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小看你了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40:39
A+ A- 關燈 聽書

雲華清淡淡一笑,彬彬有禮。

「夫人,華清已經儘力了,不過華清這裡有一個好消息,聽聞玄天大陸月神醫已經來了夢澤京都,夫人可以去請月神醫去給太子妃看看,也許月神醫會有辦法也說不一定,傳聞她能破腹取子,太子妃這病,在她那也是有希望的。」

「月神醫。」陳氏臉上面露難色!

「雲神醫,聽聞那月神醫性情古怪,只怕很難請到她,不知道雲神醫是否和她有交情?」

雲華清一聽,搖了搖頭,再次笑了笑,溫潤的眼底閃過一絲從容。

「夫人誤會了,在下和月神醫並無交情,月神醫只是有三不救:為惡好色者不救,看不順眼者不救,還有就是逞兇鬥狠受傷者不救,對窮苦人家,分文不收,對豪門貴胄,一文不能少。」

陳氏斂眸,正因為是這樣才難辦。

在加上今夜的事情,明日肯定會傳遍大街小巷的。

那月神醫要是知道了,肯定不會答應就萱兒的。

這可如何是好?

萱兒的的病已經多年了,太子已經很少進她的房中了,這樣下去,萱兒的太子妃之位肯定會保不住的。

多年的付出,可不能被這一身病給拖累了。

「夫人,若是沒有其他事情,華清就先走一步了。」

「雲神醫請!」

林雲夕看著那漸漸遠去的身影。

她這名聲挺響亮呀!

這夢澤大陸的人都知道了。

這裡一共有五大陸,而且各為其主,一直以來都相安無事。

五大陸分為天海大陸,夢澤大陸,玄天大陸,雲川大陸,南堰大陸,五大陸被玄天大陸從中隔斷,離天海大陸比較近。

庭院深深,月輝漫漫。

春天的夜花悄然盛開,在風中緩緩晃動,余香裊裊,經久不絕。

今晚,就到此為止吧!

林雲夕正想走,突然,身後一股危機感襲來!

林雲夕猛的回頭一看,

寧靜一片的眼底,掠過驚訝!

這混蛋居然這麼快就解毒了?

龍燁天笑意絕絕,舉手投足之間氣勢逼人,流露出與生俱來的王者霸氣。

「對自己是不是太有信心了?」

「小看你了。」林雲夕咬牙切齒。

林雲夕不想和他有太多交集,轉身就要走。

哪知?

忙不迭的跌入一個結實的懷抱里!

這男人真是無恥!

「放開!」林雲夕低吼道。

這樣曖昧的姿勢讓她很不適。

「女人,給本君下毒,下完就想跑嗎?」

本君?

林雲夕瞬間猜測著男子的身份。

能自稱本君的人,那就一定是這五大陸的主君。

想了想,這夢澤大陸的君上的生辰要到了,她也是為了這事回夢澤大陸的。

「這就是壓軸戲的代價,怎麼,你不會是付不起吧?」

林雲夕譏諷道。

龍燁天離她很近,她的身上,一股淡淡的香味很熟悉。

一瞬間,他有一股衝動,想把那張面具拿下來,看看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女人。

林雲夕看出了那遐想的眼神中,掩藏著無數的憧憬之色。

一呼一吸間,刻入深深的眸底。

袖中一根玄天冰魄神針已經握在手中。

龍燁天剛剛要動手,哪知,對方既然比他還要快!

他邪魅一笑,手上卻不敢再有動作。

月神醫的玄天冰魄神針絕對是致命的武器。

林雲夕嘴角邊一抹玩味得意的笑意,提醒道:「以後想對別人做什麼的時候,收斂一點,別表現得這麼明顯,被敵人洞悉,也就等於把自己送入地獄。」

「多謝提醒!月—神—醫。」龍燁天心裡深深的驚訝著,她竟然看透他眼中的情緒了。

「哦,月神醫?」

林雲夕輕風雲淡重複著他說的話。

他垂首凝眸,細看著月光下的她,眸底映入樹枝舞動時的飄然舞姿,一張紅唇嬌艷欲滴!

他知道,面具下的臉一定很美!

「告辭!」在他冥想之際。

林雲夕找准機會離開。

等龍燁天反應過來,早已經沒有了對方的聲音。

「有趣,真有趣。」龍燁天嘴角邊一抹邪魅又玩味的笑容。

他一閃身,也消失在房頂。

回去的路上,林雲夕的心裡反到是安心了。

她本以為蘇氏對原主會有幾分想念,讓她在這個世上也會有一個親人。

沒想到是她多想了,蘇氏只想讓原主永遠的死去。

林雲夕心裡有了打算,夢澤大陸君上壽辰之前,她一定要查清楚當年的事情。

那場冥婚到底是怎麼回事?

是陰謀還是有其他的。

回到了蓬萊酒樓里。

看到辰兒還在等著自己,林雲夕心裡暖暖的。

蘇氏不希望她回去,可她還有兩個兒子,還有義父義母。

想到他們,林雲夕覺得,她也挺幸福,人若是太貪,必定太苦!

「辰兒。」

林子辰快速的起身迎上去,「娘親回來了。」

「嗯!」

窗外,月色朦朦朧朧的,林雲夕順手關上窗戶。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辰兒,這麼晚,休息吧!」

林子辰抬眸,看著娘親。

「娘親去看了,可有什麼線索?」

林子辰知道娘親去林丞相府了。

林雲夕心裡閃過一絲苦笑,「辰兒,娘親今天聽到了一些令人傷心的話,不過沒關係,娘親跟他們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娘親有你和熠兒就夠了,走吧,我們去休息。」

林雲夕抱起兒子,滿臉幸福。

林子辰一聽,心裡閃過一絲痛意。

娘親這些年帶著他們兄弟二人不容易。

他抬眸,眸色盡染心疼,娘親一向樂觀,此時看著她心情不好,娘親聽到的話一定很傷人。

龍燁天一直看著屋子裡的燈滅了,他才回自己的屋子裡。

聽著二人的對話,一股好奇與猜忌融入他寒潭般深沉的眸底,透著絲絲涼寒。

「燁天,你回來了。」

南宮雲睿起身,看著一臉沉思進來的龍燁天。

「嗯!」龍燁天拿掉臉上的面具,一張俊如神低一樣的臉龐暴露在空氣里。

他眼眸中的那份寂寥之色,漸漸淺淡,暈染成一片寒涼。

看著手中的面具,他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對面。

「雲睿,去查一下這月神醫和林丞相府有什麼關係?」

「哦!」南宮雲睿奇怪的看了龍燁天一眼。

「燁天,你怎麼會把月神醫和林丞相府扯上關係呢?」

龍燁天垂眸,凝眸間,一張艷麗的小臉映入腦海。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