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被困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58:06
A+ A- 關燈 聽書

宋勵飛拿著酒瓶一步一步踉蹌,搖擺不定的晃悠著。搖搖晃晃從電梯里走出,突然撞到一個柔軟的身子上,他迷糊的抬起頭,是一個女人。

「你怎麼喝成這個樣子?」程嬌嬌皺起眉頭,難怪剛才打電話打半天都沒人聽。

「你怎麼來了?」他不屑的掃了她一眼,恍惚的從口袋裡掏出鑰匙。

程嬌嬌上去扶他,一臉心疼:「我要上不來,都不知道你會變成什麼樣子。」說著,搶過他手中的鑰匙開了門。

「你管我變成什麼樣子,去和你的小情人那,跑到我這裡來幹嘛?」他渾身酒氣,將她推開,走進客廳。

「宋勵飛,我難得來找你,你說話能好聽一點嗎?」她生氣的大步進來,氣勢洶洶的瞪著他。

「哼。」他冷哼一聲,將酒瓶放在桌上。自個四仰八叉的躺在沙發上,不去搭理她。

見他這番模樣,她更是生氣了,使勁的跺了跺腳,刻薄的說道:「怎麼著,你那個可沁不找你了?跟她那有錢的老公跑了?」

「你能不能安靜點?」宋勵飛不耐煩的說。

「你!」她上前一步,沖鼻子瞪眼的瞪著他。但又聞到那些酒味,皺起眉頭。今天本來是想看看女兒,順便看下他過的如何。誰知居然成了酒鬼,但畢竟多年的夫妻,她對宋勵飛還是有感情的。

想到這,程嬌嬌冷哼一聲,放下包。過去幫他脫掉外套,想讓他睡得更舒服一些。

「你想幹嘛?」他朦朧的睜開眼,不悅的看著她。

「還能幹嘛?你要打算這樣睡覺嗎?雖然我們離婚了,但是我總不能看著你不管吧?」她白了他一眼,低頭幫他脫著衣服。

彷彿又看到了幾年前她對自己柔情的模樣,那時的她就像個乖巧的小女人一樣,天天黏在他的身邊。

可如今……

「不用你幫。」宋勵飛甩開她的手,翻了個身背對著她。

「你!」她一臉驚訝的坐在那,五官瞬間扭曲了起來。生氣的咬著唇,剛準備發脾氣,可又想到他是吃軟不吃硬。

隨即又拉下臉,裝作委屈的樣子,哭道:「我只是想幫幫你,就算我做錯什麼,你也不應該對我這麼胸。以前不管怎麼樣,你都不會對我發脾氣的。可是現在……」她吸了吸鼻子,抽泣道。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果然,宋勵飛是吃軟不吃硬。聽她這麼一說,心又軟了。他動了動,從沙發上起來。見她紅著眼眶,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

嬌艷的一張臉,因為淚水掛在臉上的原因,更顯得嬌嬌欲滴。他喉嚨一緊,抿了抿乾澀的嘴唇。

程嬌嬌是在了解不過他了,見他這樣,心裡得逞的笑了笑,主動湊上自己的紅唇。

宋勵飛先是身體一僵,感覺一股電流襲進身體里,血液瞬間炸開了。加上喝了酒的原因,他更是欲勢囂張,將她整個人抱緊壓了下去。

一聲嬌魅的呻銀更是讓他心頭一顫,迫不及待的欲勢前進。

別墅里,房間里黑漆漆一片。喻可沁蹲在地毯上靠著床角。身子蜷縮到一起,側著頭,抱著膝蓋。

第二天早上還是如常的去上了公司,宋媛媛見她狀態不好,詢問她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

她搖搖頭,後天會展要開始了。今天公司肯定特別忙,正好讓她沒有時間去想這些事情。

上午,宣傳部那邊說會場人手緊張,將整個公關部的人都調了過去,包括喻可沁。

來到現場,到處都是人,兵荒馬亂的,一個個忙的焦頭爛額。場內場外,要布置的東西很多。喻可沁被調去了攝影棚後面的服裝間,今天會展展覽有幾個模特會帶著公司的產品做宣傳,所以衣服和產品都要搭配的天衣無縫。

她站在服裝間,看見來回穿梭的人,嘆了口氣。

這麼重要的工作交給她?萬一出了錯怎麼辦?她心裡有些抱怨,但還是照做。將要展覽的作品顏色還有整體根據形象來搭配衣服,總共有二十多件作品,她需要搭配二十多件。

前後忙到下午五點,才搭配到十五件左右。這個,明天早上還需要審核。簡直是要命,喻可沁乾脆拿著工作人員帶來的盒飯直接進了服裝間邊吃便工作。

可能服裝間是會場里最隱蔽的一個房間,外面的動靜她一概不知。忙著暈頭轉向,最後體力實在不止的時候,終於全都搭配好了。

不得不說,這些衣服都是頂尖的時裝設計師設計的。凌氏還真是大手筆,管這些展覽模特穿的衣服,隨隨便便一件,都是十幾萬以上。

每個還需要貼上表現和說明,忙到最後,她終於可以舒展一下身子,放鬆下。看了看時間,居然已經凌晨一點了!

天吶,這麼晚了!她在原地呆了呆,趕緊拿著包準備出去。可是,門卻在外面被鎖了。敲了敲門,半天沒人應。

人都走了?沒人管她?居然還把門鎖上了!正在她準備彎腰找手機的時候,服裝間里的燈突然關了。

摸索著終於從包里翻出手機,掏出手機想給宋媛媛打電話。撥打過去,關機!

她拿著手機發了會呆,給凌朔打?可是,他會接嗎?但不知為什麼,在她最需要幫助的時候,很想凌朔出現在她面前。

想了想,最終還是撥了過去。

接了!

「喂,凌朔……」

「哎呀,凌少,接什麼電話嘛。你好久都沒來找我了,我們喝酒嘛,別打什麼電話了。」電話那邊傳來嬌滴滴的聲音。

喻可沁身體一震,心裡的希望一點點的被澆滅。他在尋歡作樂?多麼可笑的諷刺啊!

「什麼事?」

「沒事。」她笑著掛斷了電話,眼淚如珠子般大小的流了下來。

夜靜的可怕,彷彿在無敵的深淵一般,讓人的心冰涼徹骨。

這邊的凌朔,聽到她掛了電話。生氣的將手機往地上一扔,英俊的面孔瞬間變成了憤怒。

「哎呀,凌少,怎麼了嘛?」

「滾!」

那女人驚訝的往後挪了挪,見他可怕的神情,最終還是一聲不吭的離開了房間。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