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心酸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48:53
A+ A- 關燈 聽書

「你怎麼能這樣說女兒,女兒不是你想的那樣。你不能總是……」

「你給我閉嘴,就是你總為她說好話,讓她養成現在這個性子。」電話那頭,喻正非訓斥著自己的母親。

她突然鼻子一酸,好想放肆的大笑。但這就是生活,她抵抗不了。喻可沁強忍著內心的酸楚,像個乖巧的女兒道歉道:「爸我知道錯了,沒有下次了。」

「你最好不要再有下次!」電話被掛斷,手機恢復了正常的屏幕。

她笑了笑,眼裡充滿了苦澀。可能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會明白,她是多麼的無奈。

中午吃過午飯,她正準備出門。老爺子突然來了電話,這幾天爺爺都沒打電話過來,她以為他還在生氣。

喻可沁忐忑不安的接了電話,爺爺要她準備一下晚上的宴會。要她和凌朔一起出席,喻可沁聽後有些猶豫,但爺爺的話就像命令,根本無法拒絕。

只得答應,掛掉電話后她坐在沙發上,心裡有些隱隱不安。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這些不安不知道是因為什麼,可能這兩個多月里她習慣了隱藏在迷茫未知的黑暗裡,突然之間讓她和凌朔一起出席宴會,這不擺明了要告知大家她是凌朔的新婚妻子嗎?

作為凌朔表面上的妻子,她還是不得不裝扮一下自己。即使再不情願,也要演戲給爺爺看。

爺爺準備的很細心,連晚上穿的禮服都派司機給她送過來了。她試了試,十分合身。款式倒也挺適合自己的,穿上去令她整個人都不一樣了。

以前留給大家的是精明能幹的一幕,現在的她卻是如同貴族裡誕生的公主,閃耀照人,美麗動人。

她畫了個出席宴會的妝容,穿了雙白色高跟鞋。正準備出發,卻發現爺爺根本就沒給她宴會的地址。

剛準備掏出手機,卻聽見外面車子喇叭的聲音。她打開門一看,發現是凌朔的黑色跑車。

喻可沁微微一愣,她沒有想到凌朔會來接她。不過仔細想想,這一定是爺爺命令他來的。

喻可沁關上門,神態自若的踩著高跟鞋走到他的車子面前,打開車門坐了下來。

凌朔淡淡地瞟了她一眼,禮服是露肩的款式。喻可沁的胸還是較為豐滿,雖說這件禮服是為她量身定製,可現在她性感的地方微露出來,讓整個人多了一絲性格的風韻。

凌朔好看的眉頭微微皺起,心裡有些不悅。這樣大搖大擺的露肉給別的男人看,她究竟是什麼意思?

凌朔踩下油門,車子毫無徵兆的向前傾使。喻可沁毫無防備,整個人朝前面傾倒。好在系了安全帶,不然就直接撞到頭了。

喻可沁心裡有意見,但又不能說出來。只得在心裡罵了個底朝天,才平靜的坐在副駕駛望著窗外的景色。

沿海地區到處都是海,所以這邊的風景還算是美的。不到七點鐘,天就開始黑了起來。

各色各樣的店面和大廈的燈火霓虹,在這座城市裡不斷的浮現。眼前似乎有些眼花繚亂了,這還是她第一次慢條斯理的欣賞著沿海的風景。

一路上,兩人一句話沒有說。到了宴會的地點,凌朔停下車。喻可沁剛準備下車,誰知被凌朔有力的大手給抓住了。

「怎麼了?」她疑惑的望著她,精緻的妝容如同畫里走出來的美人。凌朔被今天的她驚艷了一番,他現在知道了,這個女人比其他平庸的女人要稍微強一些。

可沒想到,經過打扮后,她竟然會好看的讓人離不開眼。雖然她沒有她身邊的那些女人妖艷動人,但卻有著一副讓人心微顫的面容。

但他還是故作平靜,語氣漠然,婉轉上揚,帶著嘲諷的語氣,目不轉定的看著前方:「你今天穿的這麼性感,難不成是想在這裡找一些達官貴人,好給你解脫,重振你父親公司?」

「你怎麼這樣說?」喻可沁頓了頓,抬起頭,目光微怒。隨後,她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皺起眉頭:「我哪裡性感了?這是爺爺給我的禮服,你的意思是爺爺眼光有問題?還是你讓我現在脫下來?」

「你以為找爺爺當你的擋箭牌,就可以不顧凌家的臉面嗎?」他目光冷漠的看了她一眼,嘴裡冷冷的吐出『下車』二字。

喻可沁有些生氣,她打開車門下車。仔細看了一下自己今天的禮服,性感?這哪裡性感了?只不過,某些地方露了一些弧度而已。

她哪裡比得上她身邊的女人,一個個穿的那麼妖艷,胸口的那兩坨肉恨不得都要掉出來。

雖然兩人一言不合,但還得做做樣子。凌朔面無表情的走上前,她像是讀懂了劇本裝作自然的模樣挽著她的手臂,一同朝著裡面走去。

像這種大集團並列的上流社會的宴會,都是極其奢侈,極其耀眼。一進去,金碧輝煌的大廳都能將她的眼睛亮瞎,不過在前一家公司做了那麼多年,再加上有時候也和父親一起參加晚會,這些也司空見慣了。

只不過,比之前的場合,要上檔次一些。

「沁丫頭,你來了。」她正挽著凌朔走向宴會大廳的中間,遠處凌老爺子的聲音如同洪鐘一樣在大廳響起。

聲音一出,身邊的目光全都向這邊聚集。紛紛探視著這對年輕男女,年輕男人大家當然是認識的,只是,他旁邊的女人,讓他們產生了猜測。

在他們眼裡,凌氏的凌朔是從來不在公開場合帶女伴出席的。這一次卻帶著一個女伴,看樣子,還是得到了凌老爺子的同意。看來,這女人來頭不小啊。

眾人都這樣紛紛猜測著,喻可沁挽著凌朔自然的走到凌老爺子面前。她宛然一笑,輕柔的喚了一聲爺爺,樣子像極了名媛賢淑風範。

凌朔挑了挑眉,深邃的瞳孔里閃著一絲異樣的光色。不知為何,每次喻可沁在爺爺面前演戲的時候,他都會覺得,喻可沁這演戲的天賦簡直就是天生的。

如果他不是身在其中,可能也會被這女人給矇騙。但為什麼,心中竟然有一絲期望她是這個模樣的感覺呢?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