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解除婚約(4)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36:09
A+ A- 關燈 聽書

傑森用複雜的目光看了她一眼,表情特別嚴肅,「你對歐陽到底是什麼感情?朋友?」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問題,喻可沁身體怔了怔,她臉色瞬間暗了下來,「為什麼突然問這個?」

「我需要知道你對歐陽到底是一種什麼情感?如果只是朋友,請你不要再傷害他。他一如既往的對你好,可你卻把這種好當成了理所當然。永無止境的去享受他對你的好,卻從來沒有顧及到他的心情。」

他注視的十分深沉,那藍色的瞳孔享受寶石一樣散發着光芒,目光卻陰沉不定。

喻可沁默然了一會,回答道:「我把歐陽當成很好的朋友。」

「很好的朋友?你不知道他喜歡你嗎?可你為什麼還要利用他對你的喜歡?」傑森有些生氣,帥氣的臉龐上透著一絲怒意。

「我沒有。」她抬着頭解釋,可這簡單的三個字,看起來似乎有些蒼白。

她沒有?她確實沒有利用歐陽的想法,可她總是在無意間,用自己預料不到的方式,利用了歐陽。利用他對自己的關心,在自己心情沉悶的時候,他成了自己傾述的對象。

面對危險的時候,他又是第一個衝上去。這難道,不是她在利用他嗎?雖然都是無心,可喻可沁也在責怪自己,這一切,都是她的問題。

她嘆了口氣,搖搖頭,有些自嘲,「有些東西我確實沒有做過,但有些事情也確實是因我而起,我不會為自己辯解,也不會逃脫責任。」

喻可沁的話讓傑森臉上的怒意消散了一些,他了解歐陽,歐陽是那種一味只會付出的人。和他相處這麼長時間,也知道他喜歡喻可沁,到了那種不可自拔的地步。

當他知道喻可沁和凌氏集團的凌朔扯上關係的時候,就勸過歐陽,可歐陽卻並沒有放棄,這一點很讓他這個當兄弟的苦惱。

可現在歐陽還在醫院,如果自己替他隱瞞不告訴喻可沁,是不是對他有些不公平?付出了這麼多,難道要將自己喜歡的人拱手讓人?

今天的新聞他也看到了,凌氏和齊氏解除婚約。這也證明,喻可沁和凌朔在一起的機會更大,這樣歐陽卻連最後的一絲機會都沒有。就連舊傷複發,都是自己在醫院獨自治療。

想到這,傑森就有些於心不忍。抿了抿嘴,目光堅定的看着喻可沁,說道:「歐陽住院了。」

砰!她手中的包掉在了地上,喻可沁先是呆愣了幾秒,隨即驚愕的抬起頭,「你說什麼?歐陽住院了?」

對於喻可沁的反應和表情,傑森表示很滿意。又恢復他那一臉高冷模樣,「他舊傷複發了,現在正在住院。」

「怎麼就舊傷複發了?」

「醫生讓他好好休養幾個月,上次不是為了來看你,就提前出來了。反正就是傷口又發炎了,現在正在治療。」

「在哪家醫院?」她急促的問道。

傑森告訴喻可沁地址后,喻可沁立刻朝着醫院趕去。到了醫院直奔病房,病房裏,歐陽軒修長挺直的身子正穿着病服站在床前,沒有焦距的望着前方。

她有一剎那的幻覺,歐陽軒的身子薄弱的身軀就像楓葉子一樣在他的眼前搖來晃去。而這些,全都是因她而起。

月光照在他的身上,稍微側過來的側臉輪廓就像精心雕刻的藝術品一樣,五官完美的無可挑剔,雖然陽光帥氣,可俊朗的外表又給人一種像柔美人的氣質。

修長的背影在月光的的照耀下,顯得十分落寂。就像飄散的樹葉,不只會被吹響何方。

她的心在那一剎那,猛地抽痛了一下。握緊手心,哽咽的喊了聲,「歐陽……」

聽到聲音,歐陽軒的身子輕輕晃動了一下,轉過身,見她站在門口,臉上寫滿了詫異,那失落的神情,也閃過一道驚喜。

「可沁,你怎麼在這?」

她走過去,咬着唇,來到他的面前。眼眶微微泛紅,「為什麼不告訴我你複發了?」

「我……」

喻可沁一把抱住他,眼淚一直往下滑落,邊抽泣邊搖頭,「歐陽,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希望你受到任何傷害,也不希望你什麼生氣都不告訴我。當我聽說傑森說你住院卻不告訴我的時候,你知道我的心情有多難受嗎?」

歐陽的雙手停在半空中,喻可沁突如其來的舉動讓他又驚又喜。可他卻不知道這雙手是該以同樣的方式抱住她,還是繼續停留在半空中。

他慢慢放下手,也抱住了她。她嬌小的身子貼在他的身體上,讓他情不自禁的有種衝動,好像讓時間在這一刻停止。

可畢竟大腦還是清醒的,他知道,喻可沁不屬於他。

就這樣,她抱着他抱了很久。歐陽軒再次住院,她害怕了,害怕歐陽軒會突然消失在她的眼前,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可現在,卻全然不知病房的門口,正有人用相機偷偷拍著這一幕。

抽泣了半天,喻可沁才抬起頭,擦掉眼淚,鼻子紅了一圈。她吸了吸鼻子,說道:「你以後有事不許再瞞着我了,我們是朋友,好朋友。你知道我都很擔心你的傷勢,你現在舊傷複發了,我卻被蒙在鼓裏,萬一你出了什麼事,你覺得我會過的好嗎?」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聽到好朋友這三個字歐陽軒原本明亮的眸子此刻又變得暗淡起來,但看喻可沁又這麼關心自己,想了想,心裏也有了安慰。

「你的傷現在怎麼了?怎麼突然又複發了?」喻可沁擔心的問道。

歐陽軒搖搖頭,「只是突然感染了,沒事的,你不用擔心。」

「那伯母他們知道這件事嗎?」喻可沁的聲音變低了些,上次孔慧茹打她的那一巴掌,是因為歐陽軒因為她受了傷。

現在傷口突然感染了,她更加難辭其咎。要是被伯母知道這件事情,恐怕現在……

歐陽軒明白喻可沁擔心什麼抿了抿嘴,眼底帶着一絲歉意,「他們不知道,上次的事情,可沁,對不起。」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