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又是一夜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48:31
A+ A- 關燈 聽書

看見喻可沁自在隨意的樣子,完全就不想出了那事的人。一瞬間,他有些微怒。

「既來之則安之,既然事情已經無法改變,還不如放寬心卻接受。」她放下手中的雜誌,起身,道:「時間不早了,我去睡覺了。」

說完她低著頭加快著腳步,喻可沁有些怕凌朔。畢竟現在已經是晚上了,他回來當然是要過夜的,她要是不走快點,難不成等著他走上前將自己『活剝』嗎?

順利的回到房間里,她將房門反鎖。貼著耳朵聽外面的聲音,外面沒有腳步聲,他沒有過來。

喻可沁鬆了口氣,她脫掉衣服走進浴室。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已經變得這樣疑神疑鬼了。

現在才七點鐘都不到,說睡覺肯定是假的。但除了這個理由,她似乎沒有其他的理由假裝淡定的從他面前逃脫。

只希望,今晚是個平凡的夜晚。

喻可沁洗完澡從浴室出來,拿著毛巾揉著濕漉漉的頭髮。她的腳剛踏出來,就被人用力一拉,身上裹著的浴巾也隨之而掉,露出潔白光滑的身體。

喻可沁尖叫一聲,抬頭一看發現那人居然是凌朔。她吃驚的看著凌朔,指著被打開的房門問道:「你……我不是關門了嗎?你怎麼進來的?」

「在我的家你覺得你能鎖得住我嗎?」他那邪魅的眼神似乎有著勾人魂魄的妖術,精緻的無可挑剔的五官擺放在她眼前,讓她有那麼一瞬間情不自禁的想要離他再近一些。

想起他們之前做的那些事情,還有那晚她被下了葯兩人瘋狂的一幕,她臉迅速變得滾燙起來,微紅的臉透在柔和的燈光下,顯得十分的意境。

凌朔心中一動,感覺喉嚨有些發癢。這些天他沒有動其他的女人,以為是自己最近太過勞累。可是為什麼一見到他,就有些迫不及待呢?

喻可沁完全忘了自己的身體現在清晰見底,直到凌朔的手不知何時觸碰到了他的腰間,讓她更緊貼著他,她才完全反應過來自己現在光著身子。

「你……你你,你放開,我……」

「我什麼?你是我老婆,我們之間做該做的事情難道不對嗎?」

「我最近有點累,想早點休息。」

「累?你每天都待在家裡何來的累?」他不顧她的拒絕,將她壓在身下,撬開她的唇,肆無忌憚的在她身上索取。

喻可沁知道自己拒絕了,只能逆來順受。她閉上眼睛,任由他擺布。

柔和的燈光下,房間內的氛圍十分璦昧。

清晨,陽光愜意的透過窗子落在喻可沁的臉上。她輕輕睜開眼睛,身體除了散架以外,她破天荒的第一次睡得這麼舒服。

只是……

她本還有些困意,可看見眼前只有兩厘米距離的地方,躺著一張絕美精緻的臉。他睡覺時的模樣就好像是沉睡中的王子一樣,讓人一時產生了錯覺。

等等!凌朔為什麼會在這裡?此時此刻,她正睡在他的懷裡,他的手正被她的頭壓在下面。仔細回想昨晚的事情,凌朔不停地在她身上索取著,讓她休息的時刻都沒有,直到兩人都筋疲力盡后直接睡著了。

可為什麼,她會睡在他的懷裡?

喻可沁臉立刻通紅了起來,不得不說,面前的這個男人真的好看的不得了。她已經不知道用什麼來形容凌朔這張好看的無與倫比的臉了,這似乎是第一次他們這麼近距離的面對面,除了某件事情……

「是不是覺得昨晚睡了這麼好看的男人,現在還想要啊?」凌朔突然毫無防備的睜開眼睛,直視著她。

「你裝睡?」她嚇得往後一摞,誰知卻被他有力的手臂又拉了回來。這次,她直接撞到了他結實的胸膛。

她還沒反應過來,凌朔趁機翻了個身將她壓在身下,璦昧的目光直視著她,臉漸漸靠近。

「你……凌總,你不是還要去公司上班嗎?現在不早了,你趕緊起床吧?」她嚇得趕緊找了個借口,別過腦袋不去看他。

知道她被自己昨天晚上弄怕了,現在急著想推脫。但今天上午確實有一個會議要去準備,他鬆開她,起身下床。

喻可沁鬆了口氣,想要起身卻發現身體跟打了麻醉藥似得,一點力氣都沒有。凌朔下床穿衣,身上,一絲不掛。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喻可沁猛然睜大雙眼,這還是她第一次光明正大的看凌朔的身材。雖然對於這種事情而言,很多女生都比較喜歡身材好的男人。但她,卻將腦袋縮進了被子了。

凌朔穿好了衣服后,轉頭看了躲在被子里的她,嘴角輕輕一勾:「又不是第一次了,想看還得掖著?行了,別裝了。」他走到房門口,突然想到了什麼,轉過頭,說道:「爺爺批准你可以出門了,但我還是要告訴你,什麼事情該做,什麼事情不該做。」

凌朔走了以後,喻可沁在床上又躺了一會兒才起來。感覺腰往下那一塊地方酸的不行,從冰箱里拿了點麵包吃了,給自己倒了杯水,走到陽台。

這別墅是A市有名的複式樓,早期宣傳就花了將近三個億的費用。別墅的價格更是高的離譜,但還是有很多人絡繹不絕的瘋搶。

不得不說,這別墅的確是值這個價格。她的房間在二樓,二樓上有個大面積的陽台。平常沒事的時候她就坐在這裡喝茶看書,放眼望去,還能看到十幾公里以外的大海和碧海藍天。

景色確實撩人,她低頭往下看了看,喝水的動作停在那裡。她的車子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停在了別墅門口,安然的停在那裡,就好像沒離開過一樣。。

喻可沁想起自己的手機還在車裡,她趕緊往睡衣上又套了一件外套,走了出去。打開車門,拿了自己的包回到別墅,從包里拿出手機,手機早已沒電關機了。

她充上電后,一打開機,簡訊如同猛獸一般從屏幕中出現。大多數都是來電提醒,還有宋勵飛這幾天發來的簡訊。

隨便翻開一條來看,喻可沁愣在那裡。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