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她想要的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45:06
A+ A- 關燈 聽書

「調查?」凌朔聞言嗤笑一聲,揚起好看的鳳眸戲謔的看著她,聲音魅惑的響起:「身為丈夫,我不能陪伴在心愛的嬌妻身邊,想要知道她一舉一動,只能費盡心思的如此。

你不感動,反而生氣了嗎?難道,你是怕我查出什麼見不得光的事情?」

身為丈夫……

她被這句話氣的面色一紅,看著那過分好看的面容,揚起笑意就像是地獄的撒旦一樣,但是她卻沒了欣賞的心情。

他怎麼好意思說出這樣的話?有哪個丈夫會結婚兩個月才現身的?

她捏了捏拳頭,唇齒開合,生硬的稱呼他,冷冷的說道:「凌先生,既然你已經調查了,那我做沒做見不得光的事情,難道你不知道嗎?」

男人順了順眉角,桀驁凌厲的看向她,聲音微微冷沉,顯得分外嚴肅。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要和我解釋清楚?」

「沒什麼好解釋的,一切都憑凌先生說了算!」她收斂怒氣,清清冷冷的看著他,心裡一遍遍的告誡自己。她是利益的附屬品,這場婚姻的犧牲者,沒有資格和凌朔爭執。而且他要是真的在意這件事,也不會等到現在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卻沒想到他突然用力一拉,而她猝不及防的跌入他的懷中,兩個人滾在了寬敞的真皮沙發上。

她的臉貼在他的黑色襯衫上,能感受到薄薄衣料下那滾燙的肌*膚還有鏗鏘有力的心跳,一聲聲的跳躍在耳膜里,像是打鼓一般。她臉兀的紅了起來,連忙雙手撐在他的身側就要起身,卻不想男人的大手毫無徵兆的落在她的細腰上,阻止她的動作。

「怎麼,兩個月都不想你老公嗎,還是早已經把我忘了?」

「就不想和我做點有意思的事情嗎?」

他薄唇輕挑,不正經的話泄了出來,明明是在耍流氓,但是看到他淺笑的時候她竟然瞪圓了眼睛,一瞬不瞬的看著他,生怕錯過任何一個細節。

他真的很好看,像是魔鬼一樣!

她看的實在是太入神了,以至於凌朔有了別的動作都不知道,直到他的手不規矩的滑進了衣服,冰涼的觸感讓她猛地一個機靈。

她連忙扣住他的手,驚詫的問道:「你幹什麼?」

「我們是夫妻,總會走到這一步的。」他淡淡的說道,不費吹灰之力就推開了她的手,開始往裡面深入。

她神經緊繃,嚇得想要坐起身來,但是男人的速度更快一步,猛地將她拉回來,毫不憐惜的扔在了沙發上。

這一次,她在下,他在上!

他蠻力的擠入她的雙腿之間,裙子已經被撂到了大腿根,裡面的底褲更是若隱若現,那放大的不安更是佔據她的內心,讓她不禁氣惱的羞紅了臉。

她雙手被他擒住,想要擋一擋都做不到。

最後她咬緊牙齒冷喝:「你也知道我們是夫妻,領結婚證的時候你都不出現,你現在憑什麼和我說這些?凌朔,你這樣對我算什麼男人?」

「算不算男人等會你就知道了!」男人冷笑一聲,看著她氣急敗壞的樣子,眼底閃過嘲諷的顏色。

他騰出一隻手捏住了她光滑圓潤的下巴,左右看了看,像是打量一個物品一樣。

「雖然我們結婚了,但是不要把自己太當回事。你是你爸送給我的禮物,我要了是給你面子。」

說完,男人霸道狂熱的吻像狂風暴雨一樣襲來,她感覺自己就是大海上孤獨的一葉扁舟,她左右沉浮,好幾次差點喪命,但是沒人可以救她!

今夜,註定難熬!

翌日清晨,陽光透過落地窗照射進來,跳躍在那疲憊的小臉上。

她剛剛恢復了意識,疼痛就像是鋪天蓋地的潮水一般涌了上來,疼的她倒吸了一口涼氣。她忍不住想到了昨晚的瘋狂,那個男人像是完成任務一樣在自己身上馳騁,她疼的死去活來,不斷地求饒,可是凌朔沒有停下,反而越來越快,將她拋上雲端也將她狠狠地拉入地獄。

她記得那個男人攀附耳邊,濕潤不堪的磁性嗓音念著她的名字:

「你的演技很好,這不正是你想要的嗎?」

她想要的?

他以為自己想要嫁給他嗎?要不是她爸求她,她才不會來到這個水深火熱的地方。

她不敢告訴自己的朋友,她嫁給了誰?她看到他的花邊消息,也不能承認自己的身份!、

她明明什麼錯都沒有,憑什麼收到他的處罰?

她委屈的紅了眼,灼灼的盯著天花板,心裡一遍遍的告訴自己。

不哭!現在要是哭了以後可怎麼辦?眼淚向來留給弱者,她已經強大了!

可是,即便這麼安慰自己,可是……胸口那裡還是疼的厲害。

她渾身難受,去衛生間洗漱都有些困難,不得不請一天假。

到了早上九點鐘的時候,凌老爺子會準時給自己打電話,會關心她在別墅住的習不習慣。今天早上也不例外,九點鐘一到,老爺子的電話就打了進來。

「爺爺……」她剛剛喊了一聲就被老爺子興奮的打斷。

「小沁啊,你昨晚見到凌朔那小子了吧?這小子對你怎麼樣啊?」老爺子關切的問道,實際上他是想問兩人晚上有沒有發生*點什麼,好讓他對孫子有一個盼頭啊!

喻可沁微微一愣,疑惑的問道:「爺爺,你怎麼知道凌朔回來了。」

凌朔消失這兩個月,給自己的理由是外出工作。

老爺子嘿嘿一笑,說道:「昨晚那小子風塵僕僕的回來了,我立刻把他打發到你那去了,新婚丈夫回來不找自己老婆,找我這個老頭子幹什麼。

他是不是吵著你休息了,我聽你這聲音好像沒什麼精神啊!」

她愣住。

突然很想笑。

難怪昨晚他會回來,原來是被老爺子趕過來的,難怪心情那麼不好,敢情是完成老爺子的任務啊!昨晚和自己上*床也是例行公事吧?難怪昨晚根本沒提照片的事情,那對於他來說根本無關緊要!

她苦澀的抿抿唇,壓制住自己難過的情愫,說道:「沒有,我們都挺好的,讓爺爺擔心了。」

「那就好那就好!你告訴凌朔,中午一起回來吃個飯,我就不打電話給他了。」老爺子不容拒絕的掛斷電話,讓喻可沁為難的看著手機。

她不知道凌朔的號碼,怎麼通知他?

難道……要去他公司找他嗎?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