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晚期肝癌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19:32
A+ A- 關燈 聽書

穆南歌的話讓喻可沁的三觀又一遍的刷新,她從未見過有一個男人可以自戀到這種程度,居然自以為是的認為所有女人都該對他動心。

「我無話可說。」她無奈地搖搖頭,不想和穆南歌繼續交流下去。

現在已經是下午五點左右,天色漸漸暗了下來。穆南歌想問她的住址在哪,方便送她回去。

「你把我放在這個路口就行了。」

「確定不讓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穆總,今天真的很謝謝你。你也早點回去休息吧,再見!」她關上門,走到另一邊等計程車。

穆南歌嘴角輕輕上揚,幽暗深邃的目光一點點的變的明亮起來。

回到家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手機沒電了,剛進門,發現一家人正沉重的坐在沙發上,還有好久不見的舅媽舅舅。

「舅舅,舅媽,你們怎麼來了?」喻可沁放下鑰匙,詢問道。

沈麗珍端著幾杯茶從裡面走出來,眼眶微紅。坐在一旁的喻正非有些生氣:「你跑下去了?電話也關機,打了一下午都打不通。」

喻可沁放下包,突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我手機忘記充電了,媽,發生什麼事情了?」她緊張地問道。

沈麗珍抹了抹眼淚,將兩杯茶放在舅舅和舅媽面前,哽咽的說道:「你爺爺今天中午突然暈倒了,送進醫院,醫生診斷出來是肝癌末期。」

轟的一聲,這個消息如同五雷轟頂一樣,讓她的臉色瞬間變得煞白起來。

「末期肝癌?」喻可沁獃獃地站在那裡,昨天還生龍活虎的爺爺,怎麼突然得了肝癌?

「那怎麼樣?醫生有沒有說治療的方法?」她的眼淚從眼角滑落,鑽心的疼。最疼她的爺爺,怎麼得了這種病?

沈麗珍低著頭紅著眼眶,輕輕地搖頭。舅舅舅媽也臉色沉重地坐在那裡,喻可沁瞬間明白為什麼家裡的氣氛這麼凝重了。

「爺爺在哪家醫院?」

喻可沁趕緊去了醫院,看見爺爺正安靜的躺在病床上,整個人看起來憔悴不已。

見到自己的爺爺變成了這樣,喻可沁心裡十分難過。原本以為爺爺可以健健康康的度過余年,可沒想到現在得了肝癌晚期,晚期……怎麼辦,晚期怎麼辦?

今天的夜晚死一般的沉寂,就像是失去了原有的光澤,變得死氣沉沉。

爺爺正安靜的閉著眼睛休息,喻可沁站在病床前,卻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和爺爺說話。怕吵醒了他,卻又想聽到他的聲音。

家裡人也都陸陸續續來了,發生這麼嚴重的事情,幾個家長都在商討著事情。喻正非先一步過來的,因為到了晚上,探望病人的人數正在減少,沒多久就只能留下一人陪夜。

舅舅和舅媽到醫院的時候,爺爺醒了。看見病房裡突然站著這麼多人,疑惑地問道:「這是怎麼了?我不就是血壓高了點嗎?怎麼這麼多人都來了?」

「爺爺……」喻可沁輕輕喚了一聲。

「可沁來了,你說你們真是的。我就是暈倒了,你們搞得這麼大張旗鼓的,還把老二他們也叫來。」喻老頭有些生氣,責怪喻正非不該自作主張把他們都叫來。

喻正非站在一旁沒有說話,喻老頭的病對他來說,是一個沉重的打擊。從未想過,好不容易可以和自己的父親關係變得緩和,卻又出現這樣的轉變。

沈麗珍忍不住想流眼淚,為了不讓喻老爺發覺,轉身走了出去。

喻可沁強忍著自己的淚水,坐在床邊握住爺爺的手,笑道:「爺爺,舅舅他們也是關心你。我們一大家子也好久沒有聚在一起了,你看到他們難道不開心嗎?」

「開心是開心,只是爺爺我不喜歡在醫院這種場合。搞得像生死離別一樣的,太晦氣了!」喻老爺揮揮手,說道:「你們先回去,等我明天出院了在說。」

他們都站在那裡沒有動,一個個都低著頭,氣氛十分的凝重。

「爸,我們想來陪陪你看看你的,您就別拒絕我們了。」俞正聲走到喻老爺面前,繼續道:「您一直都是一個人住,平時見面的機會很少。基本上一年才見一次,您現在年紀也大了。身體不容易恢復,聽說你暈倒了,我們不都擔心你嗎?」

「我怎麼聽你的聲音像是要咒我死啊?」喻老爺一雙眼瞪著他們,指著門口命令道:「你們現在都給我回去!大晚上的在醫院聚集在一起,這是要幹嘛?」

喻可沁不知道爺爺為什麼這麼生氣,但為了不讓爺爺大動干戈,便勸阻道:「舅舅,你們就先回去吧。我今晚留在醫院照顧爺爺,你們就放心吧。」

他們猶豫了好長一會兒,最終點點頭:「可沁,那你記住要把爺爺照顧好,別讓他有什麼事情。」

「知道了。」

等舅舅和父親他們都走了以後,喻可沁過去幫忙把爺爺的被子蓋好,關上了窗戶。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爺爺,要不要喝水?我給你倒。」

「可沁,不用了。」喻老爺搖搖頭,欣慰地笑道:「看見自己的孫女能夠過的這麼獨立這麼開心,爺爺真的很欣慰。」

「爺爺,你怎麼突然說這些話?」

喻老爺又恢復如同以往的精明,嘆了口氣:「我怎麼會不知道自己已經病入膏肓了,你舅舅就是死腦筋。天天忙著他的生意,根本就顧不了家。這次都送到醫院來了,醫生也絕口不提,我看啊,這次的病一定很嚴重。」

喻可沁一直強忍著讓自己不要哭,可是爺爺的這番話讓她撲通一下哭了出來。

「爺爺,我還不想你走。我還沒有好好孝敬你,還沒有好好陪你……」

「傻丫頭說什麼呢?就算爺爺得了很嚴重的病,也不至於現在就走了。爺爺肯定還要陪你走一段路了,別慌。」

她趴在床上痛哭著,精明嚴謹的爺爺,對所有人都一副嚴厲的模樣。唯獨對她,卻一直寵著。喻可沁有些後悔,這麼多年一直忙著自己的工作,過年也不曾回去看看他。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