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配合的天衣無縫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58:56
A+ A- 關燈 聽書

「天色不早了,依依,我送你回去。」

「好。」聽凌朔要送她回去,玉依的心裡樂開了花。同時也在喻可沁面前掙回了面子,特意加重了語氣,對喻可沁說道:「可沁姐,我和凌哥哥先走了。」

「好,路上小心。」她面帶微笑的點頭,臉色彷彿沒一絲的波動。凌朔心裡更是惱怒不已,轉過身大步離開。

門關上以後,難得熱鬧的客廳瞬間變得沉寂了起來。她坐在沙發上,深深吸了口氣。心口很堵,沒有必要到家裡來特地的在她的面前秀恩愛吧?

她不止一次的告訴自己,凌朔身邊的女人很多。和她,也只不過和眾多女人一樣,捧場做戲。

「喻可沁,忘了吧,就當你不曾喜歡過他。」她感覺很累,整個身子都疲憊不堪,還是當初對於他的一切都不在意的時候過的輕鬆。

喻可沁喝了水便上了樓洗澡睡覺,剛躺下來,門毫無徵兆的開了。她嚇得往後一彈,剛準備關燈的手也抖了抖。抬頭一看,發現是凌朔。

「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他不是應該和玉依在外面再多溫存一下嗎?這麼快就回來了,打著什麼算盤?

凌朔黑著臉,關上門:「你就這麼想我留在外面?」

「不然呢?你想我怎樣?」同樣是淡漠的語氣,可今天卻聽著讓他十分的不爽。

凌朔將外套脫掉,往床上狠狠一丟。走過來,雙手按在她的肩膀上,將她按在牆上:「喻可沁,你到底要我怎麼做?」

「什麼叫做我要你怎麼做?我能怎麼做?」她也不做反抗,反正在凌朔的面前,她從來都是反抗無效。

「你可以把你的柔情給別的男人,就不能留給你的老公?」他雙眼血紅的瞪著他,怒火正在從身體里慢慢散發出來。

喻可沁身子一震,但很快平靜了下來,冷笑道:「老公?我們什麼時候是夫妻了?就因為那張證明?凌朔,你別搞笑了。」

明眸皓齒的唇角輕輕裂開,笑的那般無情。但眼角卻開始泛紅,她扭過腦袋,手碰到開關,故意將燈熄滅不讓他看到自己的眼眶泛紅。

「什麼時候是夫妻了?那我就讓你看看,什麼才是夫妻,什麼才是夫妻該乾的事情!」話音剛落,他不顧她有沒有疼痛,將她狠狠的摔在床上,用力的壓了上去。

「我病還沒好!」她目光直視,心存一絲僥倖。

可他接下來的動作,卻是讓她閉上了眼睛。果然,和這種男人講道理,是沒必要的。

正在這個時候,手機突然響了。

凌朔的動作僵硬了一下后,仍然繼續。手機鈴聲像她的救命稻草一樣,她多麼希望鈴聲不停的響,這樣就會幹擾他的行動,讓他停止。

可響了十幾秒鐘,突然停了。他又開始繼續著他的動作,正在她接近絕望的時候,鈴聲又響了。

這時的鈴聲卻沒再繼續,停下動作,皺起眉頭。

起身拿起手機看了看,陌生的號碼。

他猶豫了會兒,接了。聽到對面那傳來的聲音,他臉色起了絲變化。許久,只是淡淡的回了個好,掛掉電話,沉默地看了她一眼,拿起衣服,走人。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喻可沁徹底鬆了口氣,緊繃的身體也完全放鬆了下拉。直到聽到樓下門關的聲音,她才重重的舒了口氣。

酒吧內,包房裡,凌朔剛坐下,門外就有人敲門。

「進來。」

宋勵飛推開門,走進來,一臉的怒意。

「你找我?」他歪著腦袋,翹著腳,有趣的瞅著他。

宋勵飛握緊拳頭,他今天找凌朔,是來算賬的!

「你為什麼要找人毀了我的公司,讓我無處可去?」宋勵飛睜著血紅的雙眼,恨恨地瞪著凌朔。

凌朔抬起頭,一副高情逸態的模樣:「沒有理解,就是不爽。」

「哼!你不爽是因為可沁吧?你看到可沁和我密切來往,心裡不爽,所以找人攻擊我的公司?凌朔,你的手段果然和傳說中的陰險毒辣!」

「傳說中?」他起身,高傲的挺著身姿,走到他面前,盯著他那一臉頹廢的臉皮,嘲笑道:「傳說中的不都是你自己捏造出來的嗎?」

「你什麼意思?」

「不要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你在她面前詆毀我的話,我可都是知道的。宋勵飛,你現在還不夠格,和我爭!」他冷漠的睨了他一眼,轉過身背對著他:「你那小公司在我眼裡,就像一粒微小的沙塵一樣,微不足道。」他伸出手指,做了個捏的動作。

宋勵飛勃然變色,上前將他衣領拉起,咬牙切齒道:「不要以為你有錢有勢就可以為所欲為!你不一樣得不到可沁的心?她的心,可是在我呢!」

他陰冷一笑,得意洋洋的看著他。

這句話,徹底激怒了他心裡隱藏的憤怒。猛地將他一推,一拳頭乾淨利落的朝他臉色揮去。宋勵飛被他來了個猝不及防,整個人倒地摔了一下。

他捂著自己的嘴巴,摸了摸,嘴角流血了。宋勵飛齜牙咧嘴的笑出了聲:「怎麼,被我說中了,生氣了?你不就是嫉妒我嗎?你以為你找人弄掉了公司她就會離開我嗎?」

「是嗎?」他陰沉一笑,上去壓在他的身上,又是幾拳。宋勵飛根本沒反應過來,也沒有他勁大,掙脫不了,任由他的拳頭落在自己的臉色。

等他打夠了,宋勵飛早已是鼻青臉腫。

凌朔打累了,起身優雅的整理了自己的衣領,扯了扯衣角,眉毛輕輕揚起:「你現在還不是像狗一樣在地上趴著?」

「凌朔你個王八蛋!」他欲勢起身找他拚命,但凌朔的下一句話,卻是讓他停止了動作。

「如果我說,你可以給你找一份比你之前公司還要高薪的工作呢?」他低頭,吹了吹手指,剛才可是用這隻手碰過宋勵飛,讓有潔癖的他,心生不爽。

宋勵飛遲疑了一下:「你會給我找高薪工作?」

「只要你徹底消失在她的面前!」

「不可能!」他想都沒想立刻拒絕,抹了唇角流出來的血,笑道:「我絕不可能離開可沁,我還要她和你離婚,我們會幸福的在一起的!」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