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訓斥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48:12
A+ A- 關燈 聽書

喻可沁抬了抬眼,凌朔的話讓她十分驚訝和意外。意外的是,凌朔居然將程嬌嬌的事情了解的這麼清楚透徹。看來,旁邊這個男人,還真的是深不可測。

聽到凌朔的解釋,凌老爺子臉色稍微緩和了一些。他清了清嗓子,義正言辭的對喻可沁說道:「可沁,你嫁入我們凌家目前還沒多少人知道。對凌家的影響是有,這要是被有心的人調查出來,恐怕凌氏都會受到影響。不過目前的情況來看,還算穩定。我稍後會派人給這家報社的人通個話,讓他們將此事化小。不過可沁啊,你這些天,需要禁足。」

「禁足?」喻可沁睜大雙眼,她沒有想到爺爺的責罰居然是讓她待在家裡不出門。她想都沒想,搖搖頭:「爺爺,可是我還要出去找工作,我……」

「找工作?哦,我還忘了,你是在你們那公司上班吧?」凌老爺子拿起茶杯,放在嘴邊輕輕啜了一口。

喻可沁抿了抿嘴,搖頭道:「現在辭職了,正在找工作。」

「辭職了?那正好,你就好好在家修心養神吧。正好有時間,給我添個孫子。」他的言下之意,凌朔和喻可沁都懂。原來禁足根本就不是責罰,而是讓他們多點時間去做一對夫妻應該做的事情。

想到之前和凌朔在床上發生的那些幾膚之親的事情,她的臉皮就像被開水燙紅了一樣,跟猴屁股似得。

「行了,這件事情就這麼決定了。再說,禁足過後可沁你要是不想待在家裡,可以去公司,讓凌朔給你安排個職位,這樣不就行了嗎?在自家公司做事總比別人家的好,而且,還能看著凌朔,以免他會胡來。」凌老爺子看著凌朔對喻可沁說道,話中有話,喻可沁也不知還能說些什麼,只得裝模作樣的點點頭。

「爺爺,教訓她知道了。如果沒其他的事情,我和可沁就先回去了。」凌朔突然開口說道,他摟著她的腰更緊了,臉上還有對她表現出來的疼愛之意。

新婚夫婦本就應該如膠似漆,老爺子看到這一幕,心裡也欣慰許多。剛剛的事情也漸漸消散了一些,點點頭,笑道:「本來想留你們在這吃飯,既然你們這麼急著走,那就先回去吧。」

「那爺爺,我和凌……老公先走了。」她差點說錯口,伸出手挽著他的手臂,兩人一起出了別墅。

出了別墅兩人站在門口,凌朔的車停在她車的前面。一輛黑色的跑車,莊嚴地停在那裡,看起來很有氣勢。果然車如其人,都能散發出壓人的氣勢。

「凌總,看不出來你的演技又上一層樓啊。」她淡淡一笑,好看的面容浮現出嘲諷的笑容。

凌朔冷笑一聲,恢復一臉的嚴肅:「你也不錯。」

「你不是想讓爺爺把我趕出去嗎?為什麼最後又為我說話?」她不明白凌朔到底是什麼意思,找人拍照讓爺爺看到,現在又要幫她說話,難不成,想做兩面好人?

可是,以他這樣的性子,怎麼可能會在意他在她面前是不是好人呢?

「趕出去?你不會以為這件事情是我找人做的吧。喻可沁,你的智商為零嗎?」他噗嗤一聲,被喻可沁的話逗樂了。

喻可沁皺了皺眉:「不是你?」

「如果我能把你趕出去,你根本就不會進凌家的門。」

「如果不是你,那會是誰,還有誰……」話音未落,她好像明白了什麼。為什麼程嬌嬌會突然出現在遊樂場。

難不成,程嬌嬌一直都在跟蹤她?不然,她為什麼會那麼巧合的出現在那個地方呢?

所以,這件事情是程嬌嬌找人做的。故意想要毀壞她的名聲,這樣一想的話好像真的與凌朔沒有關係。

想到這裡,她眨了眨眼,面色平靜的看著他:「這件事情我會調查清楚的,今天謝謝你在爺爺面前幫我解圍。」

「你想太多了,我並不是幫你解圍。而是,他是我爺爺,我比你,要了解他。你以為這件事情就這樣解決了嗎?你是不是,太天真了一點?」他好看的眸子清澈見底,就好像一個剛誕生出來的惡魔,帶著天使的面孔。

「什麼意思?」

「爺爺這樣一個精明的人,難道他不會將此事查個水落石出?如果查出你之前經常和你所謂的學長走在一塊,晚上還從他家中出來,你想想,如果這件事情被他知道了,後果是什麼?」

喻可沁面色一沉,目光直直地看著他:「那你想怎樣?」

「我們來一場賽車比賽,過了這條線路到市區,如果你贏了我,這件事情,既往不咎,我不會讓爺爺知道。」他擺出惡魔般的笑容,深沉的眸子里閃耀著勝利的光芒。

「你瘋了?」她不可置信的望著他,凌朔的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她一個女人,怎麼會開車贏得了他?而且,還是一件這麼危險的事情。

凌朔沒有理他,徑直的走向自己的車。

喻可沁看著他的背影,眼眶微紅,拳頭捏在一起,緊緊握住。

她不能再讓事情變為嚴重,她了解老爺子的脾氣。如果事情變嚴重了,可能後果不堪設想。想起父親的公司,又想起母親無助的眼神,她別無選擇。

轉身回到自己的車上。車子啟動,朝著馬路邊開去。她剛開走不久,凌朔的車就跟了上來。

喻可沁加快了速度,好在老爺子別墅這塊地方有點郊,並沒什麼車輛,暢通無阻。

凌朔很輕鬆就追上了她,他的車子就如同閃電一般,只要稍微加個速,就能輕鬆的超越他。車子的性能決定勝利,這一方面上,她就已經輸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離市區還有五公里的路程,凌朔的車已經超過她一大半的路程。她看著前方,沒多久快到終點了,如果她贏不了……

喻可沁甩了甩腦袋,她不想知道答案,不想想到輸了以後的後果。

不行,她要贏,她一定要贏。喻可沁用勁踩了油門,加快了速度,速度達到了最高。車子很快就和凌朔的跑車成為平手並排。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