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這個家再也不想回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58:22
A+ A- 關燈 聽書

昨天喻可沁掛電話后他一點喝酒的心情都沒有,隱隱的,有些不安。於是回了別墅,別墅里卻沒發現她的身影。

打電話給王姨,卻發現她從早上出去后就沒有再回來。他一夜未睡,在別墅里等了一夜。早上凌晨,終於壓制不住內心的擔心,去了公司。

經過一番了解,才得知昨天下午喻可沁去了會展中心,就再也沒有出現過。后才發現,她被分配到了服裝間搭配服裝。

一大早開着車趕來,卻是看見她被另外一個男人抱着離開。

「喻可沁,你身邊的男人可真是多。」他陰沉着一張臉,憤憤地轉身離開。

「送我回家吧。」她躺在座椅上,閉着眼睛,無力的說道。

他從車鏡裏面觀望了她一眼,繼續專心開車,眼神中,透著一絲絲擔心。

「不,還是送我回我家吧。」她緩緩地睜開眼睛,此時此刻,她不想回到那個別墅。一回到那,就會想起凌朔。

「你家?」歐陽軒頓了頓,有些疑惑。

「我父母家。」喻可沁淡淡地說,將地址告訴了歐陽軒。

他沒在多問,專心的開車。車開到地址中的小區門口后,見喻可沁還在睡覺,他不忍心吵醒。

難道就讓她在車裏睡嗎?車裏睡不舒服,而且……

「到了?」她突然醒了,艱難的坐起身子。

「恩,到了。」

「謝謝你。」她本想好好地感謝他對自己的幫助,但現在腦袋實在太沉重了,沉重的連眼皮都不想抬。

見她臉色很差,歐陽軒擔心問道:「要不,我送你上去吧?」

「不用了,你早點回去休息吧。一晚上沒有睡覺,現在一定累了,開車注意。」她輕輕叮囑,轉身離開。

歐陽軒站在那裏,一直到她背影消失后,才不舍的移開擔憂的目光。

她拖着沉重的身子從電梯里出來,沈麗珍剛打開門將垃圾放在門口,突然看見喻可沁,微微一頓:「可沁?」

「媽。」她輕輕喚了一聲,臉色蒼白。

「可沁,你怎麼回來也不說一聲?臉色怎麼這麼差?」沈麗芳連忙將垃圾放地上,上前扶着她。

喻可沁不想說話,就連多用一絲力都感覺無力。

「媽,我想睡覺。」

「睡覺?」沈麗珍瞧她臉色,表情里透著一絲擔憂。但還是將她扶進客廳,關上門。

「上次你走了以後,我就把你房間給收拾出來了。你今天就睡你房間,肚子餓不餓?我給你弄點吃的。」

「不用了媽,我現在只想休息。對了,爸呢?」

「你爸一大早就去公司了。」

「恩。」她心裏安心了許多,到了房間,直接躺在床上,什麼事情都不想去想,只想好好睡一覺。

喻可沁是被自己咳醒的,感覺整個肺都要被咳出來。緩緩睜開眼睛,發現房間燈光暗淡,好像已經到了晚上。

她這是睡了多久?身子感覺比白天的時候要好一些。但是腦袋依舊很沉重,鼻子呼吸不太暢,是感冒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正當她準備下床的時候,客廳外傳來一陣隱隱約約地對話聲。

「正非,可沁現在躺床上休息,你不要去打擾她。」沈麗珍攔住正要進門的喻正非,苦苦哀求道。

喻正非拂袖一甩,生氣道:「她好端端的跑到這裏來躺一天,凌朔呢?和凌朔吵架了?」

「哎呀,女兒的事情你就由他們去解決,不要插手。」

「哼!你就知道維護她。不行,我要給凌朔打電話,讓他過來一趟。」

「你……」

喻可沁呆木地坐在床邊,臉色泛白。她緊緊咬着唇,自嘲的笑了笑。

她本想回到這裏好好休息休息,可現在,他為什麼一絲清靜都不給自己留着?

這就是她的親生爸爸,所謂的親情,也不過是建立在自己的利益上罷了。

她掀開被子,穿上衣服。打開門,拿着自己的東西準備走。

沈麗珍正在廚房做飯,而喻正非,坐在沙發上,看着報紙。見她出來,放下報紙,一臉嚴厲的看着她:「你出來幹嘛?回去好好躺着!」

「好好躺着?難不成等著別人過來把我帶走嗎?」她冷笑一聲,語氣淡漠。

喻正非微微一驚,沒想到喻可沁居然會反駁他的話,臉一下子沉了下來。沈麗珍從廚房出來,擦了擦自己的手,手放在喻可沁的肩膀上,不滿的說:「你沒看到可沁不舒服嗎?就不能不吵嗎?」

「她要是肯聽話一點,我會說她嗎?」喻正非冷哼一聲,拿起茶杯放在嘴邊輕輕啜了一口。

「夠了,不用再多說了。」她對這個家庭早已經心灰意冷。她只是想找個避風港暫時休息一下,難道他連這個機會都不給自己嗎?

「什麼不用多說了?喻可沁,翅膀硬了是不是?」喻正非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勃然變色。

「對,我翅膀硬了怎麼樣?這麼多年哪件事情不是都聽你的,可你又考慮過我嗎?我只想安安靜靜在家休息一天,可你呢?生怕我和凌朔吵架了,好影響你的公司發展對不對?你眼裏就只有你自己,根本就沒有我這個女兒!」

「可沁……」沈麗珍站在一旁,愣愣地看着她。她從未見過女兒發脾氣,難道這麼多年,她一直都在忍氣吞聲?

「你你你!簡直……」喻正非氣的身體發抖,說不出話來。他一巴掌正要落在她的臉色,沈麗珍過來抱住他的手,流淚道:「正非,可沁她今天身體不好。難得回一次家,你也得把她氣走嗎?」

見他氣的發抖的那張臉,她冷冷一笑:「不用了,我現在就走。這個家,我再也不想回來了。」

說完,她毅然決然的開門離開。沈麗珍喊了幾聲,追了出去。

「不許追!」不容置疑的厲聲將沈麗珍拉扯在門口,她站在門口看見女兒離開,捂著嘴,小聲抽泣了起來。

捂著肚子咳了幾聲,因為她一天都沒有吃飯。再加上空腹,咳嗽的時候,扯著胃痛,身體更加難受了。

電梯門一開,走到樓層門口,才發現竟然下雨了。這天氣毫無預兆的說變就變,入冬的季節,下雨更是讓整個夜晚變得更加凄冷陰涼。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