中一股濃濃的血腥味充斥著她的口腔,那吐出來的血液,瞬間咽回到肚子里去,讓她心底一陣噁心。

她驚恐萬狀的捂住自己被打的臉頰,目光驚恐的看著他。

她美麗的瞳孔里,映射出他冰冷高貴的身影。

她微仰著頭,一股鮮血還是從她的嘴角里流露出來。

滴落在冰冷光滑的大理石板上,點點滴滴的綻放出一朵朵血花。

一旁的洛臾,早已經被嚇得失魂落魄,呆若木雞的眼神,木然的看著被打的金姝媛。

她知道下一個就是她,她今日的舉動,讓她明白,她親手將自己送進了地獄。

龍燁天直起身子,冷冷地看著驚魂未定的金姝媛,嘴角邊的笑容越發溫情:「你知道嗎?她今日的態度,比往日溫柔,她的話,比往日要暖心,本君今日心情非常的好,卻出了你們兩個污點,簡直讓本君怒不可止!」龍燁天最後一句話冷的讓人不寒而慄!

金姝媛害怕得不斷的搖著頭,事情不是這樣的,和她預想中的完全不一樣。

她聲淚俱下的祈求道:「君上,媛兒知道錯了,以後再也不敢了,以後真的再也不敢了……」

金姝媛的聲音不斷的祈求這,漆黑的夜晚里,她的聲音中充滿了凄涼和驚恐。

這個男人太恐怖了,根本就是她招惹不起的。

可是,現在才知道,已經晚了。

可是,半年前的宴會上,他明明還問了自己的年齡,父王說,他很有可能想娶她的打算。

「還有以後……」龍燁天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卻讓金姝媛驚心不已!

側目,語氣是瞬間變得森然懾人:「你知道這怡和殿有多少冤魂嗎?死的都是你們這些自以為是的人,半年前的宴會上,你父親對本君下了葯,不就是想把你送到本君的床榻上嗎?」

金姝媛的心猛烈的一顫,不可置信的看著他。

半年前的宴會上,她和爹爹是這樣做了,可是,他不是沒有中毒嗎?

父王和她等了很久,他一直沒事。

原來,他中毒了,只是他一直在硬撐著,那樣烈的毒藥,他既然能撐到她們離開?

「你知道本君那天晚上多痛苦嗎?本君在冰水了坐了一夜,那種痛苦,如果萬蟻食心,第二天,本君身上的皮膚都泡爛了,今夜,本君就以牙還牙。」

龍燁天嗜血的聲音如夜下的索命的魔鬼。

龍燁天長臂輕輕一揮,金姝媛的身子如斷了線的風箏一樣,在空中拋起一個優美的弧度,又瞬間殘忍的落在地上。

「噗」金姝媛口吐鮮血。

全身痛的就像被巨石壓在身上一樣。

「啊!」洛臾驚慌失措的往地上睡去。

她從來沒有見過這樣恐怖的男人。

「啊……」金姝媛身體裡面突然發齣劇烈的疼痛,讓她忍不住尖銳的哀嚎。

男人無情的踐踏,讓她瞬間失去了半條命。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狼狽的身影在冰涼的地板上,痛苦的扭動著。

卻勾不起男人眼底的一絲同情。

金姝媛痛得全身顫抖,冰涼的地板讓她清醒了幾分,卻也讓她感覺到死亡的氣息越來越濃烈。

可即使是這樣,龍燁天依然不覺得解氣。

比起上一次她們父女對他做的事情,這樣的懲罰,不算什麼?

偌大的豪華的大殿里,蔓延著詭異和危險的氣息。

金姝媛眼顫抖著唇,用力的抬起頭看著不遠處的男子,男子全身上下發出一抹讓人從心底驚駭的寒意,高貴的身影站在原地,此刻在她眼中,就是來索命的魔鬼。

龍燁天唇角勾起一抹冷意,他快步走過去,一把抓起女人的頭髮。

女子臉上的汗水,打濕了她臉上的妝容,痛苦的神情讓她看起來猙獰不已。

男人身上強烈的陽剛之氣侵蝕著她的鼻翼,那股淡淡的龍延香隨著她的呼吸吸入心肺,更是令她痛到無法呼吸。

她的頭皮,痛得撕心裂肺,頭皮就像和頭脫落了一樣,她不敢掙扎,更不敢出聲。

龍燁天譏諷地開口:「就憑你這副鬼一樣的容貌,也想勾引本君,本君在中了葯的情況下,對你也沒能勾起一絲絲慾望,你今日到是又從容自信的跑過來找本君了。」

說著,龍燁天嫌惡的甩開她。

薄唇微微一扯,又淡淡地說道:「你今日若是不動本君的女人,你們父女二人的命,還會留幾天,可惜,你特意來找死,本君豈有不成全的道理。」

「不,不要!君上,求求你,我父王可是天海大陸的大功臣,君上能有今日,我父王可是有一半的功勞。」金姝媛不想死,搬出父親的功勞來,他應該會給幾分薄面吧?

「哈哈……」龍燁天冷笑,似乎是聽到了很好笑的笑話一般。

「你知道金王爺這個爵位是怎麼來的嗎?是本君特意賞給他的,要說大功臣,那也是本君特意送給他的,本君只是想讓他嘗一嘗從天堂掉到地獄,會是什麼樣的感覺,不是說,爬得越高,摔得越痛嗎?」他一字一句,冰冷得沒有一絲溫度。

那雙深邃的黑眸里,綻放出來的寒光,就像利刃一樣,一寸一寸凌遲著金姝媛的心。

看到這惡魔般的龍燁天,金姝媛下意識的忍不住開口祈求饒,「君上,饒了我吧,求求你。」她顫抖著的聲音里充滿了駭然和驚恐。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