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消遣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47:54
A+ A- 關燈 聽書

她掙脫不開,呼吸不了。被他吻得接近窒息,情急之下,只得咬住他的嘴巴,才讓他鬆開。

「你反抗?」他目光寒冷的注視着她,嘴唇那一塊地方,被她咬出了血。

她頓了頓,咬了咬唇瓣,一時之間,她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道歉?明明是他先對她下手,不道歉,可剛剛那句反抗卻又讓她的自尊如同碎紙一般,掉落在地上。

「難不成,和那男人纏綿過後才回來?怎麼,他的功夫比我好嗎?」他戲謔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聽起來那麼的刺痛心臟,卻又沒有絲毫的回擊能力。

她拳頭緊握,眼眶微紅。但她內心卻不願臣服,嘴角勾起,目光無神:「你覺得是怎樣,那就是怎樣吧。」

從她答應父親的要求后,她便再也沒有反抗的能力了。一切,都只能任由他擺佈。就好像特務簽了生死狀,不完成任務,那就只有死路一條了。

喻可沁的回答讓他十分意外,他原本會以為她還會向以前一樣替自己澄清,可現在……

他深沉的目光想從她的眼睛中探視到什麼,可她那一副無所謂的模樣,將他心底的怒意激發了出來。

他不顧她的掙扎,粗魯用力的將他壓倒在沙發上,蠻橫無理的闖進她的口腔,滋擾著原本的寧靜。

牙齒也因此用力觸碰到脆弱的柔軟,讓他感覺到了嘴中的腥味。她毫無反抗,安靜的睜着眼看着她,似乎像一具行屍走肉,任人擺佈。

沒有一個男人喜歡身上的女人像乾屍一樣躺在那裏,瞬間,他想蹂躡她的興趣全無。從她身上下來,擦了擦嘴,俊美的五官就像是魔鬼的撒旦,看着讓人心裏產生恐懼。

「我不會給你收拾爛攤的。」他甩掉這句話,修長挺直的背景消失在空蕩的客廳中,只聽到門被用盡一關,好一會兒,她才從沙發上坐起,眼淚,不爭氣的從眼眶中灑落。

能如何呢?事情已經到了這種地步,她無法改變。

燈紅酒綠的的酒吧,嘈雜的聲音不斷的在酒吧喧鬧着。VIP卡座上,季喻初靠在柔軟的沙發上,翹著二郎腿。他端著酒杯,看着一旁被女人圍擁的凌朔。

回想起前幾天那個女人,沒有想到,這個女人竟然是凌朔的合法妻子。他知道凌朔有一個新婚妻子,卻沒想到初次見面,竟然會是在酒吧。她,還和別的男人在一起。

想想,還真是有趣呢。

他抿了口酒,拍了拍他旁邊的女人,示意她讓開,女人讓開后他坐在他的身邊,調侃道:「看你這個樣子,莫非是被新婚妻子趕出來了吧?」

「趕出來?」在燈光閃耀下的一張能迷惑女人的臉,他輕蔑的閃過一絲嘲笑,道:「這樣的女人對我來說,和下人有什麼區別?她,有權利趕我出來嗎?」

「喲,什麼叫做下人,她好歹也是你的合法妻子,要和你共度一生的呀。」季喻初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挑了挑眉,調侃道。

凌朔似乎被他這句話惹惱了,共度一生?這樣不開竅的女人,要和他共度一生嗎?

「不要再在我的面前提她。」聽到她的名字他就一陣惱怒,這個女人,心裏竟然還想着那個不堪的初戀情人。

他只是叫人記錄一下她最近的行蹤,看看她整天都在幹些什麼。沒想到酒吧事件一過,她居然又跑去找那個男人,還帶他的女兒去遊樂園。這個女人,還真是沒有分寸。

想到這裏,他臉色微沉,往肚子裏灌了一杯酒,起身摟着旁邊的女人,走向這家酒吧vip客戶的專享客房。

看着凌朔摟着女人離開,他眯了眯眼。這個喻可沁,還真有點意思呢!他還從未見過,有任何一個女人,可以隨時牽動着他的情緒。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只不過稍微提了那個女人一下,他的情緒就變得高漲起來。

關上門,房間的燈被打開。酒吧所設計的房間都是針對晴趣方面設計的,燈光閃爍,各種不同的顏色輕柔的充斥着整個房間。一瞬間,房間里的璦昧提高了一格。

女人勾起那雙妖艷的紅唇,痴迷的望着眼前這個男人。她脫下自己的高跟鞋,在他面前擺動着嫵魅的身姿。他坐在床邊,她一步一步走過去,脫掉自己性感的衣裙。

黑色性感的內衣露了出來,勾人魂魄的身軀左右搖擺。走到他的面前,坐在他的腿上,紅唇落在他的脖子上,纖細的雙手從上往下的撫摩着他的背,到了腰間,抓住衣角,準備脫掉他的衣服。

那一瞬間,凌朔的腦海里,突然出現了和喻可沁上船的畫面。那晚她被下了迷藥,在他身下索要不停。比她漂亮性感的女人不計其數,可為什麼,那晚的畫面在自己腦中,揮之不散?

「凌總,你今天,看起來心情不好?」女人抬起頭,一雙魅眼嬌魅的看着她,柔情似水。他的上衣被脫掉,褲子也被解開,可他的某處,卻毫無反應。

「把燈關上。」他的聲音在房間里顯得格外的冷漠,女人微微一愣,但還是照做了。

燈關上以後,她使出渾身解數,可凌朔卻依然沒有任何反應。對於這樣的夜晚,這樣的極品,換做以前,他早就在床上翻滾一輪了。

可如今……腦海里,想要的,卻是那個女人!

「行了!出去!」他不耐煩的推開女人,語氣嚴肅。

「出去?」女人沒反應過來,還淪陷在即將激清的狀態里。

「我叫你出去!」他提高了聲貝,聲音如同冰窖里發出來一樣,冷的讓人後背拔涼。

「是不是我哪裏做的不好,凌總,我會表現的很好的。」她慌張的看着他,正準備低下頭,卻被他無情的推開。

「我不想,再說第三遍!」

這樣的男人每個女人都爭先搶后的頭破血流。這次好不容易輪到她了,以為自己有信心駕駛這個男人,從中得到好處。卻沒想到,還沒開始,卻已經失敗了。

她還想說些什麼,但她還是聽話的下了床迅速的穿起衣服出了房間門。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