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陰謀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48:02
A+ A- 關燈 聽書

凌朔點燃了一根煙,精緻的無可挑剔的面龐上冷漠如霜。想起剛剛那一幕,他皺起好看的眉頭,將手中的煙放在煙灰缸里,用力的捏滅。

早上,喻可沁是被手機鈴聲響起的。昨晚她睡得不好,總是在半夜中醒來。以為自己是不太習慣,可在這張床,也睡了兩個月了啊。

難不成,是因為這些天凌朔和她睡在一塊的原因嗎?

不不不!一定不是,怎麼可能會是因為他呢,不可能!她睜開眼睛,拿起手機一看,原本還有些困意,但看到屏幕上的名字,瞬間就像被雷擊一樣徹底清醒了。

「爺爺……」她按下接聽鍵,聲音很小。

「你現在立刻到我這裏來一趟!」凌老爺子的語氣十分嚴肅,話音剛落他就掛斷了電話。喻可沁怔在那裏,還沒反應過來。

怎麼突然,爺爺的語氣變得這麼嚴肅了。聽那口氣,她,是不是哪裏惹他生氣呢?但來不及多想,她立刻洗漱了一番,開着車去了凌老爺子的別墅。

凌老爺子的別墅也不算是在郊區,別墅所在的區域位置的一半,幾乎都是凌家的財產。早在十幾年前,這個地方,就被凌家人收購了。

她開車來到別墅,剛進門,就感覺裏面的氣氛很不對勁。如同皇宮裝修豪華奢侈的客廳,氣氛十分的凝重。就連保姆站在一旁,都低着頭不敢吭聲。

這是怎麼了?

「爺爺。」她輕輕喚了一聲,剛走到他面前,外面響起了車子的聲音,不一會兒,凌朔推門進來。

「他怎麼來了?」她微微蹙眉,心裏有些疑惑。同時,內心多了一絲不安。

「爺爺。」他走到她面前,沒和她說話,掠過她,坐在她對面的沙發上。

喻可沁看了一眼凌朔,平常他不是演戲高手嗎?今天,怎麼……

「可沁啊,你知道我為什麼這麼着急叫你過來嗎?」他將手中的杯子重重的放在茶几上,目光嚴肅。

「爺爺,發生什麼事情了?」內心不安的心理不斷的滋生,看來她的預感是對的,真的發生了一些很不好的事情。

「你自己看看,這是什麼!」他重重的將手中的報紙,丟在上面,冷哼一聲,似乎非常生氣。

而一旁的凌朔,神情看似凝重,卻感覺十分淡定。

她拿起報紙放在眼前,目光突然定個在報紙上,瞳孔漸漸放大。

報紙上赫然標誌着幾個大字,『小三上位,落魄的喻氏千金小姐淪落小三,爭當后媽』。而標題的下面,有幾張照片。照片正是昨天她喂佳佳喝水喝擦汗的照片,還有和程嬌嬌纏打在一塊的照片。

這些照片,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她感覺自己的大腦被什麼東西重擊了一下,木然的站在那裏,有些不知所措。

「爺爺,我……」

「可沁,你給我解釋解釋,這是什麼東西!」凌老爺子拍了一下茶几,氣的有些發抖。

喻可沁手中握著報紙,身體有些微顫。她萬萬沒有想到,會變成這個樣子。為什麼她和佳佳在一起的照片,會被人拍下來。如果說是因為程嬌嬌鬧的事原因,她和她撕鬧的過程被拍下來了,那麼也不應該拍下她沒來之前的照片啊。

難不成,是特意有人跟蹤自己?

她突然想到了昨晚凌朔說的那些話,似乎明白了什麼。也就是說,昨天晚上,他就已經知道這件事情了。

「我不會給你收拾爛攤的。」他的那句話在她腦海里不斷徘徊,原來,這件事情,竟然是他找人拍下來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難怪他今天會坐在一旁看戲,原來是想將她趕出凌家。

「爺爺,我不知道應該怎麼和你解釋。但這件事情,並不是你想像的那樣。我也並不是報紙上說的那樣,我只是,在幫學長帶下孩子。」她握緊拳頭,冷漠的掃了一眼凌朔,兩人的目光對在一起,他從她的眼中讀到了嘲諷的意思。

忽然之間,他對她這種眼神,有些莫名的憤怒,但並沒有表現出來。

「帶孩子?你學長的孩子需要你來幫忙帶嗎?可沁啊,你忘記你現在的身份是什麼了嗎?你是我們凌家的媳婦,你跑去給別人帶孩子,還被別人報紙寫成了這個樣子,成何體統!這讓我們凌家臉面何存?」

「我……爺爺,我不知道為什麼會有人拍這樣的照片寫這樣的報紙抹黑我,可真的不是您想的那個樣子。」她咬着牙,不知道應該怎麼解釋。被別人寫成這樣,不管是誰,也都該相信了吧。有圖為證,誰會相信她是清白的呢?

凌老爺子冷哼一聲,眉眼之間充滿了怒意,嘴角旁的鬍鬚也被氣的顫抖起來。

「凌朔,你怎麼看這件事情!」凌老爺子將目光轉向凌朔,凌朔似乎早就知道爺爺會問他,他像是提前準備好了稿詞,洋裝着凝重的神色:「爺爺,這件事情……我也不知情。」

喻可沁在心底冷笑了一番,對凌老爺子說道:「爺爺,是我沒有注意自己的身份,對凌家造成了影響,請爺爺責罰。」

凌老爺子是個身經百戰的人,年過半百,任何事情都能逃不過他的法眼。在這件事情發生之前他就已經知道喻可沁的那些事情,也知道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但這件事情着實影響了他們凌家,對喻可沁,也十分生氣。

但他最重要的,是看凌朔的態度。

凌老爺子半響沒說話,凌朔似乎看穿了老爺子心中的想法,不動聲色的皺了皺眉。他起身,走到喻可沁面前,挽住她的腰。

喻可沁像受到了驚嚇,對他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大跳。下意識的,她想去反抗,但突然想到爺爺還在這裏。

她洋裝自然,轉過頭,用可憐巴巴的目光望着他。

「爺爺,可沁她應該不會是這樣的人。那個報紙上的女人我也了解一些,聽說她在婚內勾搭上了一位公司的老總,拋夫棄子,為人十分潑辣無理。我想……可沁只是覺得她那位學長可憐,想去幫幫忙而已。」凌朔摟着他,面帶笑意的為她說話。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