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我要見他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36:23
A+ A- 關燈 聽書

喻可沁這一夜都沒怎麼睡覺,爺爺和自己說的那些話一直徘徊在大腦里。凌老爺子要成全自己和凌朔,可凌氏的狀況……

翌日

退婚消息一出,凌氏上上下下都忙的不可開交。宋媛媛也是,雖然一直再給季喻初打電話,依舊是關機,要麼就是打通了沒人接。她不知道自己現在到底應該怎麼辦了。

要分手她做不到,第一次見到季喻初的時候,就對他一見鍾情。到最後他追她,說要她做他女朋友。宋媛媛幾乎是想都沒想,直接答應了。

喻可沁和宋媛媛約好了晚上一起吃飯,她本想去找凌朔,可又想起凌氏目前的狀況,一定特別忙。而現在他們倆都在風浪邊,也不好貿然過去。不然被那些記者媒體發現了,又要亂寫。

她約宋媛媛出來,不僅僅是為了了解她現在的心情,更要問問凌氏目前的狀況,是不是真如穆蘭枝所說的那樣。

因為她們今天要加班,所以宋媛媛比較晚下班。喻可沁開着車在樓下等著,一直等到了很晚,宋媛媛才從公司出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宋媛媛一臉被累癱的模樣,上了車整個人幾乎是癱了一樣躺在椅子上。她閉上眼睛,憔悴的面容看起來十分的蒼白。以往活潑的宋媛媛此刻已經像是被一朵被摧殘的花一樣,凌亂不堪。

「你累成這樣,要不我直接送你回家,再給你弄點吃的吧?」她心疼的看着宋媛媛,替她掠過夾在嘴角的頭髮。

宋媛媛搖搖頭,輕輕睜開眼皮,表情雖疲憊,但目光卻異常的堅定,「可沁,你可以帶我去季喻初常駐的地方嗎?」

「常駐?」

「你一定知道他經常待的地方,或者,或者你可以去問問總裁,說不定……」她微微張著嘴,神情有些恍惚。喻可沁的手握緊方向盤,她知道季喻初才常駐的地方在酒吧。

可就算她找到了季喻初,那又能怎樣?

季喻初不一樣還是喜歡玉依嗎?這個混蛋!她咬着唇,遲遲沒有回答。

「可沁……」她接近哀求的目光看着喻可沁,原本那雙會閃閃發光的大眼睛,此刻變得黯然無色。

喻可沁心裏猛然一抽,有些難受。但她還是隨了她的意,開車去了酒吧。上次在酒吧沒有遇到季喻初,這次她也不希望遇到。

車在道路上行駛的特別緩慢,她不知道自己在擔心什麼,總覺得有種心慌的感覺。

雖然這是一條漫長的道路,但終有到達目的地的那一刻。車停在了酒吧門口,喻可沁還沒下車,宋媛媛先下了車。抬頭看了一眼酒吧

的名字,問道:「喻初在這裏?」

喻可沁頓了一會兒,說道:「這是他常來的地方,但不知道現在會不會在。」

宋媛媛一聽說季喻初可能在裏面,一雙腳立刻向裏面大步邁去。

「媛媛……」

她趕緊把車門關上,跟了上去。

宋媛媛向酒保打聽到了季喻初所在的位置,去包間找他。可還沒到門口,就被人不小心撞了撞,摔倒在地上,腳猝不及防的崴了一下,痛的她當即就叫了一下。

楚青剛從洗手間回來,便看到一個女人趴在地上。而這個女人,不正是自己上次在大廈門口見到的那個嗎?宋媛媛的服裝在這間酒吧里顯得格格不入,完全就不是特意來酒吧喝酒。

看着模樣,似乎是在找人。

楚青趕緊過去扶她起來,問道:「你怎麼會在這裏?」

宋媛媛抬起頭,看了男人一眼,覺得眼熟。仔細回想,這才想起,這個男人不就是上次在公司門口遇到的那個嗎?」

她尷尬的笑了笑,「是你啊。」憔悴的面容,笑容僵硬的刻在臉上,顯得極其的蒼白。

酒吧里人潮擁擠,才這麼一會兒的時間,喻可沁已經見不到宋媛媛的身影。她着急的四處尋找,跑去吧枱問酒保,「季喻初今天在嗎?」

酒吧看了她一眼,還是上次那個女人。愣了一會兒,怎麼今天來找季少的人這麼多?他猶豫了一會兒,點點頭。

在?喻可沁心頭一顫,萬一季喻初現在正在和一群女人摟摟抱抱的喝酒,那媛媛豈不是看到了?

想到這,喻可沁更加心慌。趕緊朝包房裏跑去,還沒到門口,便看到宋媛媛趴在地上,正有一個男人伸手扶她。她趕緊跑過去,「媛媛,你怎麼樣了?」

宋媛媛剛才被人撞掉,摔在地上扭了腳。表情十分痛苦,手一直捂着腳,見到喻可沁,她抬頭緊緊抿著嘴,「可沁,我的腳扭了。」

「扭了?那就去醫院吧。」她趕緊將她扶起,這才注意到另外一隻手扶著宋媛媛的人,居然是楚青。

看到楚青,喻可沁有些詫異。但隨即又一想,楚青是凌朔的人,他在這裏,那凌朔豈不是也在?

「怎麼會是你?」楚青見到喻可沁眉頭就皺了起來,看了看宋媛媛又看了一眼喻可沁,這兩人居然是朋友。

宋媛媛臉上還帶着痛苦之色,看了看兩人,「你們認識啊?」

喻可沁沒有回答宋媛媛的話,將她扶起,「我送你去醫院。」

「我不去醫院。」她立刻甩開喻可沁的手,整個身子往後仰去。楚青眼疾手快,伸手攬住了她才沒導致她再次摔倒。

「我好不容易才來到這,我問你了酒吧的前台,他說了喻初在這裏。我不要去醫院,說什麼我都要見喻初!」宋媛媛泛紅著雙眼,強忍住扭傷的痛感。

「喻初?」一旁的楚青疑惑的看了宋媛媛一眼,問道:「你說的是季喻初?」

「你認識喻初?他在哪?」宋媛媛大喜過望,握住他的雙手。冰冷的幾膚觸碰到他的手,像一股電流襲進全身,讓他身體猛地一顫,現在已經是春天,天氣不像冬天那麼冷,為什麼宋媛媛的手居然冰的像是冰窖里的冰塊一樣,渾身散發這冷氣。

看她那緊張和高興的模樣,楚青心裏也猜了個大半。像季喻初那樣的花花腸子,想必面前這個女人,應該是季喻初其中一位『女朋友吧』。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