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居然設了門禁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42:22
A+ A- 關燈 聽書

這世界真是小,在這人海之中也能隨意的碰上。

宇文擎宇目光微怔,依然笑意絕絕的。

「本君沒有認錯人,若是姑娘記不起來,本君可以讓姑娘重新記起本君來。」

宇文擎宇目光不著痕迹的打量著她。

她梳著簡單的髮髻,穿著一著白色挑金絲衣裙,腰系淡金色雙環四合如意帶,上邊掛著一塊上好的羊脂玉佩,整個人給人一種清麗絕俗,秀雅脫俗的氣質。

又是一個自稱本君的人。

其實這個人的身份林雲夕大概猜得出來,到這裡六年多了,即使是兩耳不聞窗外事,在父王和母后的耳濡目染下,也知道一些這五大陸的事情。

此人應該是雲川大陸君上宇文擎宇。

只是,他為什麼會被飛雲宮的人追殺。

這人她是救了,禍也闖了。

相信過不了多久,飛雲宮的人就會找上門來了。

「君上似乎忘記了我說話了,若是君上記不起來,我願意在提醒君上一遍,我們後會無期!」

林雲夕一字一句地說,那聲音里充滿警告,決然的轉身就走,這八大陸的關係微妙得狠,她現在有正經事要做。

和他們寒暄,還不是時候。

宇文擎宇聞言,一臉的無所謂,俊朗的臉上,嘴角勾勒出邪魅的笑意,好似她這樣的神情,早已經司空見慣了一樣。

腳步依然跟著林雲夕。

林雲夕是來龍慶街的濟世堂找人的。

而且濟世堂就在眼前,她抬頭看了一眼門兩邊的對聯。

橫批,濟世堂。

但願人間無病,何妨架上藥生塵。

她淺淺一笑,師兄真會弄,一進門,一股藥味撲鼻而來,從小和中藥打交道的她,對這股味道早已經習以為常。

可對於養尊處優宇文擎宇來說,卻是一種折磨,他用手輕掩著鼻子。

「姑娘,要抓藥嗎?把藥方給我吧。」

一個身穿灰衣的老者笑吟吟的走過來。

林雲夕微微探測一下他的修為。

靈力三階,還真不錯。

「不,我找人,葉晉桓醫師!」林雲夕說明來意。

老者一聽,那笑容滿面的臉色突然變得陰沉無比。

皺了皺眉頭,滿是溝壑的臉上目光鄙夷的看著林雲夕。

用嫌惡地口吻說道:「去,去,葉醫師忙正事呢,沒時間見你。」

林雲夕皺眉,袖中的縴手中,突然出現了一塊玉佩。

「你把這塊玉佩交給他,他會見我了。」

這混蛋,居然設了門禁。

「跟你說了,葉醫師現在忙得要命,就是你是天王老子來了,這會也沒有時間見。」

那老者不買賬,依然鄙夷的看著林雲夕。

平常給葉醫師送荷包呀,衣服呀,各種小玩意的女人多得去了,都是沖著葉醫師的人來的。

平日里他到是可以通融一下,可是今日不行,葉醫師可是有正經事呢?

「我若是你,會仔細看清楚玉上的字在趕人。」林雲夕的聲音冷了幾分。

那老者也是見多識廣的人,聽了林雲夕的話以後,快速的低頭看了一眼玉。

「哎呀!」老者看清楚玉上的桓字以後,瞬間失聲叫了起來。

「姑娘請隨老朽來吧。」

老者那眼眸里瞬間明亮起來,閃爍著飽經滄桑的睿智之光,充滿著幹練和精明,瞬間對著林雲夕笑眯眯的。

「姜叔,讓你準備的東西都準備好了嗎,家屬呢?孟將軍呢?」突然,一身急迫的聲音傳來。

「葉醫師,在那呢。」姜叔指了指對面坐著的幾人。

林雲夕望去,只見一名穿著華麗的夫人和一名俊逸男子神情焦急的看著葉晉桓。

葉晉桓剛要過去,突然瞥見一抹熟悉的倩影。

他回頭,驚喜若狂的看著林雲夕。

驚喜交加的喊道:「月兒,你終於捨得來找我了。」

林雲夕挑眉,什麼叫她終於捨得來找他了,她有說過要來找他嗎?

冥月,是她在玄天大陸的名字。

六年前,她落入大海里,救走她的是玄天大陸的君上蕭逸楓和君后洛雪。

二人有一個兒子,在很多年前就死了。

救了林雲夕以後,便認了林雲夕做女兒,並起名蕭冥月。

月兒?

宇文擎宇目光探究的看著葉醫師,他們的關係似乎很親密。

這女人是玄天大陸的月神醫,這一點他早已經查清楚了,只是他和那葉晉桓認識。

這葉晉桓的身份可不簡單。

沒有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也沒有人知道他來自什麼地方。

只知道他醫術精湛,為人處世之道甚好!

在五大陸中,關係很廣。

而葉晉桓也是林雲夕六年前認識的,兩人都喜歡學醫,便一見如故的成為了朋友。

隨通過葉晉桓和她的父王和母后引薦,她拜在了媯海神醫的名下學醫,又讓兩人成了師兄妹,這就是她大難不死之後的後福。

「對了,月兒,你來的真是巧,後院里,孟將軍的夫人在生孩子,痛了三天三兩夜了還沒有生出來,若是在生不出來,一屍兩命的可能性很大。」

「葉晉桓,你這是怎麼說話的?你這不是在咒本將軍的娘子死嗎?」

那神情焦急的孟將軍不悅的沖著葉晉桓吼。

望著他那激動而凜然又帶著憤怒的容顏,讓人有一種被他那經由時間磨礪的剛毅目光所折服。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老孟,我說的是實話,不過現在實話可以變成神話了。」

「葉晉桓,你什麼意思?快說清楚。」那孟將軍神色一變,目光瞟向林雲夕。

他的妻子已經痛了三天三夜了,他和娘親也在這裡等了三天三夜了。

「她能救你夫人,她是我師妹,醫術比我高。」

這時,眾人一聽,每個人的目光都純粹而火熱,一種難言的洶湧之情,在他們中澎湃激蕩。

「姑娘,還望救救我的妻兒。」那孟將軍高大的身影瞬間筆直的跪到林雲夕面前。

林雲夕凝望孟將軍的動作,男人膝下有黃金,他這一跪,是為了自己的妻兒。

林雲夕目光中充滿了無言的感動,一種難以掩飾的激情,在她那凝重的眸底翻騰。

這個年代,鮮少有男人會做到這樣的地步。

「快去準備!」林雲夕吩咐道。

葉晉桓眼睛倏然一亮,眸底掠過一抹喜悅,目光迅疾的掃視屋內,快速的轉身去準備。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