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第二個任務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40:23
A+ A- 關燈 聽書

馬車裡,林雲夕靠在車壁上想事情。

到了天海大陸,她也不見得就會有好日子過。

她這幾日,她一直在想姜婉婉那句半生坎坷,半生福澤。

剛開始聽到的時候,她不在意,現在回想起來,似乎有些不對勁。

她認識靈魄戒,當時時間在緊,她也沒有來得及問清楚,她為什麼會認識靈魄戒?

她知道,任何事情都應該去嘗試一下,因為你無法知道,什麼樣的事或者什麼樣的人將會改變你的一生。

人生最了不起的四種心境:痛而不言、笑而不語、迷而不失、驚而不亂。

她似乎,沒有沉定在任何一種心境里。

林子熠和林子辰在一旁聊剛才的事情。

林子辰只是點頭回應,而林子熠一直孜孜不倦的說著。

龍燁天就坐在她旁邊,看著她神情淡然而悠閑,一種雲淡風輕的飄逸氣質,在她那五官精緻、線條柔和的臉龐上,隱約閃現,令她倍顯嫵媚動人,風華絕代。

他微微挪動了一下身子,問道:「夕兒,在想什麼?」

林雲夕微微回頭看著他,微微一笑:「我在想,半生坎坷,半生福澤是什麼意思?」

龍燁天一聽,目光微微一怔,這是姜婉婉對夕兒說的話。

他伸出大手,輕輕握住她的手,久未說話的他,聲線略顯暗啞:「夕兒,人生的路,悲喜都是自己的,生活的苦,累與不累都得自己受,腳下的路,只有自己決定方向,你又何必在意那些話呢?」

林雲夕回頭,看著車頂上雕樑畫棟的圖案非常的精美!

她明白他的意思,求人不如求己,真正能夠解憂的,只有自己,不論順利也好,坎坷也罷,生活中所有的遭遇都只有自己接受,就看你選擇走什麼樣的路了?

可……做起來很難!

魄:「林雲夕,完成我給你的任務,你就會明白,半生坎坷,半生福澤,指的到底是什麼?緣分靠天安排,不管遇見了誰,都是一場美麗的意外!你的下一個任務,幫你二哥和姜夢影成為夫妻。」

林雲夕腦海里傳來魄的聲音,帶著幾分虛弱。

林雲夕微微驚訝!

他似乎很虛弱,聲音卻很爽朗。

林雲夕用意念和他交流。

林雲夕:「怎麼?現在連主人都不叫了?」

魄:「那是在那個世界里學的,不過我更喜歡叫你的名字。」

林雲夕:「我二哥的事情,我幫不了,那是世仇?」

魄:「那是你自己的事情,這是第二個任務,你完成以後,葯田自動升級半畝,精神力增加一階。」魄誘惑林雲夕,似乎把林雲夕吃得死死地。

林雲夕有些咬牙切齒:「那你給我一點指示。」

魄:「感恩,結緣。」魄說完之後,氣息全無。

林雲夕瞬間覺得天寒地凍。

感恩,結緣!

這四個字,何解?

恩在何處,緣要如何結?

只是,她再也感應不到魄的氣息,他就像不存在一樣。

林雲夕突然看著龍燁天問道:「燁,你知道南宮家和姜家的事情嗎?」

龍燁天緩緩搖頭,:「這是兩個世家的家事,一般不會記在歷史里。」

「也是。」林雲夕點了點頭。

回到天海大陸以後,她應該就能知道了,畢竟看著二老的神色,他們是知道事情的原委的。

林雲夕又問道:「還要多久才能回到天海大陸?」

「夕兒,在走三天,就到天海大陸了,現在已經進入天域城了,夕兒,你可還記得我跟你說話,你愛上我之時,就是我們成婚的時候,回去之後,我便準備娶你回天海宮。」這件事情,他一直記在心上。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林雲夕微微一笑,沒有回答他。

「辰兒,熠兒,你們先回空間里去。」林雲夕說完,一揮手,兄弟二人消失在原地。

林雲夕這才看向龍燁天,神色認真地說:「燁,回去之後,暫時不要公開辰兒和熠兒的身份。」

「為什麼?」龍燁天目光突然黯然失色。

「燁,沒什麼?只是在等一個月在告訴天下也不遲。」

林雲夕看著他,在心底說道,燁,你就從來沒有懷疑過自己的身世嗎?還是你不根本就不相信我的診斷?

一提到這個問題,龍燁天的身子猛然地一怔,那雙黑眸里,帶著幾分高深莫測。

他握住她的手緊了幾分,語氣中帶著幾分怒氣:「夕兒,為什麼還要等一個月?」

聽著他突然變冷的語氣,林雲夕的語氣也變得有幾分淡漠:「燁,就一個月,不能等嗎?」

如果當他時相信了她,今日,又何必這樣質問她,讓二人之間心生隔閡。

「夕兒,我不是這個意思。」龍燁天急急地辯解道,看著她漠然的神色,心底總是會發慌。

他在她面前,完全放下了屬於自己的高傲姿態,在世人眼中,他便是那十二月月的酷寒,清冷冰寒的叫人心生敬畏。

可在她面前,他不敢露出那樣的情緒,他怕嚇到她。

林雲夕看著他小心翼翼的神色,心底劃過一抹心疼。

這個男人,對她,一直都很寵愛,她從來沒有想過要去傷他的心。

可是她不經意之間的動作和話,還是會輕易的傷到他。

她輕輕靠在他的懷裡,龍燁天的手,不由自主的擁緊她。

「燁,孩子是你的,現在都已經相認了,在等一個月不遲,你不是說要成婚了,那就先準備婚禮吧?」

這件事情,過不了多久就會水落石出的,現在只要找到他母妃就回明白一切。

那天在山洞裡說的話,燁所有懷疑,只是他心底不願意去承認。

她想,一個月的時間,足夠了吧?

林雲夕的話,讓龍燁天心底所有的不快瞬間消失:「好,都依你!先成婚也好。」

「嗯,在這裡辦完之後,等回到玄天大陸在辦一次酒席,反正我君父和母后也很喜歡你,早就把你當成了女婿了。」

死也結契,活也夫妻。

她們二人,要麼相愛,要麼不愛。

可能相愛,為什麼又要孤家寡人的活著呢?

「那是,本君也是很優秀的。」他的聲音,很爽朗動聽。

聽著她心底陣陣蕩漾。

她仰頭看著他,溫柔一笑,聲音柔軟動聽:「我林雲夕看上的男人,要是不優秀,我能嫁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