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被困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58:13
A+ A- 關燈 聽書

現在天氣這麼冷,她今晚要是留在這裏,一定會生病。在陌生的場合還沒有燈光的地方過夜,對她來說是一種折磨。

思想來去,好像,就只有一個人可以依靠了。可是這麼晚了,會不會打擾人家?正猶豫的時候,手不自覺的按了一下屏幕,直接撥了出去。

她嚇得剛想掛掉電話,對面意外的接了電話。

「可沁?怎麼了?這麼晚打電話?」

「你還沒睡嗎?」她抿了抿嘴。

「剛下飛機,還沒睡。」

「那個……那你現在可不可以來御河廣場一趟?」

她的聲音有些沙啞,讓歐陽軒心中一緊,緊張地問道:「御河廣場?你怎麼了?聲音聽起來不對勁。」

「恩,我被困在這裏出不去了,你能不能過來幫我一下?」

「具體哪個位置?我現在過去!」

她邊準備說着地址邊起身,卻因為腳麻的緣故,身體踉蹌了一下,突然被什麼東西絆了一下,手機掉在地上黑了屏,電話也被掛斷了。

一陣沉寂,死一般的沉寂,靜謐的只聽見自己的呼吸聲。

她頓了頓,彎著腰趴着在黑暗中摸索自己的手機,但摸索了半天,依舊沒摸到手機的蹤影。正準備放棄尋找的時候,突然感覺手邊有什麼東西,下意識伸了過去,毛茸茸的,好像,還會動!

「啊!」她嚇得收回手,大叫了一聲。只聽到吱吱兩聲,那東西不知道跑到哪裏去了。

不自覺的將身子縮到一起,害怕的將頭埋進兩腿間。

第一次,她感覺到黑夜裏的恐懼。面對陌生的環境,一片漆黑,連道微光她都看不見。伸手不見五指,只能聽見自己的呼吸聲。

喻可沁雙手緊緊掐住手心,害怕的發抖。無助的時候,第一個想到的人是凌朔。可為什麼,他卻毫不在意。卻連自己的電話,都是在別人女人身邊接的。

她居然愛上了這樣的男人,愛上了一個根本不會瞧上她一眼的女人。在上海對自己柔情,也只不過是想省點心,讓她順着他罷了。

她蹲在那裏不知道過了多久,只知道手腳冰冷,沒有風,身體卻寒冰徹骨。入冬的季節,哈口氣都能成霧氣。

眼淚早已乾枯在眼角,她側着腦袋閉着眼睛。無盡地等待,等待天亮。她不敢再去找手機,害怕會摸到那團毛茸茸的活物,她怕自己會嚇暈。

漫長的等待,不知不覺,靠着膝蓋上,睡著了。

朦朦朧朧,天亮了。卷長的睫毛像蝴蝶的羽翼一樣輕輕顫抖著,睜開眼睛,房間里終於有了絲微光,光線是從門縫裏透出來的。

她心頭一喜,想起身去找手機。但不知為何,腦袋卻產生一種眩暈感,差點摔倒。最終,費了好大的力找到了手機,開了機。

幾百條的來電提醒,都是歐陽軒打來的。

還沒回過神,電話來了,是歐陽軒。該不會,找了自己一整個晚上吧?

「喂。」喻可沁輕輕扯著嗓子,比昨晚聽到的更加沙啞。歐陽軒焦急問道:「沒事吧?怎麼關機了?我打了一個晚上,也在御河廣場找了一個晚上都沒找到你,還以為你出了什麼事情!」

聽到他找了自己一個晚上,冰涼的心多了一絲溫暖。她感動的落下眼淚,咬了咬發白的嘴唇:「昨晚手機摔了,這裏停電了,我找不到手機。」

「現在在哪?」

「在御河廣場旁邊的一個展覽室里,三樓,服裝間。」

「等我!」他掛掉電話,往展覽室里趕去。

靠在椅子上坐着,現在已經是早上八點五十,不過一會兒,公司的人該過來了吧?

大概十分鐘后,門開了。歐陽軒帶着這棟樓的管理人員開了門,門口還站着她們公司的人。

「怎麼回事?怎麼會有人困在這裏?」幾個同事驚訝的在一旁低聲議論著。

「這不是那個上了咱們公司論壇的喻可沁嗎?是她啊,被困在這裏,還真是活該啊!」

「見人自有天收,這不,破壞別人家庭到處鈎引人遭到報應了吧?」

得到的不是同情,而是一陣論罵。她心涼到了骨底,從椅子上起來,獃獃地看着歐陽軒。這一刻,她突然好像趴在他的肩膀上哭。為什麼,她強大的心突然變得這麼脆弱了?

「還好吧?」歐陽軒皺着眉頭,緊張的問道。

「還好。」她低着頭,凌亂的髮絲纏在嘴邊,有些狼狽。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見她這樣,歐陽軒的心好像被什麼東西扯了一樣,很疼。毫無顧慮的將她抱起,走出服裝間。

她的身體冰冷的徹骨,讓他的身體不禁跟着顫了一下。剛走出門外,議論紛紛的聲音又從旁邊傳進耳朵里。

「這男的是誰啊?好帥啊!」

「看來這女人鈎引人還真是有一套,這麼帥的帥哥都被勾搭上了,真是……」

「說夠了沒有?」一向溫和的歐陽軒,此時眉間充斥着怒意,冷漠的盯着說話的人。

那幾個女人一間他凌厲的氣勢,一下子低下頭不敢吭聲。周圍一下子安靜了起來,宋媛媛突然從樓下跑上來,見到喻可沁,趕緊衝過來。

「可沁,你怎麼在這裏?我早上給你打了幾個電話,你都關機了,也沒來公司!」她關心的問道,看到旁邊的歐陽軒,又看了看這邊的狀況,不解的問道:「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她被困在這裏困了一晚上。」歐陽軒替她回答著,陰沉着一張臉抱着喻可沁離開。

宋媛媛微張著嘴巴驚呆在原地,可沁居然在這裏被困了一個晚上?難怪今天早上總裁突然給自己打電話,問喻可沁昨天去哪了。她告訴她昨天上午來到會展現場后,就一直沒見到她。

她開始有些自責,昨天不該急着回去,導致忘了可沁。

喻可沁有些疲憊,腦袋沉重的導致呼吸也變得難受起來。歐陽軒的胸膛彷彿暖爐一般,讓人靠着很溫暖。

她就這樣任由他抱着離開,只想靜靜的閉上眼睛,不想見到外界,也不想見到陽光。

歐陽軒抱着喻可沁離開了展覽室,出了大門將車門打開,輕輕地將她放在座位上。遠處,凌朔剛從車裏下來,看到這一幕,眼底閃過一道陰霾。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