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比賽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48:21
A+ A- 關燈 聽書

凌朔皺起眉頭,轉頭看見喻可沁執著前行的目光,目光之中有一股讓他面色變得凝重的堅定。

「喻可沁,你停下!」他突然沖著喻可沁喊道,面色變得越來越沉重。

喻可沁裝作聽不見,加快了最後的速度,車子揚長而去。

「該死!」凌朔也加快了油門,追了上去。

喻可沁眼睛血紅,她似乎沒了理智。但其實,她是想讓自己

失去理智。有時候,她不知道自己現在,到底是為什麼而活。這樣的生活,這樣的交易,讓她感到疲憊。

可能這是一種發泄,也有可能,變成一種終結。

「喻可沁,你快給我停車,這是命令!」

「喻可沁,你瘋了,快停車!」

「喻可沁,我答應你,不會讓爺爺知道這件事情,你給我停下來。否則,你會後悔一輩子的!」

最後一句話,讓喻可沁踩了剎車猛地停下來,因為開車的速度太快,停下來的時候車子猛烈晃動,她整個人撞到前面,頭部撞到了方向盤,一陣劇痛襲來。

車子停下后,凌朔憤怒的衝下車,打開她的車門。將她從車上拖下來,生氣的大喊道:「喻可沁,你是不是瘋了?為了贏,你連命都不要了?」

喻可沁的頭部被撞了一下,感覺腦袋有些暈暈的,額頭那個地方還很痛,意識還沒完全恢復正常。

看見她一臉受到驚嚇的模樣,額頭上還有一塊紅腫的部分,應該是剛剛撞擊造成的。他抓住她的肩膀,搖了搖。

「喻可沁!」

喻可沁恢復意識,想到剛剛那一幕,她還有些驚魂未定。

「贏了嗎?我贏了嗎?」她抬起頭,頭髮凌亂的飄散在空中,狼狽的模樣,看上去卻讓人十分心疼。

看著她眼裡的那絲倔強,他沒想到面前這個女人,竟然會這麼拚命。有那麼一瞬間,他似乎拿面前這個女人沒有辦法。

「喻可沁,為了贏,你連自己的命都不在乎嗎?」他凝視著她,這個女人今天,確實震撼了他。他從未見過,會有人把生命不當回事的。

或許就是這樣的一個女人,才和普通的女人不一樣。不然,她怎麼會這麼輕而易舉的加入凌家呢?爺爺的眼光一向都很高,各種名門望族都要他們聯姻,而爺爺卻只選了個不怎麼起眼的小角色。還是個面臨破產的公司,毫無聯姻價值。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喻可沁笑了笑,凌亂的髮絲夾在嘴間,顯得有些凄涼。她獃獃的注視著前方,茫然的苦笑道:「我沒有辦法。」

她不是一個人,她不能隨心所欲。如果這件事情被爺爺知道了,那她起初嫁給凌朔的目的就已經不存在了。

除了用這個方式,她別無選擇。

喻可沁突然有些腿軟,可能是回想起剛剛那一幕,還驚魂未定。凌朔見她這樣,沉思片刻后,將她整個人抱起,塞到自己的車裡,沒有絲毫的憐香惜玉。

「你要幹嘛?」她不解的看著他,捂著手臂,手臂因為他剛把自己塞進車裡而撞到了車門。

「你這個樣子,難道還想開車?不怕出什麼事故連累我嗎?」他面無表情,將車門關上后回到主駕駛準備開車。

喻可沁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車子,問道:「那我的車呢?」

「叫拖車拖走。」他一臉嚴肅,樣子冷的可怕。雖然已經習慣了她這樣的表情,但心裡卻有些隱隱發慌。

車子開的很快,不到十分鐘的樣子就已經到了別墅門口。他停下車,打開車門將她抱起直接進了房間。

還未等她開口說話,凌朔就將她丟在床上:「你,給我好好待在這裡,爺爺說了禁止你出門,你就別想著出門了。」

「可是我……」還沒等她話說完,凌朔就用背影面對她,徑直的走開,關上房門。

喻可沁就勢躺在床上,看著富麗堂皇的天花板。

今天發生這麼大的事情,讓她一點準備都沒有。好在爺爺沒有繼續追究。只是……她下意識想掏出手機,可是卻發現手機並不在她身邊。

怎麼不見了?她找了一圈,仔細回想才發現手機落在了車上。凌朔說找拖車公司將車拖走,可她的手機和包包放在了裡面,現在她連唯一聯繫外界的通訊都沒有了。

這會兒,恐怕家裡那邊的電話已經打爆了吧。出現這樣的新聞,父親一定會非常生氣。

她應該怎麼解釋,才讓他們相信這篇報道不是他們所想的那樣?

喻可沁在家裡待了有將近三天左右,每天吃了就看電視,電視看完了就睡覺。定時來打掃的保姆不知為何,每次都是買了菜給她做了飯打掃了衛生才離開。

保姆的廚藝不錯,她每頓都吃的很飽。幾次想讓保姆和自己一起吃飯,可保姆卻一直推脫。

雖然在凌朔沒出現之前她每天也是一個人吃飯,但是這種被禁足在家裡每天都是一個人,除了看電視就只有睡覺了。這樣的生活,枯燥而無味。

天色開始黑了起來,保姆收拾乾淨后離開。喻可沁今天特地叫保姆幫忙出去買幾本雜誌看看,她吃完飯靠在沙發上看著雜誌。

身後的門開了,喻可沁以為是保姆又反轉回來。她低著頭,問道:「王姨,是不是有什麼東西忘記拿了?」

「看來你在家過的挺不錯的。」冰冷的聲音在空蕩的客廳里顯得十分刺耳,喻可沁整個身子震了震,轉過頭,看見凌朔換下鞋子,正朝她走過來。

從上次凌朔離開以後,他連續幾天都沒有回來。喻可沁又像是回到了以前正常輕鬆熱日子,可今天,怎麼想到突然回來了。

難不成……她想起那天爺爺和他們說的話。不會是要回來,傳宗接代吧?

凌朔扯了扯脖子上的領帶,他今天在公司開一個很重要的會議。會議剛開完準備宴請他們這次的合作方吃飯,誰知爺爺一個電話打過來,問他為什麼幾天不回家。

只能藉由公司太忙的緣由,話還沒說完,就被爺爺命令著回家。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