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落花無情(4)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37:10
A+ A- 關燈 聽書

那些不堪的畫面就好像扎了根刺在她的心裏,怎麼拔都拔不掉。

只要突然想到這些畫面,那根刺就會猝不及防的猛地一刺。

當凌朔的車停在四季門口的時候,喻可沁的心在那一刻,微微蕩漾了一下。她並沒有停下來,而是精緻的朝着另一邊走去。

一道黑影籠罩下來,她驀地抬頭,看見凌朔站在那,攔住她的去路。

「凌先生,你找我有事嗎?」

「凌先生?」他蹙起眉頭,一夜未睡的他現在顯得很憔悴。

得知穆南歌告訴自己的消息,她努力讓自己不去想那件事情。畫畫是她的夢想,能夠和菲羅斯合作,這是多少人都求之不得的事情,她不能因為凌朔而影響自己的情緒。

可見到凌朔,原本平靜的心再次起了波瀾,那種令人窒息的痛,是她這輩子都不想嘗試的痛苦。

「昨天我喝醉了。」

「凌先生不需要和我解釋,你有沒有喝醉,都和我沒有任何的關係!」她抬起頭,如水霧般的眸子裏透著一絲堅毅。

凌朔的臉色變得陰沉,深沉的眸子淡淡的看着她,「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那是哪樣?我看見的那樣?我明明親眼所見,你為什麼還不承認?」她不明白,明明是自己親眼看到的事情,為什麼凌朔還要和她解釋?

她繼續輕嘲道:「堂堂凌氏集團的凌總,難道和一個女人上船都不敢承認嗎?況且,上船的對象不就是你剛剛單方面解除婚約的齊欣冉嗎?齊家還沒有宣佈解除,所以,你們現在應該還算是未婚夫妻的關係吧?你不用和我解釋,畢竟,我現在和你沒有任何的關係。」

他黑眸冷然,表情十分冷硬。

「換做其他女人,我不需要解釋。」

「那你就把我當成其他女人,我不想成為你的特殊。」她緊緊握住手,準備離開。

他知道喻可沁是真的生氣了,他不想看到她失望的眼神,更不想讓這個女人離開自己的視線範圍內。更害怕,她會從今天開始會消失在自己的面前。

此刻這邊的人比較多,來來往往的人都朝這邊看着,因為凌朔的長相和身高,在這個地方,顯得額最為出挑和養眼。

周圍大多數下班的人,都朝着這邊看來,臉上帶着花痴般的表情。

喻可沁不知道怎麼形容自己此時的心情,凌朔確實是那種高高在上的男人,身居高位,首屈一指,就算他和別的女人上船那又怎樣?

她既沒有和他門當戶對,也沒有實質性的關係。也根本就沒有資格去要求他不許和這個女人做這個,和那個女人做那個。

凌朔抓住了她的手,不讓她離開。

她頓了頓,觸摸到他的溫度,像是渾身的力氣被瞬間抽空了一樣,連之間都在顫動。可她依然毫不猶豫的甩開了凌朔的手,兩人就這樣僵持的站在那裏,就像昨晚,她嫌他臟,以同樣的姿勢甩開了他的手。

良久,指間彷彿還殘留這他的熱度,遲遲不散。

「可沁……」他第一次這樣喚她,聲音低沉而沙啞,像是一夜沒睡,雙眼通紅,瞳孔里溢滿了血絲,看着讓人心疼。

那聲音和表情,似乎像是要失去一件很重要的東西,正在極力的做出挽回。她的心突然從刺痛轉變成壓抑,就像一塊很重的石頭,突然壓了下來。

讓她幾乎快要喘不過氣,可心臟,卻依舊再痛。

她久久沒有開口說話,就這樣愣愣地站在那裏。他見狀,將她擁入懷中,緊緊的抱住。此時的她骨骼纖細,瘦的不盈一握。

在凌朔的懷裏,能夠感受到他的溫度正在一點點的變低。就連心跳,都幾乎聽不到聲音。喻可沁閉上眼,任由他這麼抱着,緊緊咬着唇,眼淚從眼角滑落下來。

在他懷裏的每一刻呼吸,都好像格外的沉重。

也不知道這樣了多久,凌朔那懸著的心終於漸漸放下的時候,喻可沁睜開眼,那抹清澈里,帶着一絲堅定。

推開凌朔,抬頭,冷眸看他,「從今往後,我們,再無瓜葛!」她一字一句,像是釘子一樣釘在了他的心臟上,刻不容緩,讓人絕望。

他從未見過她那麼堅定的目光,也從未見過她臉上那抹清冷,那麼的無情。這句話像是經過深思熟慮,不留一絲餘地。

她努力強忍住自己的情緒,害怕會被凌朔看出任何一絲端倪。之間緊緊扼住掌心,用刺痛的觸感來提醒自己,這次她一定不能回頭。

看這他那幽暗深邃的眸子裏的光澤正在慢慢的暗下去,她漸漸垂眸,身子往後退了幾步。

「可沁!」一個聲音,出現的恰到好處。又彷彿,在他們之間的感情中,橫插進來,猝不及防的給凌朔再添一箭。

她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轉過身,眼淚突然滑落下來。喻可沁正在用祈求的目光看着歐陽軒,歐陽軒瞬間明白了她的意思,輕輕的點頭,走過來,牽住她的手。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喻可沁就這樣,任由歐陽軒牽着自己,上了他的車,車緩緩離去。她臉色蒼白的坐在副駕駛,看着車鏡後面的他,依舊站在那,像一棵樹一樣落在那,黑色的身影看起來那麼落寞和失落。

她緊緊咬住唇,在心裏提醒著自己,「喻可沁,你們從此不再是一路人。他會成為你生命中的過客,不要再去想他。」

「我們去吃飯吧。」她像正常人一樣,對他微微一笑。剛才的事情,好像沒發生過一樣,在她的臉上沒有任何的痕迹。

歐陽軒知道喻可沁正在強顏歡笑,搖搖頭,「我送你回去,你昨天沒有睡覺。」

「可是我現在精神很好,你找我不是吃飯嗎?不如我們一起去吃飯,正好慶祝……」

「可沁!」他突然變得認真起來,少有的嚴肅,「聽話,你需要休息。」

他不希望喻可沁用身體來折磨自己,看着她那副憔悴卻還要裝作很堅強的樣子,很是心疼。

對歐陽軒突如其來的嚴肅,喻可沁愣了愣,抿了抿嘴,沒再說話。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