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你來喝酒?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33:07
A+ A- 關燈 聽書

自己的感情沒有處理好,又怎麼有資格去評論別人的感情?可他不能看着宋媛媛這麼錯下去,和季喻初繼續在一起,只會對她造成更大的傷害。

「媛媛,你和季喻初不是一路人。你們在一起,不會有結果的。」她握住她的手,勸阻道。

在熱戀中的女人,又怎麼會聽得進去。宋媛媛還沒和季喻初在一起的時候就對他一見鍾情,突然得到了幸福,然後又讓她放棄這段對於她來說來之不易的感情,很難做到。

宋媛媛咬了咬牙,抽了抽鼻子,看着她,「可沁,可是我愛他,我很愛她。我不想分手,即使他和別的女人在一起,我也不想……」她擦了擦眼淚,繼續道:「我可能是眼花看錯了,那天山上霧太大可能眼花了。可沁,一定是我看錯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喻可沁愣在那裏,眉頭越皺越深。她不知道該怎麼辦,宋媛媛這樣自欺欺人,她看着很心疼,「媛媛……」她有些哽咽,看着宋媛媛這樣她這個當朋友的卻無能為力。

「我不想你受到傷害,媛媛,季喻初是那種……」

「不要說了。」宋媛媛一把抱住她,原本顫抖的身子此刻哭的更加厲害了。她一邊抽泣一邊搖搖頭,「你不知道,我現在已經離不開他了。我有想過分手,可一想到要和他分開,我就難受。」

宋媛媛和季喻初在一起的時間並不是很長,她原本以為事情沒有她想像的那麼嚴重。季喻初和宋媛媛在一起沒多久可能就膩瞭然後分手,而她也不會怎麼難過,頂多就難受一陣子。

可萬萬沒有想到,宋媛媛對季喻初這麼短的時間,已經離不開了。

她有些惱怒,安慰著宋媛媛的同時,捏緊了拳頭,她一定要去找季喻初算賬!

安慰了宋媛媛很長時間才平復了她的心情,從宋媛媛家出來的時候已經很晚了。喻可沁的車子在路邊轉悠了一圈,最終還是去了酒吧找季喻初。

她原本以為會和上次一樣在酒吧里遇到季喻初,可那邊的酒保說季喻初這幾天都沒有來。喻可沁只好作罷,準備離開。

放在兜里的包突然震動了起來,喻可沁拿起手機,發現是歐陽軒打來的。迎面而來撞到了一個人,她的手機被撞了出去。

砰的一聲,被撞到了地上。

原本兩者的屏幕此刻也黑了,她低頭彎腰去撿。誰知另外一隻手將她的手機撿起,遞給了她。喻可沁道了句謝謝,接過他手中的手機。

抬頭一看,發現是名年輕的男人。男人長相清秀,五官清晰,看着給人一種很舒服的感覺。

男人看到喻可沁后,略微歉意的目光頓了頓,變成了一絲疑惑。他仔細想了想,確定面前的女人就是喻可沁的時候,男人皺起了眉毛。

站在他面前的這個女人,是報紙雜誌上的女人。和凌總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還有數不盡的緋聞。

喻可沁向來她細心,同時也觀察到了男人奇怪的目光。

「怎麼了?」她頭微微一側,看到了站在男人身後的人。龐大的身軀,帥氣冷漠的面龐。那幽暗的雙眸和渾身上下散發着凜冽的氣息。

她整個人震在那裏,呆了呆,完全沒有想到會在這個時候遇到凌朔。

楚青上下打量了一下喻可沁,全身一系列淺色的套裝,頭髮簡單的扎了個馬尾落在身後,模樣清麗脫俗,突顯了她與眾不同的獨特氣質。

本人要比照片好看,而喻可沁外邊看起來,那如水霧般的雙眸里透著一絲清澈,讓人一眼就覺得這是個清純美人,只是沒有想到,竟然會想報道上說的那樣。

喻可沁看了一眼楚青,又將目光轉移到凌朔的身上,抿了抿嘴,走過去,「你是過來喝酒的嗎?」

她一時找不到說話的方式,也不知道該和凌朔說什麼。他只是目光沉沉的盯着自己,臉上沒有任何錶情。

「你也來這喝酒?」他反問道。

喻可沁愣了愣,搖搖頭,「不是,我是來找季喻初的。」

「你找他?」他頓了頓,那幽暗的目光更暗了。

喻可沁知道凌朔可能會誤會,解釋道:「我找他是為了媛媛。」

「宋媛媛?你現在還有空管別人的閑事?」他抬起眸,散發出傲然的氣勢。

「沒事的話我走了。」她最不喜歡凌朔總是一副居高臨下的模樣。在一起的時候很好,可一鬧矛盾就變成這樣。

她作勢要走,凌朔抓住了她的手,目光陰沉,「沒有一點解釋?」

「媛媛是我的好朋友,她受到傷害了,我今天來是找季喻初算賬的,這個解釋行嗎?」

他就這麼直直的注視着她,深邃的雙眸里陰晴不定。攥着她的手也漸漸鬆開,清晰的輪廓上,透著稜角分明的冷峻。那張無可挑剔的臉龐,也帶着淡淡的失落。

喻可沁捕捉到了凌朔臉上的表情,身體微微一愣。她低下頭,自己會不會太過分了?明明每次是不想和凌朔這樣,可一看到他那副模樣,喻可沁就有些不悅。

楚青在一旁認真的觀察著喻可沁,原本以為喻可沁是如同那報紙上所說的浪蕩虛榮。對凌總總該是纏綿嬌魅,沒想到今天一看,倒是令人大開眼界。這個女人,完完全全和自己想的不一樣。

她就像普通女孩兒一樣會和凌總吵架鬧彆扭,沒有一絲的傾慕和敬佩。和其他女人差別很大,凌總身邊的女人總是層出不窮,而這些女人都只有一個共同點,愛錢愛地位愛帥哥。

可這個女人不但沒有這麼做,反而,見到凌總就想走。

酒吧里的場合很喧鬧,燈紅酒綠的燈光在人群擁擠的舞台上顯得十分的刺眼。儘管現場的氣氛這麼歡愉,但酒吧門口卻是壓抑的氣息。

正在兩人僵持着沒有說話的時候,一旁站着已久的楚青終於開口,打斷了兩人的沉默,「凌總,我們該進去了。」

喻可沁依舊站在那裏一言不發,凌朔目光冷硬的睨了她一眼,淡淡道:「他一定但決定做哪種事情,你是沒有辦法改變他的想法。」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