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過度關心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48:38
A+ A- 關燈 聽書

「可沁,你怎麼一直都不接電話?手機怎麼關機了?是不是我惹你生氣了?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我不該把你牽扯進來的,我已經打電話過去給程嬌嬌警告了,你別生氣。我很擔心你,看到請回我電話。」

「這幾天你手機關機聯繫不到,佳佳說很想你。我也打電話到你的公司去,可聽他們說你已經辭職。可沁,看到回個電話好嗎?我真的很擔心你!」

喻可沁望着手機屏幕發了會呆,此時內心不知道是一種怎樣的情緒。學長這麼關心她,雖然他們現在是朋友的關係。但是這樣的短訊,難免會讓她想起從前和學長在一起的日子。

她猶豫了片刻,最終還是撥打了學長的號碼。

宋勵飛正在公司開會,這幾天他有些心不在焉的。他也看過報紙,看完報紙當時就給喻可沁打了電話卻沒人接。

接下來的幾天,便是關機的狀態。他還以為……喻可沁在家裏,遭到了那個男人的虐待。

手機鈴聲突兀的在會議室里響起,會議室里的人目光全都聚集在他的身上。宋勵飛有些尷尬,他拿起一看,發現是喻可沁。

原本尷尬的表情瞬間變得欣喜若狂起來,他起身拿着手機,尷尬的笑着對開會的人做了個接電話的手勢,轉身離開了會議室。

「喂,可沁,你終於開機了。我這幾天都聯繫不到你,還以為你出什麼事情了。」宋勵飛激動不已,他一直在擔心她。這幾天了無音序,他很怕她的那個所謂的無名老公會對她做些什麼。

喻可沁抿了抿嘴,解釋道:「我沒事,這幾天手機出了點問題,現在才修好。」她隨便找了個借口搪塞過去。

「沒事就好,我擔心死你了。還以為你會出什麼事情,你知道嗎?這幾天佳佳都問了我無數遍你在哪,怎麼不來看她,她可想你了。」

「那佳佳她怎麼樣?心情有沒有好一點?」她還不忘關心着佳佳。

「你沒來看她,她似乎不太開心。你今天晚上有空嗎?我們一起帶佳佳出去吃飯吧?她見到你,一定會很開心的。」宋勵飛滿懷期待的問道,想接着佳佳的名義和喻可沁製造相處的機會。

這樣的女人,他如果再不好好把握,可能就真的後悔莫及了。

喻可沁有些為難,她想到這幾天發生的事情,風波還沒有完全過去,她需要謹慎一點。隨即,她搖搖頭:「學長,還是算了吧。這幾天你應該是在和程嬌嬌打官司吧?新聞的事情已經出來了,如果我們再見面的話,會引起別人誤會的。對你打贏官司,也有影響。」

宋勵飛頓了頓,雖然有些失望。但喻可沁說的話也不是還沒有道理,那個見人現在這麼囂張跋扈。自己出了軌,還理直氣壯的找人拍照誣陷他。不讓她凈身出戶,不打贏官司,他難出這口惡氣!

「那好吧,等官司打完了,我請你和佳佳吃大餐。」想到他打贏官司辦了離婚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追喻可沁,光這一點,都能讓他將之前的不愉快全都忘掉。

喻可沁為學長離婚一事也操了不少的心,她和程嬌嬌那麼多年的好友,怎麼會不了解她的行事作風。

在她認為,學長是比較單純的一個男人。對於這起離婚官司,就算是程嬌嬌先犯的錯,那也未必是學長贏。再說了,程嬌嬌現在還有另外一個比他有權有勢的男人在她背後幫着她。

「學長,現在案子的進展在哪了?」喻可沁關心的問道。

「這次是初次評審,還不知道結果。」

「那學長今天好好準備吧,把你之前收集的那些證據到時候別忘了帶。」喻可沁提醒道。

宋勵飛欣慰的笑了笑,說道:「我知道了,可沁,你對我,還是很關心的。如果我們還像以前在學校那樣該有多好啊。」他有意的提起以前的事情,想要刺探着她的心。

宋勵飛的話像錐子一樣,扎中了她的心。這麼多年,她放棄成全學長和程嬌嬌。看見自己曾經喜歡的男人和自己的好朋友從結婚,到生孩子。這一幕幕,從發生到現在,她不知道自己都是以一種怎樣的心情。

如果說表面是祝福的,但內心多多少少也有些放不下吧。

不過她從來都沒有想過要去破壞他們的家庭,只希望,他們能幸福如初。

可最後,卻發生這樣的事情。

回想起曾經和學長的那些日子,每個人的初戀總是難以忘懷的。她也不例外,如果說她沒有一點念想,說出去也沒人信。

只是如今她已經成為人妻,就算是一場交易,可她和學長,也同樣再也回不去了。即使能夠再在一起,那也是比登天還要難。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可沁?怎麼了?你怎麼不說話?」那頭的宋勵飛半天沒聽見回應,着急的問道。

「我沒事……」她搖了搖頭,苦笑道。

「我差點忘了自己是在開會,可沁我們晚點再說,我先去開會。」說完。他就掛斷了電話。

喻可沁放下手機,神色黯然。借凌朔說的那些話。有些東西,不是她想做就能做的。

電話剛放下沒多久,又一個電話如催命般的襲來。她似乎已經猜到這個電話是誰打來的,心裏微微一,低頭一看,果然是家裏座機打來的。

喻可沁猶豫了好一會兒,就在電話響起的最後一刻,她按下了接聽鍵。

「喂……」

話還未說話口,電話那邊就傳來俞正非憤怒的聲音:「喻可沁,你是怎麼回事?你既然嫁給了凌家,為什麼還要在外面沾花惹草?還給別人當小三,破壞別人的家庭,你簡直太混賬了!」

喻可沁低了低眼,她十分平靜的看着前方,解釋道:「爸,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雖然這些解釋根本就微不足道,因為她太了解自己的那個父親了。凡是一有事情,在他眼裏她都是錯的。

果然,喻正非根本就不相信自己的女兒。他唾沫橫飛,大聲在電話里對她吼道:「喻可沁我告訴你,公司現在被凌氏掌控著。只要他們不開心,我們家分分鐘就淪落到去當乞丐。你才嫁進去幾個月,就已經這麼耐不住性子去找你那個忘不掉斬不斷的男人?」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