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過夜可好?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47:43
A+ A- 關燈 聽書

面對周圍人的指指點點,喻可沁當裝沒有聽見,抱着佳佳離開了遊樂場。

佳佳似乎被嚇到了,回到家身體還不停的發抖。宋勵飛正好下班回來,他今天為什麼沒有一如既往的買醉,是因為保姆打來電話,說喻可沁把佳佳帶出去玩了。他才提早回來,想藉此,創造一些機會。

自從那天在酒吧遇到那樣的事情,見到凌碩那樣的男人。那男人對她來說似乎是個難纏的對手,他不能坐以待斃,即使她已經結婚了。

剛回到家,就聽到喻可沁正在哄她。他一臉疑惑,放下公文包,問道:「佳佳怎麼了?」

喻可沁深深吸了口氣,將一個小時前發生的事情簡單化的告訴了宋勵飛。宋勵飛聽完以後整個人氣的發起抖來,他一拳頭打在桌上:「這個女人到底要鬧到什麼時候?連自己女兒都不放過!我當初是怎麼瞎了眼,會娶這樣的女人!」

喻可沁低頭看了一眼佳佳,好在她安撫了一下她的情緒有所穩定。現在時間不早了,她應該回去了。

「可沁,她有沒有傷到你?對不起,我不知道會變成現在這樣,還要連累你被她騷擾。」他面帶愧疚,目光卻開始執著。

喻可沁笑着搖搖頭:「學長,我沒事。你好好照顧佳佳吧,我先回去了。」說話間,她伸手去拿沙發上的手提包。

宋勵飛見狀,立刻擋在了她的面前,一雙眼,明亮又期待:「可沁,現在天已經黑了。你回去我也不放心,要不你在這住一晚,反正我這有房間。佳佳現在情緒不穩定,你離開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他借故想留她下來,那個男人讓她產生了威脅。就算她結婚了,他還是想讓她和自己生米煮成熟飯。

喻可沁站在那裏有些為難,面對他炙熱的目光她不知該怎麼拒絕。凌朔的話又出現在她耳邊,如果這件事情鬧大了被爺爺知道就麻煩了。

「佳佳應該沒什麼大礙,學長,我還是回自己那裏,你好好照顧佳佳,我走了。」她拿着包,掠過他離開。

「可沁……」

他還想說些什麼,門已經被關上。宋勵飛的眼裏充滿了失落,但這種失落很快就轉變成了憤怒。他讓佳佳回到房間,拿起手機給程嬌嬌打電話。

電話一接通,宋勵飛就怒不可遏的沖着電話這頭罵道:「程嬌嬌,你這個不要臉的見人。明明是你出軌在先對不起這個家,對不起我和佳佳。可沁好心幫我帶佳佳,你居然還要去找她麻煩跟蹤她,你要不要臉?」

「拿我開刀?哼,你這是倒打一耙吧?明明是你和喻可沁藕斷絲連,眉來眼去的。我不是再給你們機會,讓你們再在一起嗎?現在反倒怪我了?宋勵飛,你還是真是很會推卸責任啊。」程嬌嬌尖酸刻薄的聲音在電話里想起,更加刺激他的大腦,讓他氣的想將手機就此砸爛。

他努力平息自己憤怒的心情,冷笑道:「我告訴你,就算打官司,你也別想從我這拿到一分錢,你就等著吧。」他掛掉電話,將手機扔在桌上。

電話掛斷後,程嬌嬌氣急敗壞的大叫一聲。她咬牙切齒的瞪着前方,忽然冷笑道:「喻可沁你這個見人,真沒看出來,我前腳剛走,你就學會告狀了?等著瞧吧!」

通往別墅的這條路上,路燈並排列在一起,車子緩緩前進,直至目的地。每家別墅門口都有兩盞路燈,她將車停在門口,轉頭剛準備下車,卻看見別墅的燈是開的。

喻可沁心裏微微一顫,莫非是凌朔回來了?什麼叫莫非,這個點保姆不會在,家裏也沒其他人,那就是他了。

不知為何,她心裏竟然會有一絲慌亂。不知是見到他慌亂,還是今天發生的事情,害怕會被他知道而慌亂。

但她還是關好車門,鎮定的走到門口打開門。剛一進去,偌大的客廳,沙發上,坐着一個男人。她放眼望去,和男人四眼相對。

男人凝神靜氣的望着她,目光深沉的讓人琢磨不透。微微眯了眯眼,目光變得冷漠起來,身上散發着壓迫性的氣息。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你回來了。」她先開的口,抿了抿嘴:「我先去洗澡了。」

「怎麼,見到我就迫不及待了?」他拿起茶几上的高腳杯,輕輕搖晃,歪著腦袋注視着杯中的酒。紅酒在杯中蕩漾了幾圈,又恢復平靜。

喻可沁抬起頭,兩片唇瓣勾起一邊:「凌總,你覺得我會是一個整天沉溺在這種魚水之歡的樂趣上嗎?」

「沉溺?」他仰了仰頭,好看的面龐上出現了戲謔可笑的表情。他將杯中的紅酒一飲而盡,起身走到她的面前,低頭嗅了嗅她身上的味道。

「難道對你來說,和那個男人在一起,你才會產生魚水之歡的興趣?」語氣輕盈,卻格外沉重。

「你什麼意思?」

「我和你說過了,我不管你的私生活如何。你在外面和別人怎樣,但不要把事情鬧大,保密工作做好,可你,似乎不太聽話呢。」他語氣微沉,好看的眸子也開始陰冷。

喻可沁微微一顫,她猛然抬起頭,目光之中帶着意外,隨後又轉變為憤怒:「你找人跟蹤我?」

「跟蹤你?」他冷冷一笑:「你還不至於讓我跟蹤你吧,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她面色漠然,眼睛看向別處,眼前的這個男人,就像是魔鬼的存在。自從他出現后,她的所有事情就好像成了劇本一樣,任何事情只要發生,就會赤果果的擺在他的面前,被他知道。

「只不過是你,太不安分。」他慢慢起身,像幽靈一樣走到她的身邊,

「你……」

話還未說出口,嘴巴就被人硬生生的堵住。唇舌相交,他的舌頭就像遊走在水中的魚兒一般,肆無忌憚的在裏面纏繞。

她未反應過來,就被他的手攬住腰間,將她的身體和他的身體緊緊貼在一起。男人的氣息吸入鼻尖,她還沒呼吸過來,就被他又一個重力緊緊抱住。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