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誤會加深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57:59
A+ A- 關燈 聽書

宋媛媛也不敢繼續追問下去,事情的發展好像越來越嚴重了。

下了班,她站在大廈門口,手裡揣著手機。有些事情,總是要解決清楚的。

她開車到了學長家附近,給他打了個電話告訴自己在樓下。很快,宋勵飛從小區里出來,見到喻可沁,一臉欣喜。

「可沁!」他大步走來,雙手拉住她的手。

喻可沁往後退走一步,注視著他:「學長,我們已經回不去了。」

「什麼叫回不去?我們可以從頭再來的可沁。如果你是因為那個凌朔,可以,我不在乎你有沒有結婚,我可以等你,等你離婚。我可以東山再起,可沁,你不要離開我!」宋勵飛滿臉痛苦,緊張的抓住她的手不鬆開。

她張了張嘴,見他如此憔悴不堪,一句話到了嘴邊又咽了下去。

如果她現在拒絕,把話說的那麼絕的話。憑學長這個樣子,他一定很難再振作起來。現在又是風浪尖上,她如果也放棄了,那學長一定會崩潰。

她不能這麼做,還有佳佳。如果他一直這麼頹廢下去,那佳佳怎麼辦?她不能選擇在他最低谷的時候離開他,不行。

「可沁?」宋勵飛布滿血絲的黑色瞳孔里,滿懷期待的看著她。

喻可沁深深吸了口氣,緩緩道:「學長,那件事情就當沒發生過吧。我還是會和以前一樣支持你,但是學長,以後你不要再說這些話了。」

聽她還會像往常一樣支持他,宋勵飛沒想別的,頹廢的面容瞬間變得開心起來,一把抱住她,高興地說道:「我就知道,可沁你不會離開我的。」

「學長你鬆開,學長……」

「真是看了一出好戲。」戲謔的聲音從身後想起,讓喻可沁不禁打了個寒顫,用力推開宋勵飛。

轉過身,凌朔正站在樹下,冷漠的看著他們。

「凌朔……」她呆了呆,一臉的愕然,

「沒想到,我會在這吧?」他冷冷一笑,一臉瞭然的看著她。

喻可沁垂下眼,她沒有想到凌朔會突然出現在這裡。想必剛才的那一幕,他也正好看見了吧?解釋嗎?可他那如冰山一樣的表情,解釋有用嗎啊?

不解釋?讓他這麼誤會下去,讓他誤會她和學長兩個人,真的有間情?

好像怎麼做,都不對。罷了,他好像根本就不在意自己有沒有和別的男人在一起,畢竟,一個星期,他幾乎都沒來找過自己。

「是沒想到。」她輕輕抬起眼皮,背對著宋勵飛:「學長,你先回去吧。」

「可沁,我不回去。」宋勵飛死死地瞪著凌朔,他的出現無疑對他來說,是最好的機會。索性就讓凌朔誤會他和可沁之間有事,這樣的話,他就能不費吹灰之力贏得這場感情。

「學長,你回去吧,我不想再說第三遍。」她閉上眼睛,語氣冷漠。第一次接觸到這般冷漠的喻可沁,宋勵飛皺了皺眉,但還是聽話的離開。

偌大的樹下,站著兩個人。他修長的身影挺直的站在那裡,黑色的影子斜斜地映在路燈下,沉默的望著她。

她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徑直的從他身邊走過。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沒有解釋?」他斜睨了她一眼,壓低了聲音。

她緩緩停住腳步,神色黯然,但卻故作瀟洒,笑道:「解釋有用嗎?既然你都已經站在這裡了,想必是看到了。既然你眼見為實,那我還需要解釋嗎?」

「喻可沁,我真沒想到,你是這種女人。」他語氣了充滿了失望,一臉深沉的凝視著她。

喻可沁心裡一陣絞痛,緊緊握住拳頭。抬起頭,冷笑道:「你一開始不就認為我是這種女人嗎?既然這種形象在你心裡生了根,我又何必解釋?」

「很好。」他輕描淡寫的一笑,步法略沉的走到她面前,用諷刺的眼光低頭看她,唇角輕輕揚起:「不要讓你虛偽的面孔出現在我面前,我不想看到你!」

一句話,澆滅了她所有的僥倖。她還能僥倖,以為他會相信她。可是現在,好像說什麼都沒用了。

喻可沁垂著腦袋,眼圈微微泛紅,心裡難受的快要窒息。

看著那個修長的背影一點點的從她視線里消失,模糊的眼眶漸漸模糊了視線。她自嘲地笑了笑,原來自己,居然天真的以為,在上海發生的那些,都是真的。

可笑,真是可笑至極!

酒吧

五顏六色的射燈照射在酒吧的各個角落,喧鬧嘈雜的聲音充斥著酒吧的味道。

宋勵飛坐在酒吧的卡坐上,叫了滿滿一桌酒。他獨自一人買醉,不到一會兒的功夫,就已經喝完了半打。

想起自己好不容易才當上了公司的副CEO,可是居然短短几年,就遇到這樣的事情。公司毫無徵兆的被人搶走生意,還高價收購。

他怎麼也想不出,到底是招惹誰了,這麼針對性的破壞,明顯是有人故意操作。想著辛苦經營的公司突然沒了,他氣打不一處來!

伸手拿著一瓶啤酒,仰頭就灌。直到喝完了一打,他癱在沙發上,沉迷在醉酒中。

忽然,他好像看到了些什麼。腦袋一下子清醒了起來,猛地從沙發上坐直身子。幾米之外,坐著兩個男人。

兩個男人身邊圍擁著不少的美女佳人,只見凌朔一隻手挽著一個女人的纖細腰肢,另一隻手,握著酒杯靠在沙發上,靜靜享受。

他冷哼一聲,這個凌朔果然不是個好東西。他要把這些告訴可沁,好讓她知道凌朔的真面目。

剛準備拿出自己的手機拍照,目光突然瞟到另外一個男人身上,停滯下來。

這個男人,不正是收購他公司的集團的總裁季喻初嗎?上周還出現在報紙封面,今天倒是見到本人了。

突然,他想到了什麼,整個人憤怒了起來。這個凌朔和季喻初是認識的,那也就是說,他的公司突然變成這樣,是凌朔找人做的?

簡直欺人太甚!重重的將酒瓶擱在桌上,兩隻拳頭緊緊握住,咬牙切齒地瞪著燈光的另一邊。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