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原來是親戚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57:52
A+ A- 關燈 聽書

她不想在這種公眾場合和學長拉拉扯扯,她在公司早已成了眾目睽睽,如果這次又被人看到偷拍下來,這事被爺爺知道了,後果不堪設想。

宋勵飛明顯不死心,死死拉住喻可沁:「可沁,你真的要相信我。那天是我喝多了,我不該對你做這樣的事情,你不要生氣,是我不對,我不該。可沁……」

玉依停好車剛從停車場過來,無意間朝這邊掃了一眼,腳步卻停了下來。

「這個背影怎麼這麼熟悉?」她朝近走了一步,發現那個熟悉的身影是喻可沁。而此時,她正在和一個男人拉拉扯扯的糾纏着。

她本該上前問喻可沁需不需要幫助,可腦海里突然出現她和凌哥哥的畫面。鬼使神差的往後退了一步,拿出手機,錄下視頻。

「學長,你能不能冷靜一點?我現在在上班,有什麼事情,我們下班再說,行不行?」她感覺自己的耐心快要被磨完,但又不會對學長發脾氣。可能從大學到現在,他在自己的心目中,一直都是神聖不可親犯的位置。

見喻可沁依舊不願意聽他說話,他漸漸鬆開了手,神情暗淡下來,搖搖頭:「看來你是不會原諒我了,我知道,那天喝醉酒對你做出這樣的事情是我不對。但是可沁,我真的愛你,真的想回到以前,和你好好在一起……」

他笑了笑,笑容中摻雜着一絲苦澀。她微微蹙眉,有些於心不忍。

「學長……」

「我知道,公司沒了,事業現在是低潮期。你肯定,瞧不起我,你知道嗎?全世界都可以瞧不起我,但是我現在,最需要的,是可沁你的鼓勵!」

喻可沁低下頭,眼眶泛紅。她看到曾經輝煌一世的學長,如今變成這般模樣。她曾經愛的男人,如今求着需要她的鼓勵。她應該怎麼做?難道不管不問任由他自己摧殘?

好像,似乎,根本做不到。

「學長,你先回去,下班,我去找你!」也許是時候,好好和他認真的談一下了。

玉依關掉手機,匆匆的走進大廈里。直到走進電梯,她才鬆了口氣。剛剛的那些話,她都錄下來了。只是……可沁姐為什麼會和一個男人糾纏不清?兩個人看上去,似乎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玉依站在電梯里,望着電梯一層一層的往上,直到第十六層停了,準備開門。

她頓了頓,按下了二十層。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錄下這段視頻,但是,她覺得這些事情,有必要讓凌哥哥知道。

萬一凌哥哥娶的女人,是她看到的那麼不堪呢?

咚咚咚。

「進來。」依舊是不近人情的冰冷聲音,她推開門,抬頭看着凌朔,輕輕喊道:「凌哥哥……」

凌朔正在辦公桌看看着即將佈置會展的展覽圖,見她來了,抬起頭:「依依?」

「凌哥哥,有一樣東西,我想給你看看……」

整個下午她都心不在焉,犯了好幾個錯誤,打印的順序都給弄錯了。整個人看上去都沒有精神,喻可沁去茶水間給自己倒了杯水。

奇怪,學長是怎麼知道她在凌氏集團上班的?她好像,沒有告訴過他自己在這吧?

坐在電腦面前,拿着茶杯望着屏幕發着呆。宋媛媛從洗手間出來,見她在發獃,不安地坐下來,整個人顯得有些忐忑,像是做錯事了一樣。

「可沁……」宋媛媛咬了咬唇,輕輕喊道。

「恩?」她回過神,抬頭看去。

見她臉色不太好,關心地問道:「媛媛你是不是哪裏不舒服?怎麼感覺你臉色不太好?」

宋媛媛愣了愣,神情不太自然。她緊張的握着手,低頭不安地望着桌面。

見她半天沒說話,喻可沁真的以為宋媛媛生病了。剛準備起身,宋媛媛開了口。

「可沁,我要告訴你一件事情,你會不會生氣?」

「什麼事?」

宋媛媛深深吸了口氣,似乎再給自己加油。幾秒鐘后,她抬起頭,委屈的嘟起小嘴:「可沁,對不起,我……我把你的行蹤告訴我堂哥了。」

「啊?」她愕然的怔了怔,不解的問道:「什麼行蹤?什麼堂哥?你該不會是,忙傻了吧?」

「你現在還能說我,看來事情不是很嚴重。」她彷彿是在安慰自己,小心翼翼地看着她。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怎麼越聽越不明白了?」

「可沁姐,其實,我姓宋!」她不想直接說出實情,讓喻可沁自己猜出來。

果然,聽到她強調自己姓宋的時候,她的身體彷彿被電流擊中了一樣,整個人震在那裏,一動不動的看着她。

宋媛媛強調她姓送,而學長……也姓宋。所以,學長知道她在這裏,是宋媛媛告訴她的?

喻可沁咬着唇,不可思議的看着宋媛媛。她怎麼都不會想到,世界上居然會有這麼巧的事情。宋媛媛,竟然是宋勵飛的堂妹!

可是,她又是怎麼知道學長和自己的事情?喻可沁疑惑不解,還未完全從詫異中回過神,「你是宋勵飛的堂妹?」

「恩。」她低着腦袋,點點頭。

「那他又是怎麼知道你和我認識?你又是怎麼知道,他和我認識?」她繼續追問著,想解開着不可思議的迷惑。

於是,宋媛媛就說了整個過程的來源。原來是上次她請宋媛媛吃飯的時候,她拍了照發到了公眾社交中,正巧被宋勵飛看到,於是找到她借故請她吃飯,得到了她的信息。

「可沁,你是不是生氣了?」見她許久沒說話,她擔心地問道。

她想說生氣,但對着宋媛媛卻說不出口。罷了,這事也不能怪她。

她搖搖頭,示意自己沒有生氣。宋媛媛鬆了口氣,但好奇心又開始作祟,強調著問道:「我聽堂哥說,他是你的初戀情人。你們倆是在大學時候相戀的,可沁,是這樣嗎?你和我堂哥在一起過,現在你們又是什麼關係?他找我要公司的地址時候,好像很焦急。」

「不要問了,工作吧!」她現在不想回答任何問題,只知道,頭很痛!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