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落花無情(5)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37:17
A+ A- 關燈 聽書

將腦袋轉向窗外,看着天氣漸漸變暗,她的心好像突然被掏空一樣,難受極了。

回到家,她還要裝成正常人一樣去面對父母和爺爺。這樣的生活,真的好累。

像是正常人一樣,吃吃喝喝工作忙碌,這幾天,她比自己想像的還要輕鬆。幾乎沒有任何空閑的時間,有任何多餘的時間,都是和歐陽軒一起吃飯,看夜景。

這樣的生活充實,讓她沒有心情去想那些破壞心情的事情。

程嬌嬌這邊的案件,似乎已經敲定了。喻可沁期間出了一次庭,而宋勵飛的事情,凌朔似乎已經處理好了。在法庭見到宋勵飛的時候,他並沒有和自己打招呼。

見到她,欲言又止的樣子。喻可沁本想和宋勵飛說聲謝謝,但想了想,最終還是放棄了。

程嬌嬌看她的眼神依舊是恨之入骨的那種,恨不得立刻把她殺了。

黃立行告訴過自己,程嬌嬌曾經指證過齊欣冉,說是她指使程嬌嬌做出這些事情。可最後經過調查發現程嬌嬌並沒有實質性的證據,就連之前的那筆錢,都被齊欣冉說成了借貸。

最後不了了之,程嬌嬌被判刑,齊欣冉並沒有被牽扯其中。喻可沁有些失望,齊欣冉這個女人,不容小噓。今後她和凌朔不再有任何關係,可她們之間的仇怨,也算了嗎?

在程嬌嬌要被押送的時候,喻可沁特地和黃立行說了好話,讓她和程嬌嬌見一面。

依舊是那個警察局的審訊室,上次在這,程嬌嬌咬傷了她的臉。可並沒有如程嬌嬌意,因為她的臉在這段時間,已經完全好了。

皮膚如剝殼的雞蛋一樣光滑,程嬌嬌被人帶進審訊室,看到程嬌嬌,拳頭緊握。這段時間不見,她消瘦了許多。原本嬌美的面容此刻也成了弱不禁風的模樣,在這一瞬間,喻可沁突然不恨程嬌嬌了。

雖然她曾經做過那麼多傷害自己的事情,可當程嬌嬌已經被判了刑,她卻怎麼也恨不下來了。

喻可沁坐在那,目光平靜如水,沒有一絲的波瀾。程嬌嬌並沒有開口說話,一直盯着她,把她視為仇人。

「到現在,你還沒有想過誰對誰錯嗎?」她看着她,緩緩問道。

「誰對誰錯?」程嬌嬌冷冷地笑了笑,「我只知道是你害我入獄,是你讓我見不到我的女兒,是你毀了我,毀了我的人生!」

「不是我,是你自己。」她沉默了一會兒,說道:「你為什麼會走上這條路?完全是因為你心胸狹窄,過不了自己那一關,虛榮心高,可嬌嬌,以前的你,也有單純天真的時候。」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眸子暗了暗,繼續說道:「我們剛認識那會兒,你像個小孩子一樣,雖然很調皮。但你單純,你有真心對待過我,我知道。可後面,你越來越嫉妒,越來越虛榮。這才害了你自己,害了你一生。」

程嬌嬌身子抖了抖,目光也暗淡了下來。現在說什麼也無濟於事,這已經成了鐵板釘釘的事實,她的前夫,用證據讓她獲了刑。

失去了女兒,失去了一切……那曾經的種種,彷彿像放映電影一樣,在她的腦海里不斷的浮現。

喻可沁重重的嘆了口氣,目光輕輕的看她,「你知道,齊欣冉一直都在利用你嗎?」

「我知道。」她瞟了喻可沁一眼,笑道:「我不是傻子,我知道她在利用我,不過,那又怎樣?我給她利用,她給我好處。這個世界本來就是利益互補,我並沒有覺得不妥。」

「可這件事情是她指使你去做,你現在在這裏,她呢?她依舊過着大小姐的生活,每天養尊處優的生活在人人羨慕的豪宅里,可你呢?你即將面對的是一間狹窄的房間,沒有自由,每天昏暗的度過。」

「那又怎樣?」

「又怎樣?」喻可沁搖了搖頭,美眸微抬,「你一直被她蒙在鼓裏,一直被她利用,程嬌嬌,你到底是真傻還是假傻?」

「什麼意思?」程嬌嬌皺起了眉頭,表情凝重的看着她。

「你以為你的照片是我發出來的嗎?你以為你的照片是我發到每個雜誌社和媒體嗎?你以為,我認識雜誌社的主編或者擁有一大筆錢可以讓這個不起眼的人物和新聞像一線明星一樣,可以將這條新聞推到高處讓眾人矚目嗎?」

「不是你?」她那暗淡的目光突然嚴肅了起來。

「是齊欣冉,她叫喬晴雯從我這把照片偷去。也是齊欣冉私自將這些照片利用她的關係和媒體,將這些照片發在了網上。利用葉白,葉氏集團,來提高你的新聞。」她認真的看着程嬌嬌,繼續說道:「她這麼做,目的也只是借刀殺人,想讓你對我恨之入骨。再從中推波助瀾,導致你對我做了那些事情。」

程嬌嬌本就蠟黃的臉色突的一下變得煞白,身體猛地顫抖,嘴巴微張,「你胡說!」

「我胡說?」她笑了笑,「你難道到現在還不明白,這一切都是齊欣冉算計好的嗎?你自從出了這件事情,她有來看過你嗎?你的照片被齊欣冉拿去給你的時候,難道就沒有一絲懷疑,她會毫不保留的對你好?你被人賣了,還要替她數錢,程嬌嬌,難道你不覺得特別傻嗎?」

她獃獃的坐在那裏,臉色瞬間沒有一絲血色。再加上之前蠟黃的臉,現在顯得格外的凄慘,喻可沁心中忽然有些不忍。在這種時候讓程嬌嬌知道這些真相,對她真的好嗎?

審訊室里一直保持着沉默,周圍的溫度沒有空調卻在一點點的變低。不大的房間里,空氣也逐漸凝固了起來,程嬌嬌像是一具不會說話的軀殼,瞠目結舌的愣在那裏。

好一會兒,程嬌嬌才慢慢回過神。同時,也理清了所有的事情。仔細回想,喻可沁說的絲毫沒錯,在這種時候,她沒有必要騙自己,將仇恨轉移到別人的身上。

齊欣冉確實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女人,她心機深沉,自己被她利用,那也實屬正常。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