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齊萬全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49:04
A+ A- 關燈 聽書

「凌朔啊,你看看,小沁今天這麼漂亮,和你很是般配啊。」老爺子笑的皮開肉綻,看樣子十分的開心。

喻可沁心裡預料的事情果然一樣,看著架勢,爺爺是要公眾天下,她是凌家的兒媳婦嗎?

但她依舊錶現的面不改色,目光柔和,笑面如花。一副知書達理,氣質高貴的模樣。

凌朔好看的五官聚攏在一塊,自然的露出笑容,將手摟在喻可沁的腰間,對爺爺笑道:「爺爺,你這話就不好聽了。我們家可沁不是一直都很漂亮嗎?哪是只有今天?」

喻可沁突然有種想笑的衝動,凌朔說的這些話為什麼他聽著卻有些陰陽怪氣的?爺爺似乎沒怎麼察覺,只當二人正在秀恩愛。

「這位是?」不知從哪來了一個中年男子,看氣勢應該是個很厲害的人物。一臉莊嚴的模樣,就像是著宴會的主人一樣。

喻可沁微微點頭,輕輕一笑,禮貌的打聲招呼。

那男人見到喻可沁,也同樣點頭微笑。只是,他目光一直放在喻可沁的身上,總覺得這個女人有些面熟。

「是齊總啊,你來的真巧。我給你介紹介紹,這是我家的孫媳婦,可沁。」凌老爺子大方的介紹道,話音剛落,周圍的人聽見人都開始竊竊私語。

凌朔點點頭,摟著她的手更緊了。

齊萬全聽見后以為是自己的耳朵出現了問題,他吃驚的放大瞳孔,問道:「小朔結婚了?」

「是啊,他們倆比較低調,所以沒有大張旗鼓。知道的人,並不是很多。」齊萬全將目光又重新轉移到她的身上,神色卻不像方才那麼溫和了。

齊萬全冷眼掃了她一眼,看著凌朔對凌老爺子問道:「小朔這麼快就結婚了,都不通知我。他和小女感情一向不錯,也算是青梅竹馬了。可凌老爺子,你為什麼不考慮一下我家的苒兒?「

凌老爺子不露神色的閃過一絲精明,他面色柔和的笑道:「小朔哪裡能和你們齊氏集團相提並論,再說苒兒的眼光那麼高,怎麼可能看得上我家小朔。齊總見笑了,是我們家小朔配不上苒兒啊。」

齊萬全冷哼一聲,緊盯著喻可沁。同時也想起這個女人為何這麼眼熟了,他哈哈一笑,提高了聲音:「我是說她怎麼這麼眼熟呢,凌老爺子,你這剛過門的小媳婦,不是前些日子才上過報紙嗎?」

喻可沁站在一旁,身體猛地一震。她以為像齊萬全這種人都只會關注商業財經之內的報道,一條小小的標題竟然能夠吸引到她還能認出來。

她只感覺自己的大腦開始眩暈起來,看來今天這場宴會,她是弄砸了。

凌朔也沒有想到,齊萬全會知道這件事情。那個報道在出來的當天,就已經找人壓下去了。後面,再沒有這種類似的報道。看來這個齊萬全,還真是什麼都知道。

凌老爺子笑容一僵,但下一秒他深沉的笑道:「沒想到齊總還關注這種不起眼的小報道,這個事只是個誤會,只不過是一些無理取鬧之人捕風捉影。」

「捕風捉影?不過想想也是,凌家的媳婦,怎麼可能和那些市井潑猴在一塊胡扯蠻纏呢!不過喻小姐,你真的,插足人家的家庭?」齊萬全似乎是抓到了凌家的小辮子不放,越發過分的說道。

周圍議論的聲音也越來越大,凌老爺子的笑臉已經漸漸變成了黑臉。

喻可沁臉色一黑,她不知道自己現在應不應當說話。解釋那就是像大家承認了這件事情是真的,不解釋,任由他去刻意抹黑嗎?

此時此刻她就感覺自己好像是一件作品放在一旁被人觀賞議論。本想著今天只要出席露個面就行了,誰知道卻來這樣一出。

她斜著眼看了一下凌朔,發現他面色如常,淡定的跟個沒事人一樣。

正在她以為凌朔會坐視不理,讓這件事情繼續發酵。沒想到他卻胸有成竹的走到齊萬全身邊,小聲道:「齊叔叔,這件事情你怎麼會知道的這麼詳細?莫不是那些照片,是你叫人去拍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的聲音很小,但站在一旁的喻可沁卻是聽到了一點,微微一愣。照片?

齊萬全像是被人擊中了要點一樣,勃然變色。他皺起眉頭,凌厲的看著凌朔。見他面不改色的與他對望,他又笑了笑,拍了拍凌朔的肩膀:「哪能這樣說,你齊叔叔我一向都喜歡開玩笑。說完他又將目光放在凌老爺子身上,笑道:「凌老爺子,剛剛開了個玩笑你不會當真吧?走,我們去那邊聊聊。」

凌老爺子也不是那麼不領情的人,他臉色變為平和,呵呵笑道:「好久沒見,是應該好好聊聊了。」

喻可沁心裡疑惑不解,爺爺一向都是商業街的一把手。縱持商業幾十年前,地位早就是德高望重。

還沒見過,他對誰語言之中客氣過。看著架勢,爺爺似乎是不想讓這位齊總發怒,才緩和附應。

凌老爺子雖然不想與他們談論事情,但因為剛剛那件事情,他不能太過明顯推脫得罪齊總。他轉身對喻可沁和凌朔說道:「你們就自己轉轉。」

「是,爺爺。」兩人異口同聲的回答道。

原本看熱鬧的觀眾也跟著兩人紛紛散去。

待老爺子走了以後,喻可沁明顯鬆了口氣。心裡有些疑惑,這個齊萬全和凌家是什麼關係,為什麼凌朔剛剛說的話……

她沉思了片刻,又覺得腿酸,四處觀望了一下。她穿著高跟鞋也站了好長一段時間了,現在她需要找個地方坐下來休息。

終於,在十米遠的位置,找到了一處沙發。她剛想朝那邊走去,卻發現凌朔的手依然放在自己的腰間。

喻可沁朝他投去了疑惑的目光,像是在詢問他爺爺已經走了,為什麼他還不鬆手。

凌朔似乎看懂了她的表情,依舊保持著微笑,抿著嘴一字一句地說道:「你難道覺得你來這就只是為了在爺爺面前演好戲,裝作我們很恩愛的樣子嗎?」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