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落花無情(2)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36:56
A+ A- 關燈 聽書

歐陽軒找到了喻可沁,她的車停在路邊。歐陽軒來到車旁,喻可沁正坐獃獃地坐在主駕駛,目光獃滯,像是受了極大的打擊。

看著她那接近蒼白的臉,他的心猛地一顫,打開車門,「可沁!」

見到了歐陽軒像是見到了依靠一樣,她現在的身體就像一座快要傾倒的山,需要一個依靠。歐陽軒一來,她那滿腹的情緒化成眼淚直接奔瀉而出。

趴在歐陽軒的身上哭了起來,她只知道現在的情緒需要發泄。喻可沁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只知道情緒逐漸好轉起來。抬起頭,歐陽軒正用擔心的目光看著自己。

她擦了擦眼淚,「對不起,又讓你擔心了。」

雖然這已經是不止一次他在歐陽軒面前哭,但身為朋友,她不希望歐陽軒一直為她擔心下去。

「到底怎麼了?他傷害你了?」歐陽軒表情變得嚴肅起來,但眼神依舊是藏著擔心。

喻可沁知道歐陽軒說的他是誰,頓了頓,微微一笑,「歐陽,我以後再也不會那麼傻了。」

歐陽軒先是愣了愣,隨後點點頭,抱住她,「我一直都在,不會再有人傷害你了。」

寂靜的夜,如潭水一樣平靜,沒有一絲波瀾。

而另一處,凌朔此時已經穿好了衣服,準備離開。齊欣冉衣衫不整,大半塊幾膚露在外面,頭髮凌亂。

「你現在要走?」

「不然?」他沒有回頭,眸子幽深而陰冷。

齊欣冉頓了頓,嗓子有些哽咽,「你對我做的這些,難道就這樣算了?」

凌朔的身子怔了怔,想起喻可沁離開時看他的眼神,從未這麼冷漠和失望。他心一下子陷入了谷底,像是掉入了無盡的深淵一樣。

凌朔站在那裡,情緒很複雜。他看著齊欣冉幾乎大半個幾膚都露了出來,而且某些地方……

他只知道自己清醒的時候,沒有衣服。一件衣服都沒有,看到喻可沁的時候,也只是下意識的拿了一件浴巾圍上。

難道自己真的對齊欣冉做了一些他不記得事情?床上凌亂不堪的模樣,讓凌朔十分頭疼。

他突然想到了什麼,驀地抬眸,「你怎麼會在這裡?」

齊欣冉的身子抖了抖,有片刻的慌亂,隨即想到了什麼又平靜過來,「我本來是想來找你說退婚的事情,誰知道你喝醉了,還把我……把我當成……」

說完,齊欣冉哭了起來。就算以前的她再怎麼雷厲風行,蠻橫不講理,但現在的她,柔和燈光下,裸著半邊身體,嬌美的面容上透著一絲難過。

任哪個男人看見了,都會是一副我見猶憐的模樣。凌朔雖然對齊欣冉並沒有任何感情,但此刻,分明是自己的錯,難道也要對她這麼冷淡無情嗎?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雖然,他不會對齊欣冉負責。

「你想要什麼補償?」他說出這句話,連自己都愣了一下。齊欣冉堂堂齊家的大小姐,要什麼有什麼。她需要什麼補償?

他原本以為齊欣冉會拿這件事情來要挾自己不離婚,可結果卻令人意外。

齊欣冉先是頓了頓身子,隨後臉色變得暗淡下來。沒了以往的那副驕橫,突然像具弱不禁風的身子,晃了晃,「這件事情不怪你,怪我,我不該來找你。這件事情,就這樣算了吧。你走吧,就當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凌朔身體怔了怔,像她投去了疑惑的目光,今天的齊欣冉,為何和以前不一樣?

難道是因為自己做的那些事情?

他低下頭沉思,突然看到地下安然的躺著一張房卡。眸子暗了暗,什麼也沒說,轉身離開。

離開放間經過酒吧,剛才的VIP包房,楚青坐在裡面,一個人喝著悶酒。他巡視了周圍,問道:「喻初去哪了?」

「一個叫宋媛媛的人來找他,後來暈倒了,喻初送她去醫院了。」他將杯中的最後一杯酒灌進肚子里,又給自己倒了一杯。

「宋媛媛?」他臉色極黑的看著楚青,問道:「為什麼要告訴她我在房間?」喻可沁為什麼偏偏這麼湊巧來到了房間,喻可沁站在那的時候,還掉落了一張房卡。

這個房間是凌朔的房間,酒吧他有股份。所以這邊的人專門為凌朔準備了一間VIP高級房間,房卡有兩張,一張放在酒吧,另一張,在楚青的身上。

所以他看到地上的那張房卡,無疑,是楚青給喻可沁的。

楚青見他臉色極黑,放下酒杯,起身,「她問我你在哪,我就把房卡給她了。」

砰!

凌朔的一拳頭砸在了楚青的臉上,猝不及防的,楚青被打趴在沙發上,嘴角立刻溢出一抹血絲。他愣了愣,並沒有反抗。

反倒是一副非常認真的模樣,繼續起身,目光直直的盯著凌朔,緩緩說道:「我只是,在做維護凌家的事情。如果你繼續和喻可沁在一起,只會和凌家和凌氏帶來巨大的傷害。」

這一點,凌朔當然知道。可他,不在乎。他知道楚青是一心一意為凌家著想,這番用意,並沒什麼不對。他收回了拳頭,轉身離開了包廂。

楚青站在那,擦了擦嘴角的血絲,這是凌朔第一次打他。他從未見過凌朔會為一個女人這麼衝動,剛才那模樣,像是失去了理智般。

他望著門口,沉下眸子,喃喃道:「那個喻可沁,在你心裡究竟有多重要?」

喻可沁一晚上都沒有回去,和歐陽軒在海邊吹著風聊著天。心裡那種悶悶的,沉沉的感覺似乎被晚風吹向了海邊,隨著波浪傳送到了另一邊。

早上,日出剛剛露出半邊,整片紅色映在半空中,美麗極了。

喻可沁坐在車裡看著遠處的日出,感覺心情比昨晚要好一些,但心裡卻還是有些難受。只要一想到昨晚那件事情,她的心裡就好像被無數只螞蟻侵襲一般。

「喝點咖啡吧。」歐陽軒買來咖啡,遞給她一杯。

喻可沁結果咖啡打開喝了一口,熱騰騰的咖啡,參雜這一絲苦澀的味道,她抿了抿嘴,精神確實好了一些。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