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彷徨無助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58:31
A+ A- 關燈 聽書

已經感冒了,還在乎淋不淋雨?難不成再拉著臉回去和他道歉嗎?那她還不如就冒著雨離開。可是,能去哪呢?

先找個酒店休息吧。

淋著雨在雨中奔跑,來到小區門口,攔了半天的計程車都車停。為什麼一到下雨天,計程車就不做生意?

她苦笑的搖搖頭,擋雨的手也放了下來。腳步緩慢的朝著另一邊的人行道上走著,來來往往的人都時不時往她這邊看著。

「好累啊。」她拖著腳步沉重的走著,突然覺得人生無望。為什麼這麼多事情,都會發生在她的身上?難不成她生下來,就是得別人不待見嗎?

「喻可沁,你真是有一個好父親。」她仰著天空,就這樣獃獃地望著。雨水滴答在她的眼睛上,鼻子上,嘴巴上,瞬間讓她整個人都清涼了許多。

凌朔開著車從小區里出來,喻正非說她已經離開,雖然表現的很和氣,但他還是能看到他未消的怒意。

開著車尋找著喻可沁的身影,雨刮器不斷的在擋風玻璃上搖擺著。車子來回行駛了大概十來分鐘,終於,在一處人行道上,看到淋雨的她。

他眉頭一緊,心臟好像被什麼東西拉扯著一般,有些難受。

將車停在路邊,從車裡拿出一把黑傘打開。加上一身黑色,幾乎都要和黑夜融合在一起,彷彿看到不身影。

他一把拉住喻可沁,將傘撐了過去。喻可沁木然的轉過身,輕輕抬頭,凌朔冷酷的臉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她漠然的注視著他好幾秒,面無表情道:「也是過來看我笑話的?」

「喻可沁!」他怒目而視,俊朗不凡的面容上透著一絲擔憂。但她沒看見,黑夜中,她只能瞧見他那雙黑色深沉的眸子。

她忽然傻傻地笑了,搖搖頭,淚水順勢而下,和雨水融為一體,早已分不清。

「跟我回去!」

「不必!」她甩開他的手,濕漉漉的頭髮緊貼在臉頰上,再加上黑色傘的遮擋,他看不清她的臉,看不清她的表情。

「我不需要你的同情,即使這不是同情,你的所有,我都不需要!」

「你就要這樣折磨你自己?」他冷漠地盯著她,眼裡說不出的複雜情緒。

喻可沁低下頭,清澈的雙眸里沒有一絲的波瀾起伏。只是淡淡道:「不是我在折磨自己,是你們,是你們在折磨我。」

她不想過這樣的日子,不想她的人生一輩子都要被囚禁。她多麼羨慕那些自由的,可以隨心所欲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喜歡可以喜歡的人。

而她呢?根本就沒有選擇,而喜歡凌朔,都是互相捆綁在一起,產生的日久深情。可笑啊,多麼可笑的諷刺。儘管她喜歡他,可他,卻當自己是玩物。

「你走吧,不要管我。」她拖著疲憊的身體轉扭頭就走,凌朔也不顧三七二十一,直接丟掉傘,直接將她整個人抱起:「容不得你做決定!」

他將她塞進車裡,又回到主駕駛。丟給她一條毛巾,將車開走。喻可沁坐在車內,臉色蒼白。

「放我出去。」她不想看見他,看見他就會想起在上海的那些日子。她不願想起,這些甜蜜都是騙人的!

凌朔沒有理她,從鏡子里掃了她一眼,將車行駛的速度加快,不到半個小時,車到了別墅。

他下車后打開車門,直接將她抱起。期間她有掙扎過,但卻沒用。

英俊冷漠的臉色沒有絲毫的表情,他抱著她來到房間,將她丟在床上,冷冷道:「需要我給你洗澡嗎?」

喻可沁咬著唇死死地瞪著他,別過頭:「你出去!」

「不洗?」他高大的身軀站在床邊,漠然的注視著她。額頭上打濕的頭髮滴出水來,滴落在地板上,滴答一聲,顯得更加沉寂。

她最終還是進了浴室,隨便拿了幾件衣服。打開花灑,熱水不一會兒傾瀉而出。脫掉濕透了的衣服,她閉上眼睛站在花灑下,任由熱水肆無忌憚的在她身上灑落著。

本來冰冷徹骨的身子被熱水這麼衝過后,緩和了一些,體內的血液也開始回溫。她不知道在浴室里站了多久,只覺得有些累了,有些困了。蹲下來,抱著自己。

眼淚根本止不住的流,儘管這個地方住了幾個月,但此時此刻,依舊覺得陌生。

如果當初她拒絕的要求,會不會,就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了?

好沉啊!感覺身體在一點點的往下沉。

凌朔去自己的房間里洗了個澡,再到喻可沁房間里的時候,她還沒出來。裡面依舊流淌著水的聲音,他蹙了蹙眉,感覺有些不對勁。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打開門,發現她潔白光滑的身子正躺在地上,熱水不停的在她身上敲打著。

「喻可沁!」他臉色大變,將她整個人抱起,隨手拿過旁邊的浴巾蓋在她的身體上。

替她擦乾了身子,凌朔將她放在床上。摸了摸她的額頭,有些發燙。

「真該死!」他趕緊又去拿干毛巾替她擦乾頭髮。打開暖氣,用熱毛巾蓋在額頭上。他不知道家裡的藥箱在哪裡,翻騰了好多遍都找不到。

直到給王姨打了個電話,才得知藥箱的存放處。從裡面拿出退燒藥,根據說明拿出幾粒,將昏睡的她浮起。

「張嘴!」

喻可沁昏睡中還有些意識,就是腦袋很沉,很不舒服。她咳嗽了幾張,朦朧中,聽話的張開嘴。他將葯餵了進去,只是中途有幾次不成功,害他又重新拿了葯。

徹底順利的將退燒藥喂進去后,凌朔才放了心。但也不敢掉以輕心,一晚上,都守在她的床前。

看著臉色蒼白的她,他忍不住想伸手去觸摸。但又想到玉依給自己的視頻里,她和宋勵飛說的那些話。

「喻可沁!你真的,可那個男人做了那種事?」他低著眸子,眼底閃過一絲陰沉。

一大早,她醒來。狀態感覺比昨天好了許多。只是醒來的時候,自己在床上。她的印象里,好像昨天正在洗澡……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