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挑釁?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58:46
A+ A- 關燈 聽書

玉依怔怔地坐在那裏,許久,臉色才稍微緩和下來。但是心裏,卻是有絲喜悅。

生病了?她放下筷子,喝了一口果汁。

偌大的房間里,喻可沁躺在按摩椅上看著書。落地窗外,雨水淅淅瀝瀝,下了兩天了,還不停。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看了一眼時間,六點多了。

她合上書,沒了興趣。突然感覺有些累了,想回床睡覺。王姨收拾完東西提前下班回去了,她剛準備倒杯水上來,門鈴卻響了。

這個點,會是誰?如果是凌朔,他自己沒鑰匙嗎?

走到門前,透過門眼看外面,她身子微微一頓,玉依?她怎麼會來?

喻可沁站在門前猶豫了一番,最終還是開了門。

「可沁姐。」見到喻可沁,她立刻露出甜美的笑容,笑道:「我聽說你生病了,來看看你。」

「進來吧。」她抿嘴一笑,挪了身子讓她進來。

玉依進來后,很自然的找了雙鞋子換下。她換下謝后,一臉的欣喜:「這雙拖鞋居然還留在這裏,以前我來過凌哥哥的家穿過。現在有些小了,不過穿着倒是聽舒服的。」

「恩。」她輕輕點頭,走到冰箱面前,背對着她問道:「要喝點什麼嗎?」

「隨便什麼都可以。」

喻可沁給她拿了瓶果汁,玉依表面上說話客客氣氣的,好像似無心,但她聽在心裏,卻是有些刺耳。

「你身體有沒有好一些?」玉依關心地問道。

「現在已經沒事了,就是淋了些雨感冒了。」她坐下來,與她四目相對。

「那凌哥哥怎麼沒有留在家裏陪你?」玉依手握著果汁瓶,故意裝作不知情,問道。

喻可沁眉頭微微揚起,笑道:「這幾天公司不是很忙嗎?可能忙着工作吧。再說,我也不需要人照顧,現在狀態不錯。」

「是嗎?」她淺笑着擰開蓋子仰頭喝了口果汁,暗暗心驚。喻可沁從容不迫的姿態,好像並不是在說話。不得不開始佩服,她的演技。

她旁若無人的起身四處觀賞的看了看,感慨地說:「這裏好像沒什麼變化,可沁姐,你和凌哥哥的婚房就是住的他以前的舊房子嗎?」

她轉過身,目光直視地看着她。喻可沁垂下眼,她不知玉依今天來到別墅的寓意。但憑女人的直覺,她一定不是過來看她的。

還未等她回答,她走到旋轉的樓梯間口,笑銀銀道:我可以上去觀賞一下你們的房間嗎?」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喻可沁微微一愣,還沒等她開口,玉依腳已經踏上了樓梯。她只好跟着上去,心裏卻是來了疑惑。

玉依首先進的是凌朔的房間,裏面乾淨整齊,空氣中還透著一絲芳香。她看了看,問道:「你們,是住在這個房間?」

喻可沁頓了頓,點點頭。

「凌哥哥一向都很愛乾淨,想必房間是你收拾的吧?」說完,她猝不及防打開衣櫃,看見裏面男人衣服整齊的擺放在那裏,卻神色一驚,轉頭道:「怎麼全都是凌哥哥的衣服?」

喻可沁淡然的笑了笑,似乎已經揣摩到了她的心思,不以為意的回答著:「你也知道他愛乾淨,還有潔癖。不喜歡女人的衣服和他放在一塊,所以我就單獨找了個房間放我的用品。」

「是這樣嗎?」她神色里稍微有一絲失落,但卻不放棄,繼續問道:「可沁姐,你們的相處模式一直這麼奇怪嗎?」

她笑看了她一眼,巧舌如簧的說:「其實我和他的相處模式也不算奇怪,畢竟除了我們的衣服和生活用品都是分開放的,其他還好。你也知道,有時候夫妻倆經常吵架,我和他偶爾也會有點小矛盾。所以,有的時候我都會睡我的那個房間。但是每次他回來,都會像小孩子一樣進我的房間,摟着我睡。所以平時的吵架,也是這樣和好的。」

看她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詮釋着他們平常的生活,玉依有些半信半疑。但大部分,心裏好像被什麼東西扎的生疼。

她彷彿還是有些不甘心,笑着問道:「我可以去你的房間看看嗎?」

「可以。」她毫不顧慮的點點頭,帶着她來到自己的房間。這個房間的格局看上去比凌哥哥的房間要寬敞許多。

而且生活的痕迹也比較多,更引人注目的是,房間里的床沿邊,放着凌朔的外套。

她愣了愣,黑色的外套出現在她的眼裏,格外的刺眼。原本是想過來證實一下他們並不是爺爺口中的那麼恩愛,再加上幾次凌哥哥對她的態度,她一度猜疑他們可能感情不太好。

可是今天過來看到這些,無疑像是一把刀,狠狠地刺中她的心臟,血流不止。

喻可沁挺著身子默默的看了她一眼,目光自然也垂落到床沿邊上放着的西裝。她倒是忘了收拾,一定是昨天凌朔送她回來的時候,不小心脫下來放在這裏。

玉依轉過身,面對着她。表情雖帶着笑容,但她能看得出來裏面的酸澀。

「可沁姐,我看完了。真羨慕你和凌哥哥,我們先下去吧。」

「好。」

剛下樓走到客廳,門突兀的一開,凌朔回來了。

今天怎麼難得的回來了?還是這麼早?喻可沁不動神色的低下眼,站在一旁。

「凌哥哥,你回來了。」看見凌朔,玉依眼裏立刻充滿了喜悅。

凌朔有些意外,沒想到會在家裏看見玉依。他走進來,瞟了一眼喻可沁,問道:「依依,你怎麼來了?」

「我不是聽你說可沁姐病了嗎?就有些不放心,過來看看。」她上前挽着他的手,開心的解釋。

喻可沁看到這一幕,心底冷冷一笑,果然,玉依對凌朔是喜歡的。但這麼大費周章的在她面前表演,難不成是把她當做勁敵了?

太把她當回事了吧?不過也是,畢竟她現在才是正室,和凌朔有着白紙黑字的結婚證。

不過,之前對玉依的好印象,也在這一刻,煙消雲散。

凌朔特意抬頭看了喻可沁一眼,發現她正低着頭玩弄著指甲,眉頭一皺。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